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獨立媒體@2007

廣告

廣告

承接06年底的天星運動,獨媒民間記者,以又參與又報導的方式,把中環填海區規劃的程序問題、規劃問題和背後主導力量(解放軍碼頭/摩地大廈),搬到互聯網的公共領域裡討論,推動人民規劃的概念,成為所謂「保育潮」的一部份。天星皇后以外,民間記者亦關注其他舊區(觀塘大角咀灣仔)的重建問題。

介入運動的其中一個副產物就是對警權感受更深,尤其是自鄧竟成上台後,警察更頻繁地以對付黑社會的手段對付民間團體,包括集體拘捕、跟蹤、竊聽、羞辱被捕者身體、濫用襲警罪等等,既違反人性,亦侵害人權。

因為獨媒部份成員及讀者是中文大學校友,使我們好像離不開這所大學的校園。繼去年保樹立人,今年再跟進校園發展規劃,我們發現,若同學及校友不主動監察的話,大樹、舊建築都保不住。除了環境,校方高層更幫董建華塗脂抹粉,亂頒榮譽法學位,同學及校友組織示威及其餘波,網站均有詳細跟進。

互聯網是我們的空間,當然要關注互聯網的知識產權法例,若下載刑事化、設立過濾系統、定額賠償等建議一旦落實,香港的互聯網自由會陷入萬劫不復之境地。我們除了報導,於年初更組織論壇,並登門造訪當時的「工商及科技局」,交了百多份意見書,不過至今音訊全無... ...

除了知識產權外,淫審制度入侵學界與互聯網,我們的編輯以身試法,竟然試出一大堆荒謬絕倫的程序和執行問題,除了踢爆外,我們會以法律和民間壓力,繼續跟進,大家拭目以待。

為了捍衛我們的自由,我們於七一遊行沿途派發特刊:捍衛自由,寸步不讓!

此外,隨著所謂經濟的知識轉型與文化轉向,政府與商界的大手終於伸向文化這個尚未開發的領域。但政府與商界轉向文化,換來的可能只是新低價與新自由主義化。我們除了報導(例如報導康文署對轄下博物館保安員的剥削情況、對美荷樓煎皮拆骨式的創意工業改建,更於今年發起"扺制文化工作新低價聯署─致香港藝術發展局",為文化界爭取權益。

國內網絡維權及公眾討論,波瀾壯闊,我們就個別事件,如廈門反PX示威工人權益等,亦會繼續跟進,只是資源有限,很多報導未見完整。希望未來多作改善,畢竟,中國沒有民主與自由,香港亦難有好日子過。

我們雖然力量有限,也想跟地區內獨立媒體力量連結。七一期間,我們邀請在國內因採訪「最牛釘子戶」而聞名的周曙光來港採訪,互相認識,十一月,我們資助了馬來西亞的朱進佳前往印尼,採訪當地的社會運動及政治狀況。

誠如很多人指出,獨媒對主流新聞比較冷漠,缺乏人手資源是永恒的問題,把人手放在非主流議題也是一些考慮。但是,今年區選的結果讓人覺得香港政治危機重重,在遙遙無期的普選議題上,香港市民再一次被建制、政治評論員和主流媒體愚弄,被誘騙接受這個「和諧」了的政治現實,我們相信,介入主流新聞看來是必然的路。我們暫且後知後覺地做了一些區選訪問(何秀蘭, 鄺俊宇),今後再作部署,再戰江湖。

三周年,希望對自己的社群了解多一些,也做了一系列的民間記者訪問。為未來籌謀,儘管財政緊絀,我們最終還是買了自己的伺服器,搬到新的數據中心,希望資訊科技成為大眾市民更好的武器。

摸著石頭過河,希望大家能同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