立即捐款

陳沛然 Dr. Chan Pierre

我是足球員,業餘寫網頁,興趣做醫生。 那些年因為足球而加入醫生公會,2014年至2016年當上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2016年起成為立法會議員。 網誌

給醫院管理局行政總裁梁栢賢醫生的公開信

給醫院管理局行政總裁梁栢賢醫生的公開信
廣告

廣告

梁醫生總裁:

每年冬季流感高峰期,傳媒都會報導公立醫院急症室和內科病房爆滿,猶如戰地醫院,年年如是,由我畢業的2000年起便如此。就此,我建議的應對措施如下:

  1. 每年1至2月冬季流感高峰期的6個星期,預先減少安排非急症病人入院,預留額外床位;
  2. 在冬季流感高峰期的6個星期,醫管局總部帶頭減少在總部召開會議的次數,將非緊急會議延至3月,並在此期間暫停一切醫院認證計劃的文書工作;
  3. 檢討特別超時津貼計劃(SHS),包括金額、申請程序、批核問題等等;
  4. 盡快調整醫管局HA2員工的每月固定津貼,挽留富經驗的中層醫護人員;
  5. 檢討醫管局HA2員工入職的起薪點,吸引更多醫護加入。

病房爆滿,病床不足

翻查政府財政預算案, 2000年醫管局醫院的病床數目是29432張,而到了2017年,病床數目竟然是28335張!在這18年,香港人口增長了11% ,即73萬,而病床數目反而減少了1097張。

自從1999年將軍澳醫院投入服務後,2000年至2012年沒有新醫院落成,14年後,北大嶼山醫院和天水圍醫院分別於2017年及2013年相繼投入服務,這兩間新的中型醫院只能提供有限度病床和服務。啟德醫院料在2024年落成並投入服務,不過,啟德醫院只是代替舊有伊利沙伯醫院提供服務,並沒有大幅增加病床數目。政府於2002年停售居屋和改用勾地制度,其副作用10年後便浮現,同樣,之前的10年停建醫院決定,10年後病房年年爆滿,就是嚴重的後遺症。請不要將政策的後遺症和責任全部推給前線。

醫護人手不患寡而患不均

根據香港統計年刊,雖然病床沒有增加,但醫管局的醫生人數,由2000年的3881名增加至2017年的6072名,增加了約56%,而醫管局的註冊和登記護士人數,由2000年的16265名增加至2017年的22370名,增加了37.5%,香港人口在此期間則增長了11%。

我們前線看到醫管局的中高層人士每天都在開會,在總部開會、在聯網龍頭醫院開會、在醫院開會,然後部門又開會,開會花費很多時間和人力物力,但是否每個會都是必要的?我再三促請醫管局,在冬季流感高峰期的6個星期,帶頭減少在總部召開的會議次數,將非緊急會議延至3月舉行。然後各位高層醫護接手一個3小時的門診(或到急症室看非急症),前線醫護便可多留在病房和急症室照顧病人,也可紓緩「高峰期」病人需長時間輪候的苦況。我亦建議在冬季流感高峰期的6個星期,暫停一切醫院認證計劃相關的文書工作,讓前線醫護能集中照顧病人。

同工不同酬,長捱義氣,士氣低落。

現時特別超時津貼計劃(SHS),金額比正常薪酬少,吸引力不足,申請程序繁複,故此我建議檢討SHS,包括金額、申請程序及批核問題等等。由於新舊制度的差異,從事同樣工作的HA1和HA2員工,薪酬福利最多相差可達幾萬元。我促請當局盡快調整HA2員工的每月固定津貼及起薪點,挽留富經驗的中層醫護人員,紓緩人手緊張的問題。

本人促請 閣下及醫管局管理層認真考慮上述的建議方案,盡快解決病床不足及前線醫護壓力日增的問題。

專此候覆

立法會議員陳沛然謹啟
2019年1月21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