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386系列 - 因為朗天 '69與'58兩代有了關係

廣告

廣告

......

「我調查發現1958年是一個很奇怪的年份﹕恰巧是呂大樂、趙來發、陶傑、江瓊珠、邵國華出生。他們的成長剛好遇上70年代國粹派與社會派之鬥爭,最後國粹派崩潰,他們正好以社會派的眼光關懷本土地道文化。受 . . .......

「我調查發現1958年是一個很奇怪的年份﹕恰巧是呂大樂、趙來發、陶傑、江瓊珠、邵國華出生。他們的成長剛好遇上70年代國粹派與社會派之鬥爭,最後國粹派崩潰,他們正好以社會派的眼光關懷本土地道文化。受中文運動、左翼思想衝擊,學運的末期,經濟起飛的大環境下,他們要『搶位』,建立新的香港文化。石人、王亭之、李怡、胡菊人等文化人擲地有聲,代表一種舊有的、保守的意識形態,霸佔陣地。58年出生的一批『新文化人』對此不滿,以《信報》、《財經日報》為基地,向舊文化人宣戰,引起意識形態鬥爭。這群『1958』引介新馬克思主義、Michel Foucault、Yuppies等,真正帶動整個80年代香港文化,一代人露放光芒,個個都是『大佬』。」朗天正是跟這些「大佬」出道的。

生於1965年的朗天,因為中英聯合聲明後,左派形勢大好,85年加入《文匯報》,做硬新聞,至1997後才轉做副刊。「我覺得『1958人』真的很厲害,作為建立香港本土的傳媒推動者,他們工作很嚴肅,訂立規則,讓後輩有所依循,深具『大佬』風範。我們邊做邊跟,蕭規曹隨。」

「90年代初,我要為『大佬』找接班人,向後一望,便看見1969年。」在朗天眼中,1969是另一個神奇的年份,恰巧是潘國靈、湯禎兆(阿湯)、文晶瑩、盧燕珊等人的出生年份。朗天認為心態是可以調節出生年份的差距,於是李照興(Bono)雖生於66年,但朗天總覺得他是69年,因為出道較遲、心態年輕。梁文道雖生於70年,但出道早,也可視為69年。董啟章67年,但完成碩士後才出道,所以也是「69人」。就這樣加加減減,朗天湊合了一代「光芒四射」的「1969人」。

......

朗天既出道較早,跟「大佬」的時間較長,他不接棒,反過來硬要較遲出的「1969」接班,他解釋「1965」只是輔助性的,幫助「1958」發功,幫忙spot後輩。「我只是敬陪末坐,陪太子讀書,對上行先死先,對後是墊底。『1965』注定是這種命,電影界也如此。」我不禁問句為什麼﹖朗天說﹕「我不想訴諸神秘學解釋。」

不是人人能陪跑,朗天說「1965人」的優點是「對上EQ高,對下夠親和,能建立人際網絡。」命該如此,朗天豁達地說﹕「我不夠『1958人』厲害,不行就不行,要認命,要謙虛,何必酸溜溜地問人為何不spot我﹖我們『1965』做不到,自然期望『1969』成為新的『大佬』。『大佬』不能換得太快,十年就差不多。我只能做軍師。」這個軍師還預言﹕「依我觀察,65與75都是陪跑的。65陪69跑,75理應陪79跑,可惜社會發展不是固定的,我看不到1979有一代人出現,質素差很遠,可能是社會遲熟了,暫時未冒出來。當然也可能是香港社會創意貧乏,發展停滯。」

......

明報 3月20日,全文

--------------------------------------------------------
386系列其他專訪:

帶菌者李照興 明報 3月 13日
矛盾一身潘國靈 明報 3月 6日
曖昧知道分子 湯禎兆 明報 2月 27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