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肥力

黃力以前叫肥力。不想跟Felixism Chan撞筆名,改叫黃力。 網誌

環境

誤墮顏冊中

廣告

廣告

20070904-facebook1.jpg

七月起先後碰上三個有關「顏冊」(Facebook)的邀請或問題。頭一個是邀請,後兩個問題問法大同小異,都在問「你在用Facebook嗎」。起初很是猶豫:六七月時一些相識紛紛在twitter開戶寫短記,這回又有Facebook,而開戶後又要花時間灌溉投入免得荒蕪,既在用若干款網上聯絡工具,為何還要再多闢一塊新園地呢。但最後還是把持不住。第三個朋友問我有否在Facebook開戶後第二天,也就是上星期日,首次連上Facebook。對熟用各式網上服務的朋友而言,在「顏冊」登記並不複雜,開戶後系統請我連接某個特定網上電郵的地址簿,讀取地址簿後,我就踏出建立Facebook人際網的第一步。

讀取地址簿,也就是讀取一些資料或數據,廣義來說就是將一些東西引進來,而Facebook的設計也容許不少外邊的人事物走進來。讓人開戶開友儕網絡開群組自是把人事物帶進去,而讀取地址簿,或讓用戶開發一些能在Facebook平台使用,甚至能將其他個人網上數據庫(如豆瓣或anobii)資料引過來的小應用程式,也說明了Facebook吸收特定人事物的能力。Facebook的應用程式隨手可取,只消搜索和做一些簡單的設定,就可隨心在自己的戶口使用,設定過程遠比設定其他常用軟件,或在泊上加個有趣的plug-in容易,出錯機會也大大減少。

應用程式設定容易又難出錯,用時亦容易得很。在「牆」(Wall)上留言跟使用其他的網上留言小程式沒甚麼分別,各類送小虛擬禮物或消磨時間的遊戲應用程式操作亦不複雜,點擊幾下滑鼠就已成事,方便程度幾教我懷疑應用程式的編寫者是否約定要為用家們養懶。其實網上留言、送賀咭、送禮或做小遊戲絕不新鮮,但以前做這些事時,往往要穿梭不同的網站,登入數次(如果懶得登出,直接往下一個網站的話),或在同一個網站的不同頁間跳躍,待網站慢慢下載要用的應用程式方能成事。如果說穿梭不同的網站有如購物時逛多個大市集大商場,在同一個網站裡奔波就是逛百貨公司,用Facebook就像走進一間百物俱店的小便利店或雜貨店,不須多走動就能滿足自己的需求,一站式的網上服務在此實現。

應用程式花樣眾多,使用過程簡單,用家也可隨便選用,並可自由調整各程式在自己網上陳列頁(Profile Page)的位置,做一個只能經瀏覽器看到的個人陳列室。除這兩項外,顏冊另一種貼心處,就是方便尋人。Facebook要求用戶實名登記,便利一班以實名記相識的用家:只消拼對實名,找人通常不會太難。不過若只識網名化名綽號,找人就難多了。話得說回來,找到久久不通音問的相識後,距離似是因重認而拉近,但彼此的溝通會否增多,應不能全仗Facebook和應用程式。

影響彼此溝通的因素還有時間。雖說Facebook甚得用家歡心,但畢竟它與網上其他工具,以至生活各項,都在爭用家的時間精力,送禮留言給對方,對方也未必及時或在短時間內(數日好吧?)回應。另一時間因素就如李學斌起題〈新屎坑〉所暗示的——廣東俗諺說「新屎坑,三日香」,顏冊對不少人而言還是新玩意兒,當到了今年耶誕,明年春節,以至一年後,大家用Facebook的興致會否仍如今日?十二三年來互聯網工具不斷推陳出新,十年前開始流行的ICQ,在今天的香港已被MSN Messenger佔去大半壁江山。我近幾天打開ICQ,見到在線人數寥寥無幾,似也預言Facebook被另一物事取代時的光景。

然而,顏冊當下的確秀麗,生機勃勃,我們或者只能在今時盡興。

延伸閱讀
網絡暴民:Facebook 抓緊人脈網
Wesley:四海之內皆兄弟
李學斌:新屎坑
香港電台「思潮作動—文明單位」節目:社交網站 「友」目共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