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性別

三嘆

廣告

廣告

唉。

(1)
城中每多事,該說活著真好,還是活著真累?我是寫的慾望早超越身體各色之慾了。轉化到論文的話,可望有成。

言歸正傳。

中大學生報情色版其中一期因刊出數題涉及亂倫、動物戀的問題,整份刊物被中大校方禁止再出版,編委將面臨處分。另,此刊物更有可能被淫褻物品審裁處評為二級不雅物品,編委將可能面對刑責。

又是性惹的「禍」。但始終認為,癥結在欠缺能夠辨別差異的能力。這種能力,是需要時間、討論、沉穩、深思,來培養的。牽動的是整體既有的輕率、不問究竟的文化,及幼稚的二元思維。

關乎性的議題,在香港得到如此滑稽的展現,正在於其不得討論。結果就造成要麼一有個性字就見光死,要麼就是嘩佢露點喎嘩佢露毛喎嘩佢地做喎﹗嘩嘩嘩。

(唉,做咗幾十年人,都仲對別個個體的肉身有毛有點有慾而驚為天人,歲數都活狗屎上去了嗎?)

要解開這個死結,我們需要的,正正是如何去談性的討論嘛﹗

連談都不能談,又如何辨識箇中多種的性態度、性價值觀呢?又如何梳理箇中涉及的複雜權力與慾望的邊界呢?

對學生報問卷中某些題目不能接受(我亦對部份題目的內容處理不盡認同,認為需要改善,但並不認為那是犯錯,更反對因而要進行處分﹗),那不是應該把編輯找來開個會,大家面對面把問題說個清楚嗎?這才是互動的過程,也是深化議題的機會,及理應如此的方法。

但我們可愛的同學與校方,是如何回應呢?

同學被滿腦子的市場邏輯鼓動得理直氣壯,大呼回水﹗哈,如前說過的,我們的強項是消費者權益。

校方呢?也來個強政厲治,禁與罰﹗哈,這辦的是哪門子教育﹗?

結果我們又回到起點︰要麼見光死,要麼嘩嘩嘩。

為什麼學生和校方,第一個反應,竟然不是呼籲搞個公開討論會?校園不理應是最適合、亦最容易促成此類討論的空間嗎?但這個合理的期望不但沒出現,換來的反是一些同學、校方、傳媒與社會人士的著力打壓與嚴懲。我們的確要去問,大學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而我也好奇,在周邊上起勁罵道德淪亡的,有多少真的看過學生報的情色版,不只是看畢整份問卷,而是看過一直以來出版的內容,才作出判斷?

(2)
正因為與性相關的議題根本沒有可以正常討論的空間和機會,所以性議題涉及的各種面向,才會輕易地被概括為一,也只有一﹗

也故此,是次中大學生報的情色版,在輿論中可輕易與幾年前的迎新營事件、森小的最想非禮事件一併還原為一、同質而論。正正因為缺乏對性議題、對性態度的討論,這些事件就永遠被困綁一起,all or nothing,要就要晒,禁就禁晒。我們需要的,是能辨別事件性質及當中差異的能力。

同理,色情物品及其生產,涉及的也是多種性價值觀和多重的生產關係,絕不能一概而論。當我認為色情不應禁時,並不代表我同意行業中的所有產物與生產過程。最簡單、最粗糙來說,作為一個女性,我是無法接受大多數的日本四仔,那些以女性為器官玩物甚至凌虐對象,並從中得到性快感的色情產物。我是不會被說服,那些叫做(女)性解放的。相對來說,歐洲的色情文化,會較多著重參與各方(包括男女)在性事中得到的歡悅。

性不是一﹗色情也不是一﹗

要能擺脫幼稚的all or nothing的對世事的想像,討論,及再討論,是讓議題及議者都能變得成熟的唯一方法。

當我不贊同A的時候,請別自動把我過戶到B。當我認同B的時候,也請別想當然地以為我也必認同於C。

辨別差異的能力。

唯一可以也必須確認的,就是香港的確是一個頗原始的社會,發展的需要真的是迫切的─不為經濟服務的文化發展。但只要回顧了一百多年來她是如何走過來的,你或許就會諒解。文化、思想的發展,只能是小心翼翼捧著慢慢走的,如龍應台提過的手中細瓷。

唉。

(3)
除了個齊天大聖老孫,吾等能寫會罵的,又誰個是石頭爆出來的?又何來要如此污衊、厭惡自己的源頭。性,生命之源啊,愛之還不及呢,何污衊其至此?(寫完呢句,又即刻好驚︰咁你即係同意與生育無關的性不應存在喇﹗唉。)

工時最長的香港人,大好假期當前,不妨找個好伴侶,去做一場快樂的愛吧,比買一本猥褻的乜周去偷窺意淫,要痛快和健康得多﹗

我呢,倒真是要好好戒一戒外攀之欲,專心做好當下的正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