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Boss is always right 的特首

Boss is always right 的特首
廣告

廣告

在梁振英做特首的時候,筆者覺得可能他不是從公務員隊伍訓練出來的人,原則上是很難要求他做到真正舊有的制度的特首。當林鄭被選上之後,還以為她可以有著過往受的是港英公務員訓練,可以是有規有矩,但對於她上任後的施政,徹底失望,更比梁振英差,這個是意想不到的現實。

筆者是一名退休公務員,以前在政府的職位是懲教主任,算是一個高級公務員,並不是高官。有幸懲教署給了很多機會去接觸政府高層,包括保安課和工程等的政策的署和局。讓能夠近距離來和這些政策官員開會或者是聽他們的發報會。當時,感覺到他們是香港的精英,也是香港公務員的代表。看到他們應對立法會的質詢,臨危不亂,有錯就直認,無需要花言巧語。這種情況,九七前更明顯,現在還留在政府的幾位官員,當年是很有魄力和精神去處理事情。

從九七回歸初期,因為共產黨的手還沒有伸得那麼深和那麼入,還留著港英管治時的作風,讓大家都清晰了解政府的方向,尤其是以葉劉和陳方安生兩位女士。這兩位女士很多年前都和她們開過會,而葉太更曾經短期共事。剛回歸的時候,香港真的還是有生氣,有活力來推行政策,行政和立法關係仍然保持良好。所有事情都會有規有距。讓很多人都對香港前途充滿信心,很多人看到這個情況都從外國回流香港。市面上一片欣欣向榮。當時在下都認為,香港一定會進步,越來越進步。

若果沒有觀察錯誤,香港第一個變化就是開始有問責官員的制度,很多前公務員都轉為問責官員,所謂問責,是政治問責,但是,又不知道向誰問責。相信只是向當時的特首董建華問責。當陳方安生辭職後,整個布局開始出現問題,因為,陳太是一位較硬淨的政務官。我不想在這裡論功過,站在公務員立場去看,她確實是維護了公務員應有的尊嚴和形象。她曾經有一句說話令小弟很深刻的,「我身為公務員之首,我怎會贊成公務員減薪,最多都是凍薪。」這句說話讓很多人聽了,很不是味道,因為,當時全香港很多人和政黨包括工聯會都認為要減公務員薪金。

陳方安生走了,董生就可以舒服多了?並不是如此,因為董生是一個離地的商家,香港的根不深,所以,只能聽從中共的指示做事。到了2003年,香港見底了,推23條立法,將香港的現象都改變過來。當時,小弟在公務員行列中看得出形勢的改變,大量的大陸官員交流,香港的公務員都傾向中共那一個方向,可能是正確的選擇,又或者無奈地接受。

其實,曾蔭權做特首的時候,香港公務員是有回生氣,但曾生離不開共產黨政魔掌,也不能釐清和商家們的千絲萬縷的關係,更晚節不保,得來「貪曾」的稱號。再加一個湯署長,所有公務員的形象和制度都被指崩壞。再加上梁振英土共治港,所有以前做過政務官的都沒有說話的地方,更遑論地位。很多土共集團的人都以比官員更高的姿態來訓示香港人,這些人是真神還是假鬼,就要看結局。

梁振英令曾經是公務員的我失望,是理所當然,因為他不是公務員出身,但看到今天的林鄭,沒有層次,也沒有規矩,相信可能是得到習近平的祝福,就如一個「丫環」得到老爺垂青一樣,更像當年江青一樣,主席叫我咬誰我就咬誰,目中無人。從來,都不想去猜測這位阿姐背後動機或者想法,相信這個就是一個忠心的公務員表現, (Boss is always right)老細永遠是對的,可能她真的忘記了,她的薪金是由納稅人給她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