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轉貼]雷競璇﹕廣東人在《牡丹亭》(下)

廣告

廣告

南北未和時

「柳夢梅」這樣不男不女、植物學成分過多的名字,說來也是古怪,但這不能怪責湯顯祖。在《牡丹亭》第二齣〈言懷〉中,這位嶺南才子自道:「每日情思昏昏,忽然半月之前,做下一夢,夢到一園,梅花樹下,立着箇美人,不長不短,如送如迎……因此改名夢梅。」他原來叫什麽名字,戲文不詳。湯顯祖寫作《牡丹亭》,根據的是當時流行的《杜麗娘慕色還魂》話本,裏頭接替杜寶出任南安知府的是柳思恩,其妻何氏,「止生一子,喚作柳夢梅,因母夢見食梅而有子,故此為名。」話本中的柳家原籍四川,和廣東沒有關係,是湯顯祖安排他們入了粵籍。

《牡丹亭》中還有一個情節,我想來想去總覺得於情於理都不合,推想還是廣東因素在作梗的緣故。

這個情節發生在最後一齣的〈圓駕〉中,當時經過金鑾殿驗證,確知杜麗娘真已回陽,而柳夢梅亦高中狀元,如此門登戶對,一般戲曲就大團圓收場,誰知杜寶竟然死也不肯承認這段婚姻,即使有了皇上的認可,他還是堅決拒絕,要杜麗娘離異了柳夢梅回到娘家,他才願意重新認她作為女兒。杜寶個性保守固執,當然是箇中原因,但堅決到如此程度,我推想還有一層沒有明言的原因,此即他不願意有個廣東女婿之故。五六十年代的香港國語電影中,不時有「南北和」故事,就是外省家庭招了廣東女婿的風波,《牡丹亭》可能是先聲。

我不是胡扯,起碼不全是。在〈圓駕〉一齣中,柳夢梅接連受杜寶指斥,生起氣來,開始針鋒相對。杜寶罵他:「這等胡為!」他答:「這是陰陽配合正理。」杜寶再罵:「正理,正理!花你那蠻兒一點紅嘴哩!」柳夢梅毫不退讓,回答:「老平章,你罵俺嶺南人喫檳榔,其實柳夢梅脣紅齒白。」杜麗娘在旁聽得不是味道,說了句:「為什麽翠呆呆下氣的檳榔俊煞了他?」一番折騰,皇上白紙黑字下詔撮合這段姻緣之後,杜麗娘還向柳夢梅唱了一句:「虧殺你南枝挨暖俺北枝花。」

這裏頭的地域意識,清楚不過,不必再細表,這裏只補充一下吃檳榔的典故。今日此風台灣最盛,但明、清時期廣東、褔建亦流行吃檳榔,湯顯祖在廣東遊歷時,就注意到了,在詩文中有所提及,例如他有一首《檳榔園》的五言古詩,在《海上雜詠二十首》中,亦有一首吟詠廣東人吃檳榔的情況。大概由於有這方面的認識,他在〈圓駕〉中安排了上述的情節。至於柳夢梅以「脣紅齒白」自況自誇,倒令我失笑,他當然不會知道,幾百年後魯迅就用這四個字來嘲笑「革命文學家」。

附記:《牡丹亭》全本共五十五齣,青春版選取了二十七齣,這二十七齣限於演出時間,內容其實也有刪節,〈圓駕〉中關於檳榔的對答,在青春版中就沒有保留下來。

廣東人看牡丹亭.下

信報財經新聞 2006-06-05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