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濫殺,反對戰爭!stop the war machine! (不斷更新)

你估以色列是迫不得已才還擊嗎?錯晒!(George Monbiot撰,阿野節譯)

換言之,七月十二日真主黨雖然真是發出了第一輪攻擊,但這輪炮火只是雙方六年來長時期毛手毛腳的其中一個小節。下一問題是,為甚麼以色列這次的反應與這六年來的情況有如此差別?答案是,以色列這回趟並不是回應七月十二日真主黨的行動,這輪大規模的攻擊是早有預謀的。

我失語但我不膽怯——民間記者與反戰(阿野)

我其實想說的是當場我有一種失語的感覺。忽然之間找說不到要說的話的內容、要說的原因和期望說完有甚麼效果。民間記者參與反對以色列濫炸黎巴嫩,不容易抓
住一個很穩固的坐標。對事情認識的深淺永遠都是高處未算高,以至連帶的感性投入都時刻要自省逼自己回答究竟有沒有矯情的成份。

兩篇關於以黎局勢的重要評論(朱迪編按)

有病的媒體:怎麼香港沒有反戰?(阿藹)

媒體發揮了界定社會氣質的作用,而這些主流媒體,放棄了展示本地人反戰人道的氣質。也許是民建聯發動的,大家都會爭相地報導。因為黨性紅旗已取代了專業判斷,營造社會人道氣質的堅持?有病的媒體,製造有病的社會,比沙士更可怕。

側寫香港最大型的反以色列示威﹝夾雜着大堆胡言亂語﹞(朱迪)

如果你問我老細,喂你「車」咗十幾年以巴衝突,咁你到底知唔知發生緊乜野樹?佢係答唔到你的。但電台和電視台的新聞時段夠多,所以見到以巴新聞或者伊拉克爆炸都會當寶,馬上寫馬上出,因為易「車」,在電台報兩節,夠了,稿子就扔進垃圾筒。

索命凶鈴:你間屋即將被轟炸(Conal Urquhart撰,阿野譯)

那是一把聽來相當友善的聲音:「嗨,我是danny,以色列軍方情報組的官員。一小時內,我們將要把你家炸個灰飛煙滅。」

「每個公民都是軍人」以色列總參謀部見聞(奧列格.奧德諾連科)

以色列國防軍總參謀部的官員這樣概括以色列兵役制的好處:「每個以色列公民都是軍人,只不過每年有11個月在休假。」

The body of Christ in Lebanon (Jim Wallis)

Like many of you, I have been glued to CNN and other cable news
channels and feeling my heart broken by the vivid scenes of war's
devastation and human suffering in the Middle East. We mourn this
violence and, habitually, pray for peace. But what does that mean?

原來人真的可以惡到這種地步(朱迪)

但大家請留意,賴斯期盼的「急切和持久的和平」,並不等於馬上停火;相反美國希望以色列繼續炸下去,因為必須鏟除真主黨這個威脅的源頭、以及收拾伊朗和敘利亞兩個在背後撐腰的國家。

以色列砲轟黎巴嫩,幫了真主黨(Dahr Jamail撰,葉蔭聰譯)

我們幾乎不能相信,戰爭會重臨。我們以為,1990年已經結束,我相信,擄走以色列士兵是錯的,但是,以色列這樣巨大的反擊,殘害所有黎巴嫩人,是完全不合理的,這簡直就是瘋狂。

再來一次反戰示威好嗎?

活動內容:黎巴嫰朋友到場發言、朱迪阿藹教你點搵國際新聞、長毛發言、遊行(愛丁堡廣場=>金鐘=>花園道美國領事館)…

祝願:全球團結打倒戰爭機器(領男)

阿迪緊張起來了,自星期六坐立不安,原來聯絡人,也是召集人,編輯們怕他力不從心,於是又召集了阿野當另一位聯絡人,阿野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召集來當召集人,而昨天的行動在沒有主動聯絡(除了電郵)的情況下,有三十人在地鐵站出現,我就跟他們開玩笑:這次行動的召集人其實不知道自己是召集人,又有是被召集來當召集人,在沒有打過什麼電話的情況下,也不知道為何能召集幾十人出來參加抗議行動……

stop the war machine!24.7 野貓行動(阿野)

據阿藹說,上了花園道到了美國領事館,他們還成身汗的對我們說:「已按排領事館方面派員來接信了。」我們沒打算交甚麼信給老美的人,阿藹回話便說,「我們沒有信給他們」。警察竟說「那麼即刻寫吧!」警察你代替我們抗議好嗎?我們隨即拿出美國和以色列的國旗,在領事館的門外一把火焚掉了。這幫人是來表達這幫人自己的意見的,不習慣吃套餐,名為例行公事的機器或系統請大可收起。

『敢放炸彈,唔敢接信,我X!』──記7.24抗議以色列入侵黎巴嫩遊行(林輝fred)

遊行的朋友約有三十人,算是讓我們喜出望外。大伙兒在海富中心地下出口靜坐等待,一邊擊打樂器,一邊揮舞畫上了巨大和平標誌的大旗;同時亦派發單張予路過的市民,以大聲公表明我們抗議以色列以士兵被真主當俘虜為由,向黎巴嫩發動襲擊,同時使無辜的平民遭到傷害。

黎巴嫰大戰略(沈旭暉)

以色列和真主黨之戰,是近年中東最迷離的衝突。表面上,它由偶發事件引起,加上美國支持以色列,以方對哈馬斯殺雞儆猴,才令戰事迅速擴大。但單靠偶發理論,解釋不了五大遠因……

七月二十四日,一起到以色列領事館抗議!(葉蔭聰)

作為國際社會的一份子,我們有責任為和平出一分力,我們一群朋友決定發起抗議。

以軍入侵黎巴嫩: War is peace 的悖論(阿藹)

從7月12至15日,以軍於黎巴嫩境內一共有1350次空襲。究竟炸毀黎巴嫩機場、橋樑、油站和高速公路,如何擊毀恐怖份子?如何解放黎巴嫩的人民?事實上,以色列以導彈炸毀大量的基礎建設,已違反聯合國公約的集體懲罰(Collective punishment)的戰爭暴行。

願黎巴嫩人有一夜安眠(朱迪)

二十三年過去,以色列十倍奉還的報復心一點沒改變,過去十年多少次為了報復自殺式襲擊血洗西岸和加沙?但過度的暴力帶來了什麼?沒錯國家是固若金湯,可是敵人總是一代一代地冒出來﹝巴解被逼走後,真主黨就在伊朗和敘利亞的支持下壯大﹞,襲擊的方式更是層出不窮﹝真主黨的火箭這次擊中以軍軍艦和海法市,令以色列大為震驚﹞,以色列人的不安感只有增,不會減。

22/7 報摘:以色列的張狂 (李智良)

…Yes, Israel has the right to defend itself, but not by destroying another country.…… Hezbollah is, of course, a problem but Israel is the bigger problem as the occupier of the Arab land. If occupation is vacated, there will be no more of such "problem" Hezbollah and Hamas as resistance groups(terrorist in the eyes of Israel and the western world) will dis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