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台灣樂生院 Q&A

廣告

廣告

摘自台灣朋友寄來的電郵
希望讓香港朋友能了解一些來龍去脈

樂生Q&A

大綱:
Q1 樂生院究竟是個什麼地方?
Q2 專關痲瘋病人的樂生院進去安全嗎?
Q3 為何捷運新莊機廠選址在樂生院是一個錯誤政策?
Q4 是否樂生院不拆,捷運新莊線就無法通車?
Q5 樂生院從十多年前就規劃為機廠用地,現已完工一半,這麼晚才提出保存的訴求,難道不會為時已晚嗎?
Q6 捷運局說90%保留案的捷運軌道轉彎有可能讓列車出軌,這是真的嗎?
Q7 媒體跟捷運局都說若是不依照他們的計畫,那麼捷運就要延遲兩三年,工程要多花兩三百億,你們這樣子作對嗎?
Q8 保留樂生對新莊樹林迴龍等地方社區有什麼好處?
Q9 樂生院和我有什麼關係?
Q10 明明就有新房子,還有冷氣空調,為什麼有樂生院民願意住在組合屋跟會漏水的舊院區也不肯搬遷到新大樓去?
Q11 我看報紙都說這是「50人對150萬人的福祉」,就算政府對不起這些老人,他們也不應該拖延新莊線的完工啊?

Q1 樂生院究竟是個什麼地方?
A: 1927年,台灣總督府以三年為期,開始在新莊興建「癩病療養所樂生院」,也正式開啟台灣的癩病防治。1934年以至日治結束,透過衛生警察或醫療人員普遍調查、檢疫、監禁癩患,樂生院成為強制隔離以及終生監禁的機構。民國三十四年改名稱為「台灣省立樂生療養院」。樂生院作為台灣公衛百年的縮影,是現存「唯一」能見證台灣近代防疫史的史蹟,也是反省疾病人權的最佳空間。 (摘自《從樂生療養院、看傳染病隔離的歷史空間》http://www.cesroc.org.tw/Lnews/21_happy_life.htm、《樂生今昔》http://taipei.tzuchi.org.tw/monthly/318/318c8-1.htm)

Q2 專關痲瘋病人的樂生院進去安全嗎?
A: 政府衛生行政單位以及長期為本省痲瘋患者投注心力的基督教醫療體系,配含著醫學界研發出的有效藥劑,以及對於痲瘋病傳染方式的進一步了解,並有醫護人員長期與患者接觸卻未被感染的實證經驗為基礎──民國四十八年之後,對於新發現病患,採取「在家門診治療」方式,也就是派遣醫護人員到病患家中看診,或由病患親至專門醫院持續門診治療。

通常,一般病人在用藥兩天後,即由開放性病人轉為非開放性病人──此時的病人本身雖帶菌,卻不會傳染給他人。而根據國際痲瘋病救濟協會宣布的最新決議,痲瘋患者只要依照指示,持續用藥兩年,兩年期限一到,一律終止給藥──因為依據實驗顯示,即使此時病人仍帶菌,然而終止用藥之後,病菌會逐漸減少至最低程度。

去年,根據衛生署的統計,本省新增病患的人數是「零」,今年,截至目前為止,也只有一位新病患。這樣的結果顯示,在今天,只有那些未被發現、未接受任何治療,且帶有極大病菌的病患,才有可能在長期相處的情況下,對那些本身先天免疫能力弱的人,造成傳染﹔然而,百分之九十至九十五以上的一般健康人,身上都有抵抗痲瘋分枝桿菌的免疫能力,因此即使被感染,也不會成為痲瘋病患。(摘自《樂生今昔》http://taipei.tzuchi.org.tw/monthly/318/318c8-1.htm)

事實上,我們鼓勵所有人都應該要來到樂生療養院走上一著,這樣子您就更能夠體會,要把這樣子一個山明水秀的丘陵夷為平地,是多麼荒謬又透漏著詭異的決策。

Q3 為何捷運新莊機廠選址在樂生院是一個錯誤政策?
A: 捷運新莊線機廠原來選在輔大後山,在地方民代運作下移到樂生。這個決策對新莊當地有以下負面影響:
一、開挖大量土方浪費社會成本:此機廠有五分之三為山坡地需剷為平地,要花費近三十億元進行大量土方開挖與改良地質。
二、破壞當地生態環境與景觀:山坡開挖創造十層樓高的檔土牆,對於當地生態環境造成相當大的衝擊。
三、機廠設在新莊斷層帶,有安全性上的疑慮。

Q4 是否樂生院不拆,捷運新莊線就無法通車?
A: 台大城鄉所劉可強教授曾於民國93年12月,提出「捷運樂生 共構方案」,不但原地全區保存樂生院,捷運也能通車,達成古蹟、捷運、院民與迴龍社區四贏局面,此方案也經捷運局評估為「 技術可行」。然而,當時卻因內閣總辭,在未召開任何會議的情況下,負責本案的政務委員以一紙公文草草判下樂生死刑,共構方案自此遭到擱置。

樂生不拆,不必然是阻礙捷運的絆腳石,只是政府壟斷了黑箱中的「技術資源」與「法律霸權」,然後將捷運延後通車的責任轉嫁給樂生院民。如果政府不願意停止拖延錯誤決策的平反,將黑箱透明化,卻一再敷衍與推卸政治責任,則它將不只是毀了樂生院,也達不到捷運通車,損害了樂生院民與所有市民的權益。

Q5 樂生院從十多年前就規劃為機廠用地,現已完工一半,這麼晚才提出保存的訴求,難道不會為時已晚嗎?
A: 其實十多年來,反對機廠設址樂生的訴求,就不停的被各單位提出。

早在水土保持評估進行時,就有多位學者提出挖方超量的問題。此外,省衛生處也在民國83年表示工程將嚴重影響病友生活品質,且施工過程將波及肢體殘障的病友的生命安全,因此這個規劃案「絕不可行」。同年,樂生院民也開始抗爭,表達誓死捍衛家園的心聲。

而在機廠開工前,樂生院前院長與文史團體就曾要求進行古蹟審查。前往會勘的古蹟學者全數強烈要求保存樂生院,呼籲捷運機廠另覓地點或變更設計。然而當時捷運局卻恐嚇說:「只要部分原地保存,增加的工程費用將在百億以上」、「除非(機廠)不做,否則原地保存不可能」。當時的台北縣政府也中斷古蹟審查程序,並決議全區拆除樂生院。

直到93年底在劉可強教授提出共構方案,以及94年初桃園縣文化局與文建會暫訂古蹟等一連串的壓力下,才讓捷運局開始改口承認變更設計原地保存樂生院的可能性。

捷運局前後矛盾不一,用偏離事實的工期與經費評估,恫嚇文化單位和社會大眾的做法,顯示出「為時已晚」其實是工程本位心態下的慣用拖詞。不論地方或中央,工程、文化及衛生等單位敷衍塞責和傲慢欺瞞的態度,才是爭議越來越難收拾的元兇。我們期待政府單位不要再以類似「工程已進行,來不及了」的謊言繼續犧牲文化資產和院民權益。

Q6 捷運局說90%保留案的捷運軌道轉彎有可能讓列車出軌,這是真的嗎?
A: 樂生90%保留案改建而影響鐵軌曲率,無涉於一般民眾搭乘的鐵軌。90%方案所影響的是機廠的配置,也就是空車進出機廠的軌道。除非捷運局想以高速開車進 機廠,或是沒事要載民眾前往機廠遊玩開Party,否則安全疑慮不是此方案重點。 但這也是為什麼政府不願意讓90%方案付諸公開討論的原因之一。因為一旦 公開討論,謊言馬上被戳破。此90%保留方案在謝長廷當行政院長的時候,曾經被捷運局評估為可行方案。

Q7 媒體跟捷運局都說若是不依照他們的計畫,那麼捷運就要延遲兩三年,工程要多花兩三百億,你們這樣子作對嗎?
A: 請參考行政院文建會發出的正式新聞稿「 針對近日媒體報導,台北縣部分民意代表及台北縣市政府相關局處質疑文建會委託研擬之樂生療養院保存方案將延宕捷運通車時程乙事,文建會鄭重表示,委託欣陸 公司所做的評估建議方案,所增加延長工期大約4個月,經費則在3億元左右,並非如外界所說需要再拖延2、3年。 」(資料來源: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新聞稿 2007/01/17  http://www.cca.gov.tw/app/autocue/news/culture_news_template.jsp?news_id=1169030125671)

媒體與捷運局刻意掩蓋有其他的解決方案來誤導大眾,將樂生療養院污名化以獲得強制拆除的藉口,請注意!不要成為黑幕的幫凶!

Q8 保留樂生對新莊樹林迴龍等地方社區有什麼好處?
A: 試想,大安森林公園對附近的居民有什麼好處?房價上漲,資產增加,就這麼簡單。要知道,樂生院的保存與捷運是可以同時存在的。在新莊線捷運帶來的利益以外,若是可以再加上一片不輸給大安森林公園的樂生綠地,豈不是槓上開花漲上再漲??若政府願意改以積極的作為,從共生的可能性著手解套、促成人權森林與樂生文化資產景觀的誕生,那麼當地居民不但因此多了一塊休閒綠地,迴龍地區更能因為樂生院的存在而發展出以人權與歷史文化景觀為意象的新地方精神。

Q9 樂生院和我有什麼關係?
A: 在台灣這樣地窄人稠的地方,我們每個人的生活都有可能會在某一天受到公共工程的衝擊(土地被徵收、生活環境被工程破壞等),如果我們今天同意政府對待樂生院民的粗暴方式,明天同樣的情況也可能發生在我們身上。在民主化程度高的國家,如日本,社會往往願意花上相當長的時間,等待公共工程遇到的民眾權益問題有比較好的解決方案。因此,我們要求政府負起責任,用保障弱勢人權、尊重文化與保護生態的態度處理樂生院的爭議,也是為了保障我們自己的權益。

Q10 明明就有新房子,還有冷氣空調,為什麼有樂生院民願意住在組合屋跟會漏水的舊院區也不肯搬遷到新大樓去?
A: 迴龍醫院就如同一般醫院,規劃設計是以短期住院病患為考量,因此沒有足夠活動空間的高層電梯建築,對行動不便的院民而言,處處是障礙。此外,在管理上,院方最初甚至採取禁止攜帶個人物品和家具、不能自己煮東西吃、代步車需集中停放在停車場等病院式管理、更有限制院民不准到前棟影響醫院營運等歧視政策。

在社會運動的壓力下,衛生署已將「迴龍醫院」的招牌卸下,改名為「樂生療養院」及其「迴龍門診部」,然而,換湯不換藥,醫院終究是醫院。此外,雖然安置院民的後棟建築也做了許多改善,然受限於主體建築已經完工,只能針對隔間、家具與管理方式等進行改變。

至於每次都有人會提出來說「很完美」的新院區,請觀賞 這段影片http://swalk.blogspot.com/2006/07/socialmovement_21.html。試著想想,如果今天你的家在公路計畫路線上要拆遷,政府的安置卻是要你住到台大醫院的病房,請問你願意嗎?

Q11 我看報紙都說這是「50人對130萬人的福祉」,就算政府對不起這些老人,他們也不應該拖延新莊線的完工啊?
A:捷運的遲遲無法完工,是許多原因共同組成的,政府今日只是將捷運的延遲找一個代罪羔羊。如現在大直內湖線也是延遲了,那是因為松山機場不願意搬遷所造成的嗎?樂生院所在的位置只是新莊線的「機廠」,請翻開台北市捷運的歷史,南港機廠、土城機廠、新店機廠等等的啟用日期,就可以發現機廠的完工與捷運的通車時間並沒有絕對的關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