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銀河英雄傳說》摘句 - 國家

廣告

廣告

大家的「國慶」假日過得怎樣? 不如再思考一下「國家」的概念吧。

田中芳樹《銀河英雄傳說》中楊威利的一些說話:

「沒有國家,人仍可活下去;但沒有了人,國家也就不存在了。」

「即使國家消滅了,人總是還活著。只是不能稱為『國民』,而只是『人』。國家消滅之後,最為困擾的莫過於寄生在國家當中權力機構中樞的那一群人,但若只是為了要討好他們那些人,而要『人』來犧牲的話,宇宙之中任何角落都找不到這個道理。」

「如果你戴著『國家』這副太陽眼鏡來看事物的話,視野就會變窄,眼光就變得短淺。盡可能地不要有敵我之分的想法。」

「國家這個東西本身不過是一種道具。只要能不忘記這件事,大概就可以維持住理智吧!」

「人類文明中所產生的最大惡疾,大概就是對於國家的信仰吧!其實所謂的國家中只不過是人類的集團在維持生存的時候,為了更有效率地達成彼此之間互補關係的道具。被這個道具所支配的是再愚蠢不過的事了。不,更正確地說是大多數的人類被少數懂得如何操縱刺激道具的人所支配。」

「說到國家,或許它只是人類為了使自身的狂妄正當化所捏造的推託之辭罷了。一旦國家成為主體,不論多麼醜惡、多麼卑劣、多麼殘暴的行為都將輕易地為人接受。所有侵略、屠殺、人體實驗的罪孽,都可以一句『這都是為了國家』說明一切,甚至有時還因而大受讚賞。批判這種行徑的人反而被扣上『侮辱祖國』的罪名,撻伐譴責的聲浪也四方交逼而至。」

「不論那種宗教、那種法律,自古以來,便已決定的基本規範:不要殺人!不要搶奪!不要欺騙!——我不禁自省。殺了多少的敵人?搶奪了多少東西?欺騙了敵人多少次?在現世之中,上述種種行為之所以無罪,完全只因為遵照國家命令行事而已。事實上,所謂的國家,除了不能讓死者復活外,其他無所不能!它可以免除罪犯的罪,相反的,也可以讓無辜的人坐牢,甚至送上斷頭台,連安居樂業的市民也不放過,強迫他們扛著武器上戰場拚命。軍隊對國家而言,無疑是有組織
的、最大的暴力集團。」

「大概,國家也需要醫生。醫師最初的義務就是要正確的找出病因。對社會的病徵或國家的缺陷,閉著眼睛不去過問,對權力的腐臭,只是捏著鼻子,不去管它的這種人,是不可能擔任醫生的。這種人,只會順應腐敗的對手而自己也隨之腐敗而已。」

「遵守法律的規定對公民來說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不過當國家違反了自己所制定的法律,而企圖侵害個人權利的時候,如果公民還去盲從的話,那麼就是一項罪惡了。因為當國家有犯罪或是謬誤行為產生的時候,身為民主國家的公民,得有對這樣的行為提出異議、批判、抵抗的權利和義務。」

「國家並不是由細胞分裂而形成個人,國家是結合一群具有主觀意識的個人所構成的,在此前提下,何者為主?何者為從?在民主社會中是不辯自明的道理啊。」

資料來源:《楊威利語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