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

同性婚姻合法化

這陣子加拿大政府內正為同性婚姻合法化展開了激烈的辯論﹐
今天我在收音機中聽到電台為這法例舉行的公眾論壇﹐由於要趕著去吃午飯的緣故﹐我只是聽了開頭的那一段﹐給我的感覺是在論壇中﹐教會和保守勢力的支持者以人多欺人少﹐不時以噓聲打斷對方發言﹐企圖聲大夾惡和混淆視聽的歪理作為策略﹐把不同意見的聲音打壓下去﹐根本完全沒有開放論討這法例上法理依據的胸襟。我一邊聽反對同性戀的人發言﹐一邊暗暗地為他們作語理分析﹐可是女朋友坐身旁不好意想高談偉論﹐她可是百份百支持教會立場的好教徒﹐以免大家為著這問題傷和氣﹐只好回家後寫篇文章宣洩一下我的想法。

在此我有必要呈清我本人的立場﹐首先大家千萬不要誤會﹐我不是同性戀者不是在為自己爭取權益﹐我是百份一百正常的男性。女朋友笑我患有同性戀恐俱症﹐常常下意識地的以基佬作為辱笑對像。將來我亦會積極的教育我的下一代﹐千萬不要成為同性戀者﹐甚至不惜教他們歧視基佬﹐作為防止他們搞基的預防措施。不過現在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討論事不關己﹐我可以用純理性的角度去分析。我本身不支持亦不反對同性婚姻﹐只是反對同性婚姻的人所用的理由﹐是毫無根據完全站不住腳的荒謬邏輯﹐身為基督徒的我不能埋沒良知﹐任由他們誤導普羅大眾﹐所以為此撰文逐點反駁他們的謬論。

一﹐同性婚姻合法化﹐是更改一直以來婚姻是一男一女的婚姻定義。

一男一女婚姻只是猶太基督教文化的傳統產物﹐在世界上很多地方包括中國﹐在過去幾千年甚至是現在的某些國家﹐也實行一夫多妻的婚姻制度。而某些特些少數部族如摩梭人中﹐也有其他不同形式的婚姻制度。從中可見婚姻的定義不是永恆不變﹐而是一直在迎合社會的需要而轉變的。再者近在百多年前﹐不同種族之間的婚姻是非法的。當年反對種族平等的人﹐亦把當時的婚姻定義只限於同一族裔作為反對的理由。源用既定俗成的傳統﹐不代表就一定是正確公義﹐這次立法的精神正正是探討婚姻的定義﹐若先入為主的故步自封﹐又怎可能在觀念上所有進步呢﹖

二﹐婚姻的目的是生育下一代﹐所以不能生孩子的同性婚姻是不應該的。

這種說法的人是本末倒置﹐把婚姻矮化為只是傳宗接代的工具。兩個人相愛而結合不一定是為了生育下一代﹐可以有很多其他的理由﹐例如想長相廝守互相照顧一輩子等等。生養孩子是愛情的結晶品﹐而非是作為愛情結婚的唯一目的。現代社會中有很多人選擇不生育﹐或者是因為某些原因而不能生育﹐難道他們也沒有結婚的權利嗎﹖以目前的科學進度來看﹐若加緊在基因工程上投資研究的話﹐不出數年就可以為同性伴侶以人工方法繁殖下一代﹐那同性戀婚姻也就可以和異性婚姻一樣生育﹐亦沒有反對同性婚姻的理由了。說國家出生人口下降而反對同性結婚的更是不知所謂﹐同性戀人口只佔總人口百份之五﹐對人口增長不構成重要的影響。若不許他們結婚他們也是不會生孩子﹐所以他們結不結婚對人口根本沒有關係﹐除非再立法逼他們改孿為直﹐從過正常人的結婚生子的生活吧。

題外話﹐地球的總人口還在增長中﹐不存在人口不足的問題﹐整體上反而人口過剩才是問題的所在。只要輸入移民可以一次過決解﹐發達國家人口不足﹐以及發達中國家人口太多的問題了。

三﹐同性婚姻是不正常的﹐若先例一開人獸戀亂倫等也會合法化。

這是典型的滑波謬誤﹐贊成同性婚姻合法不一定贊人獸或亂倫﹐而以我的理解﹐支持那方的論據亦不適用於人獸或亂倫上。這是因為反對那方在這場辯論中理虧﹐只能憑著傳統道德倫理作為抗爭的據點﹐他們忘記了在人獸或亂倫的問題上﹐他們還有其他更強而有力反對的論點。

四﹐婚姻是神聖的﹐因此要保衛婚姻制度。

運用這個理由的當常是有宗教背景的人﹐他們認為同性戀是罪是神不喜悅的﹐不單他們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他們更是反對同性戀本身合法化。很大程度上這是他們反對的最終理由﹐以上三點不過是他們狡辯的藉口。他們認為一男一女的婚姻是神的旨意﹐所以是是神聖不容侵犯的。正如其他所有宗教的教義一樣﹐他們所說神的旨意是沒有任何根據的﹐只不過是一廂情願地解讀聖經的記載。相對地同志神學亦運用不同的解經方法﹐指出同性戀沒有違背神的教導。正如歷史上所有正統異端教義之爭一樣﹐一直爭論到天國再臨也是不會有結果的。退一步來看同性戀者要求結婚的權利﹐而不單單滿足於現有的普通法結合﹐不正是因為他們重也視婚姻的聖神嗎﹖其實婚姻制度的最大敵人﹐不是同性戀而是離婚﹐想保衛婚姻制度的人﹐他們目標的優先順序完全搞錯了。與其花時間精神在反對同性婚姻上﹐不如把資源用在婚前婚後的輔導上﹐更能為婚姻制度作出有建設性的事。

最後容我加點個人意見﹐反對同性婚姻合法代與否是個人的自由﹐在投票時可以依個人喜好去選擇合適的候選人。但是情感上的反對歸反對﹐不要埋沒了理性﹐為了讓更多人支持自己的陣營而宣傳歪理。相對於同性戀帶來的社會問題﹐用似是而非的偽真理麻木人的思考靈魂﹐會為我們的下一代帶來更深禍害。

大致同意你的看法, 但

這幾句說話, 真是非常礙眼, 並拜託不要教閣下的小朋友去歧視其他人:『我是百份一百正常的男性。女朋友笑我患有同性戀恐俱症﹐常常下意識地的以基佬作為辱笑對像。將來我亦會積極的教育我的下一代﹐千萬不要成為同性戀者﹐甚至不惜教他們歧視基佬﹐作為防止他們搞基的預防措施。』

Normal?

"我是百份一百正常的男性。"

I don't think a person's orientation can be said as "normal" or "abnormal".

"將來我亦會積極的教育我的下一代﹐千萬不要成為同性戀者﹐
甚至不惜教他們歧視基佬﹐作為防止他們搞基的預防措施"

WTF? It's not even funny.

"可是女朋友坐身旁不好意想高談偉論﹐她可是百份百支持教會立場的[ 好 ]教徒﹐以免大家為著這問題傷和氣﹐只好回家後寫篇文章宣洩一下我的想法。"

Good Christians don't think. Now I get that.

Anyway, you are right when u say their arguement is unreasonable/ugly.

同性婚姻在加拿大已經獲得承認

加拿大在去年七月已通過世俗婚姻法,讓同性戀人可以選擇結婚(詳情見http://www.nuxingwang.org.hk/law/ca3.html#p2)。不知你說的辯論是甚麼呢?

response

這篇文章是去年寫的舊文﹐不過現在保守黨上場﹐同性戀法案的議題的辯論又重開始。

至於教小朋友嘛﹐為免他們大個斷背﹐沒有什麼方法是不可以用的。歧視是小錯﹐他們大個搞基就大件事了。理智上可以接受不等同感情上可以接受同性戀﹐尤其是發生在你家人上。

斷背山一片中

Ennis父親為免兩個兒子長大後攪基,帶他們去看一個遭人虐待至死的年長基佬。Ennis更說他懷疑是他父親做的好事。不知道你會否用同樣方法防止你的子女長大後攪基呢?

泛奇

//歧視是小錯﹐他們大個搞基就大件事了。//

我相信將來你d仔仔女女加入neo-Nazi/極端基督教原教旨組織之日,就是閣下"正常"教育收成之時.

又:

//理智上可以接受不等同感情上可以接受同性戀//

同理,感情上 不 可以接受同性戀 不等同 你有權向後代灌輸仇恨.

加拿大是個熱愛自由,人本主義盛行之地,恐怕不太適合您.

歧視不等同仇恨

歧視不等同仇恨﹐亦可以只是單純的鄙視。
打個比喻﹐像行街時見到個乞兒指著對個仔說﹐你唔好好讀書第日就會好似佢咁。歧視看不起那個乞兒﹐不一定要走去打那個乞兒一身﹐當然亦不會與之來住了。教個仔從心底裏壓惡同性戀﹐他不是就會變成新納箤份子﹐那是典型的滑波謬誤。

難道正常人就沒有不喜歡同性戀者的權利嗎﹖
只要我沒有侵犯同性戀者的人權﹐對他們冷諷熱嘲有什麼問題﹖

容忍不等於接受﹐歧視不等於對之做出傷害。

泛奇

//難道正常人就沒有不喜歡同性戀者的權利嗎﹖//

//歧視不等於對之做出傷害。//

在此一(e.g.同性戀平權)語境裡,歧視並不單單是"不喜歡"那麼簡單,還包括了"因為某人擁有不相干的性質而予以不公平待遇".

你說"歧視是小錯",是混淆了"不喜歡" 與 "歧視".

//容忍不等於接受//

何謂"容忍"?你何德何能去"容忍"同性戀?我在你頭上撒尿,你不反抗投訴,此之謂"容忍",因為你自願放棄了應有的權利.同性戀不需要閣下的"容忍",亦從來未曾要求你"接受".

一句話---不知所云.

Zizek 所說的 politics of tolerance

Zizek 對北美社會的看法真的獨到, 這不就反映了 politics of tolerance 的問題嗎? 歧視與接受同時存在. 同性戀的存在不能改變, 但最好離我遠一點. 好一杯 de-caferine coffee !

實質程度的歧視是侵犯人權

//歧視不等同仇恨

倒同意歧視不是仇恨,但實質程度的歧視卻產生生活上實質的困難,這並不只是不方便,其對人權的侵犯是實質而不只是抽象的。

Homophobic-Church-going-bigots

//何謂"容忍"?你何德何能去"容忍"同性戀?我在你頭上撒尿,你不反抗投訴,此之謂"容忍",因為你自願放棄了應有的權利.同性戀不需要閣下的"容忍",亦從來未曾要求你"接受".

一句話---不知所云//

Totally agreed.

Just feel bad for any children of this homophobic-church-going-bigots, they have to "tolerate" being raised by horrible parents.

Your children is probably gay...

Homophobic people usually give birth to gay children. Many of the founders of homophobic groups are parents of gay children. It's probably coz they have the seeds of homosexuality within them that they are so afraid or phobic about it. And they probably have bisexual ancestors who engaged in gay sex before (no one could be certain about it). So, be respectful and stop cursing your own ancestors.

And one is not "taught" to be gay, but "is" or "is not" gay. Nor can you teach anyone to be "straight". (Those ex-gay therapies only "kill" people's sexual desires rather than changing their sexual orientation.)

So, be prepared to have gay children. (You will at least have 10% chance for this.) And continue to discriminate gays and lesbians, if you like. And somewhere down the line of your future generations, there are bound to be some gays or lesbians. And they'll suffer from discrimination, which will be the very result of their ancestors' "righteous" encouragement.

children is the plural form of child

children are gay. 當然啦, 童年時係好開心格. 當時我都係基格.

一點猜想

大概hevangel 被大家抽秤那段話,是說給身邊人及所屬團體看的。尤其看 hevangel 談 armstrong 一文,可見他認同各宗教的本源就是愛,想他理智上是認同的。

只是要理智跟情感同一從來不易,像 hevangel 談及的乞丐,我們都能政治正確地說不能歧視,但真能做到並給予同情又有幾人?

感到 hevangel 已很了不起了,身處 (應是) 保守教會及 "好" 教友為伴的環境下仍堅持為自身社群的共同敵人仗義執言,雖然有些問題值得進一步思考,但千萬不要給批評嚇壞了!

所謂「正常」

「難道正常人就沒有不喜歡同性戀者的權利嗎﹖
只要我沒有侵犯同性戀者的人權﹐對他們冷諷熱嘲有什麼問題﹖」

你何德何能亂扣帽子,曰某某人「正常」,某某人「不正常」?

對於兄台各方面背後的怪論,例如身為狗主,竟視狗只為「有生命的玩具」、身為基督徒,但「人可任意主宰動物」,完全不尊重上帝創造萬物的主權、「不以可侵犯但可以歧視同志」、「『正常』的(男)人」,我們同樣可以對你因為持有類似的態度而諸般「冷嘲熱諷」,更可以呼籲其他人總動員一起對你「冷嘲熱諷」一番,只要不把你揪出來痛扁一頓便可以喇。

言論自由

//我們同樣可以對你因為持有類似的態度而諸般「冷嘲熱諷」,更可以呼籲其他人總動員一起對你「冷嘲熱諷」一番,只要不把你揪出來痛扁一頓便可以喇。//

對的﹐只要不涉及暴力﹐言論不涉及誹謗﹐言論自由是每個人的基本權利。事實上在外國政壇﹐ridicule政治理念不同的競選對手﹐是選舉的常態。

4大論點

你樂於在這樣的環境下生活,我沒話說。

不過雖然我對你原文的某些細節不能夠認同,但至少對你的4大論點擊節讚賞!

政、實

同性戀婚姻合法化是一個政治的辯論,而同性戀是先天還是後天/"正常"還是"不正常"則是科學研究"真實"的範疇,請不要把"真實"與政治混為一談。
同時,在民主政治的社會中,政治是反映人民的立場、而非事實的真相(雖然香港並不民主)。

而同性戀婚姻合法化,就是間接地改變某些人們對婚姻的看法。因為一個一生都相信"婚姻"只是給一男一女的人,突然告訴他二女都是"婚姻",就是挑戰他心目中婚姻的定義。所以同性戀婚姻合法化就等於間接地去改變某些人們對婚姻的看法,這是十分明顯的。但為什麼這班人要去改變他們心目中"婚姻"的定義呢?

社會上存在著一班無論清楚知道同性戀是"正常"或是"不正常"也好、也不會改變立場的人。就是說、就算明天證實同性戀是"正常"的,也會有一班一輩子都相信同性戀是"不正常"的人去反對同性戀合法化。

政治的辯論是無了期的,而辯論"成功與否"的重點、並不在於"事實"是否得到張顯;而是在於辯論過後能否達到加入辯論的目的。

這就是政治。理性辯論、是科學、非政治也。

“將來我亦會積極的教育我的下一代﹐千萬不要成為同性戀者﹐甚

“將來我亦會積極的教育我的下一代﹐千萬不要成為同性戀者﹐甚至不惜教他們歧視基佬﹐作為防止他們搞基的預防措施。”
我想樓主是極端基督教原教旨組織的成員的話,足以可以當個有權力的人了,恭喜。
同性戀有錯嗎?
敢問樓主一定很無知,不知道在自然界裡,同性戀是有的,當中以人類近親猩猩的比率最高,有機會成為同性戀的達七成。
看不起同性戀,我管不著你,但看不起他們就不代表可以傷害他們。
我知道在香港歧視同性戀的人多著了,甚至有些人把gay/les當成貶義詞用,可能可以歸咎於教育。
為什麼同性戀不正常?
相信很多人仍爭論這問題。
但我想說的是異性相吸不是天生的,而是從小就被身邊的環境、社會影響,自覺地認為自己要和異性交往結婚,生子。
為什麼從古代開始就是男跟女?就因為傳宗接代,生育下一代可以說是動物生存的本責。

總結:此言論不知所云,說是純理性的其實是一派胡言。

.

"Thou shalt not lie with mankind, as with womankind: it is abomination." - Leviticus 18:22

needless to wonder, people like hevangel, with worldview as distorted and narrow as a taliban's, has a heavy religious background.

religion is exactly the reason why we are wasting our attention, time and money on issues as incidental as gay marriage but not some catastrophic problem which would hugely affect the well being of the human race. for example: in united states, the prohibition of stem cell research funding at the state level is religiously justified. the catholic church also inhibited its african followers from using condom as a safety measure against the spread of AIDS.

"And any God who could concern himself with something as trivial as gay marriage, or the name by which he is addressed in prayer, is not as inscrutable as all that. If he exists, the God of Abraham is not merely unworthy of the immensity of creation; he is unworthy even of man." - Sam Harris

"I'm a supporter of gay rights.  And not a closet supporter either.  From the time I was a kid, I have never been able to understand attacks upon the gay community.  There are so many qualities that make up a human being... by the time I get through with all the things that I really admire about people, what they do with their private parts is probably so low on the list that it is irrelevant. " - Paul New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