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張翠容:紅色下的另類媒體

廣告

廣告

按:委內瑞拉總統查維斯以左派自居,令國內不少私營電視台也跟他為敵。為了開發輿論空間,,他大力資助社會運動團體,鼓勵他們搞自己的獨立媒體。他的政策吸引了不少來自全球的社會活躍份子走訪,張翠容把她的見聞寫成故事。

文:張翠容 (轉載自《真實筆記》)

  我在委內瑞拉兩個多星期以來,所感受到的就是熱,但我所指的「熱」,不是天氣,而是情感、氣氛和社會的能量。

  我在此曾投訴從巴拿馬到委內瑞拉短短兩小時的機程價格太貴,單程已花了我四百多美元,可是,現在我快要離開了,回望我在委國所獲得的,遠遠超過此數。

  香港人很怕政治上的「紅」,我們叫做赤色,並力抗赤化。當我訪問中美洲時,當地人民告訴我,內戰期間,紅色是敏感顏色,只要財物中有紅色的,都會被當時的軍政府逮捕。

  可是,自委國總統查韋斯上台後,該國便出現一片紅,支持查韋斯的政黨選用了紅色,而查韋斯也經常以紅色黨制服示人,支持者亦以紅色打扮出席所有活動。

  當然,這裏的革命也是紅色革命,但紅得很特別,令人感到很「熱」。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在紅色革命下的另類媒體。

  當紅色中國的媒體全歸由國家管轄,在紅色下的委內瑞拉媒體卻蓬勃多元,至少我仍可以看到罵政府、甚至反政府的報刊,而這裏的另類媒體更如雨後春筍。

  當我跑到新聞局登記做採訪時,發現有一個部門,門外寫上「Alternative media project」(另類媒體項目),便覺得很奇怪,部門負責人表示,另類媒體多以社區新聞為主,工作人員全都是該社區的居民,記者也是來自社區的「公民記者」,他們全權負責制定、設計節目內容,政府的角色只是提供創辦經費,鼓勵更多社區聲音。

  我一口氣採訪了幾間比較知名的另類媒體,如:Catia TV、Radio Perola、Radio Ali Primera,他們還邀請我參加他們的政論節目,這真讓我大開眼界。

  另類媒體在委內瑞拉發出響亮的聲音,成為委國媒體生態的特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