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張翠容:強權不是真理

廣告

廣告

按:香港記者張翠容於《經濟日報》發表評論,批評以色列入侵黎巴嫩。文章編登後遭以色列駐港領事介入,並向編輯《經濟日報》編輯施壓,要求停止張翠容發表批評以國的文章,以下是她的回應。另一篇文章《黎巴嫩日記》同樣轉載自《真實筆記》,原文為一位黎巴嫩作家於該國首都貝魯市所撰,由一位《真實筆記》的讀者翻譯。

#文章經作者授權,全文轉載自《真實筆記》

《強權不是真理》

  想不到,我上周在此對黎巴嫩戰事只是發表了一些個人感懷,卻有幸得到以色列駐港總領事的關注。

  我沒有意思去冒犯任何人,但,不停攻擊別國的民用設施、炸毀平民的家園、導致無辜者家破人亡及流離失所,我的良心真的受到敲擊了。我的直率感覺就是,這不正是以反恐之名來進行恐怖襲擊嗎?!難道這可叫做人道干預,又或是 friendly fire?

  首先,這場戰事起因是真主黨在以色列邊境土地上綁架了兩名以軍,真主黨卻指以方囚禁了黎巴嫩政治犯,這種紛爭衝突,大可透過國際社會調停、談判,至少把問題局限在一個範圍之內,毋須進行大規模的戰事。更何況據報道,在頭幾天的轟炸,根本不是衝着真主黨武裝設施而來,而是肆無忌憚向平民施襲,這不得不令人猜測,以國真正目的是否借機去摧毀一個毫無反抗能力的小國,不理當地無辜百姓的死活?

  今次國際社會與傳媒毫無是非黑白之心,以軍表示向南黎進行地面戰,可是傳媒如 CNN竟然把這入侵行動說成為「進入南黎」(entering South Lebanon),這種語言遊戲,進一步混淆視聽。

  噢!這是一個甚麼樣的世界?!

  香港雖然小,但好歹也是個國際城市,去年年底才舉行過世貿會議,開口埋口表示全情擁抱全球化,雖然我自知小小香港記者豈有甚麼影響力?不過,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怎麼也要說句公道話。遠在薩爾瓦多,我查看香港報章網站,黎巴嫩戰事的報道已不再是國際版頭條,大家只繼續追逐陳太芳蹤又或其他花邊新聞。

  我希望,我們香港社會不至於變得麻木與無知!發動戰爭不會為以色列帶來安全與幸福,以色列已有平民受襲,那些可愛的以色列孩童,為甚麼竟不明所以地成為受害者?真正給激進政客挾持的,乃是兩地的善良老百姓!

《黎巴嫩日記》

作者:琪娜‧艾凱利爾( Zena el-Khalil; Electronic Intifada)
翻譯:CC
原文:Lebanon Diary,At a crossroads in downtown Beiru

記於二○○六年七月十九日
貝魯特市中心的十字路口

今天我駕車經過市中心,打算探望我的父母。我獨自開車,而且有一點緊張。這是事件發生後,我第一次獨自開車出門…但我必須要看看我父母。

我看見紅燈,停了下來。街上空無一人,我發現自己在想著為什麼要停車,而不直接開過去。路上什麼都沒有,沒別的車子,也沒有交通警察。然後我想起這是最近想讓自己維持理智的方法:即使受到攻擊,我們也不能沒有禮貌;即使受到攻擊,我們也必須遵守規則。就這樣,因為我不闖紅燈,而維護了某種程度的尊嚴。

然後我看照後鏡,看到有其它車子開過來。我閉上眼睛祈禱,希望他們也停下來。如果他們不闖紅燈,就表示我們想法一樣。我知道你們有些人曾聽過黎巴嫩司機的橫行霸道…他們才不理會什麼紅燈。但是,各位先生各位女士,他們全都停下來了。

我睜開眼睛,淚如雨下。所有的車子都停下來了,每個人都遵守規則。這是我今天看到的一線希望,就是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讓人感到欣慰。我轉頭對其他駕駛點頭微笑,他們可能還誤以為我這個金髮女生在跟他們打情罵俏呢!

我不想寫我今天所遇到的慘事。這些慘事多到數不清,而我又如何能用適當的文字來表達我的絕望呢?

今天以色列軍隊轟炸糧倉,炸毀儲存小麥和蔬菜的倉庫,我聽到時忍不住落淚。以色列軍隊想把我們活活餓死嗎?以色列軍隊現在瞄準黎巴嫩軍隊前哨,準備攻擊,而這些黎巴嫩軍隊並未對他們開戰;以色列戰機低空飛過;每次砲彈從天而降,我的房子就震得不斷搖晃;我擔心食物和水即將匱乏;還有難民的損失無法估計,甚至有些流落街頭。這一切我都不想寫。

今天我們最害怕的是主要發電廠被炸毀,以色列幾年前就曾炸毀過。如果這個發電廠又毀了,我們就沒有任何電力供應。我記得那年夏天…又熱又漫長。我不知道如果又沒電沒網路,我該怎麼辦。親愛的朋友,如果在這封郵件之後,你們就沒有再收到我的消息,就表示我沒網路可用。

每次我聽到死亡人數增加,我就心痛不已,而這當中又有那麼多無辜的孩子死亡,我不想寫這些事!我這輩子努力的一切在短短幾天就被摧毀殆盡,才短短幾天,我的整個人生就變色,我也不想寫這些!

我不求改變,而我的人生卻變了,完全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只因為某些人擅作主張,就改變了我的人生。是誰准他們這麼做?為什麼他們沒有問過我?這個星期,我本來應該在山上露營。我本來應該努力寫企畫,在明年夏天讓某個紐約藝術家來訪,這本來會是個驚喜,由我一人獨自策劃,爭取經費,然後讓他驚喜。有人跟我購買藝術作品,我本來應該兌現這些支票,我本來應該交出藝術作品。

兩顆砲彈爆炸,我的窗戶不停晃動。我怎麼這麼笨啊,怕蚊子飛進來,居然把窗戶關著,謝天謝地窗戶沒破。我的心情…我的心情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們每個人都盡力幫助需要幫忙的人,我們都努力做各自該做的事,並努力找事來做。我的姊姊在齊科堂(Zicco House)/赫任(Helem)救援中心工作。他們有個銀行帳戶接受捐款,讓他們買食物、藥物、水、棉被和床墊。衛生部門和社福部門一點用都沒有,現在只能靠民間社團幫忙。

你們的來信,我感激不盡,這些信件是我生命泉源。請幫我轉寄訊息…我已經筋疲力盡了。但是只要我有電有網路,我就會繼續寫,寫到我瘋掉為止…或許瘋掉之後,我就能回到我的工作室繼續作畫。

如果有以色列朋友讀到這封信,我想告訴你們,我並沒有因此而學會憎恨。我仍然相信人性。暴力只會導致更多暴力,而我知道你們有些人也是反暴力的。

謝謝大家
琪娜‧艾凱利爾"

相關文章:

fred:『敢放炸彈,唔敢接信,我X!』──記7.24抗議以色列入侵黎巴嫩遊行
領男:祝願:全球團結打倒戰爭機器
阿野:stop the war machine!24.7 野貓行動
阿藹:以軍入侵黎巴嫩: War is peace 的悖論
朱迪:願黎巴嫩人有一夜安眠
沈旭暉:黎巴嫩大戰略
22/7 報摘:以色列的張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