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還我們權利與尊嚴--中國訪民致兩會公開信

廣告

廣告

訪民領袖劉傑誓將絕食進行到底
作者:信實 文章來源:維權網 更新時間:2/27/2008

(維權網信實報道)多次聯名上書的上訪維權領袖劉傑今天在齊齊哈爾勞教所中會見了前去代理她案子的律師李敦勇先生與自己的丈夫付景江先生。她向兩位表示要將絕食進行到底,直到農墾勞教委依法解除對她的非法勞教。

今天上午9點鐘,李敦勇律師與付景江先生趕到齊齊哈爾市勞教所,見到從昨天早上9點半對外宣布絕食的劉傑女士。當李律師與付先生勸她停止絕食時,劉傑說:“我要一個人抗爭到底,以死來推進中國的法治建設。如果你(付先生)不同意我抗爭,那我們就只好離婚。”劉傑的話表達了她誓死不屈,討還法律公正的決心。

律師與付先生看到劉傑身體不好。劉傑因上訪曾被黑龍江農墾截訪人打傷,導致雙眼外傷性白內障,左眼已經失眠,右眼只有0.03的視力,人站在面前就只能看到一個影子晃動,根本看不清人,急需保外就醫。然而上次體檢勞教部門居然說她是病變性白內障而不給她保外就醫。劉傑同時還有膽囊炎,心髒病,根本無法承受勞教生活。目前她的絕食隨時有可能導致生命危險。

懇請國際國內良知人士高度關注。20080227

劉傑急需保外就醫——劉傑女士絕食第5天
作者:忠誠 文章來源:維權網 更新時間:2008-3-1 19:16:38

(維權網忠誠報道)10年上訪、多次聯名上書中國兩會及中共黨代會,提出落實憲法權利、廢除勞教制度等要求的黑龍江農墾訪民劉傑雙眼嚴重外傷性近視,急需保外就醫。

2003年7月劉傑在北京上訪時,被黑龍江農墾截訪人員抓住毆打,致雙眼
嚴重受傷。她在被關押一個多月獲釋後,當年
9月25日到醫院檢查,確診為外傷性白內障,視力只有0.1。去年10月因聯名12,000多名訪民上書中共17大,於10月11日被黑龍江農墾當局從北
京截訪抓回,關押於北安市拘留所中,11月12日,黑龍江農墾勞教委對劉傑作出勞教1年半的處罰,目前關押於齊齊哈爾市勞教所。

2007年11月29日,齊齊哈爾勞教所對劉傑進行身體檢查時,也確診她雙眼高度近視。事實上目前劉傑的左眼已經失明,右眼只有0.03,急需到北京同仁醫院作手術治療。但黑龍江農墾勞教部門居然對此正當要求置之不理,拖延至今。

劉傑女士於今年2月26日上午9點半對外宣布絕食,提出3點要求。27日
她的代理律師李敦勇先生與她的丈夫付景江先生到勞教所中會見她,見她身體非常差,雙眼對面前1米的人只能看到一個晃動的影子,可見情況已經極為嚴重。劉傑
女士對自身被不公對待表示強烈抗議,要求黑龍江農墾部門依法還自己自由。

目前劉傑女士已經絕食到第5天了。以劉傑女士的剛烈性格,她極有可能為捍衛自己的正當權利堅持絕食到底。維權網在此懇請外界高度關注,敦促黑龍江農墾盡快為劉傑女士辦理保外就醫。

齊齊哈爾勞教所電話:0452-2699027;0452-2699050
劉傑丈夫付景江先生電話:15004549591
劉傑代理律師李敦勇先生電話:13691223900
20080301
=================================

還我們權利與尊嚴

——2008:中國訪民致兩會公開信

全國人大代表
全國政協委員:
你們好!

當此一年一度的“兩會”召開之際,我們這些權利受到嚴重侵害,在社會中得不到應有司法救濟而被迫走上上訪之路,且在上訪中又被進一步剝權甚至奪命的訪民,再次向你們這些代表著我們利益與權利,承擔著參政議政責任的代表與委員們,陳述我們的境況,發出我們的呼吁,希望你們真切地了解我們的心聲,知道我們所處時代的真實情況,認真履行好你們的職責,以不辜負你們的身份!

作為中國第57個民族的“訪族”目前究竟有多少人,尚無任何一個部門有著精確的統計,由於這個群體的不斷增加,也使得任何統計都是暫時性的。僅據我們訪民自身通過各種途徑掌握,中國目前上訪人數應該在一千萬以上。一千萬,對於中國13億多人口的確不是個大數,但如果考慮到其分布的廣泛性——遍及全國所有城鄉,層次的多樣性——幾乎涵蓋社會每個層次的人,時間的持久性——有幾年到幾十年的上訪人,影響的深遠性——深刻反映著社會存在的各種問題與矛盾,等等各方面因素,這個群體不僅不能被忽視,而且應該給予高度重視。因為我們訪民的人權狀況就是中國人權最真實的寫照,我們訪民反映的問題就是中國社會深層而全面的問題。可以說了解中國訪民的情況,就是洞悉中國最直接的窗口,而如何解決訪民的問題,也就是如何醫治中國今日社會病症的問題。

我們上訪群體的產生源自於中國行政侵權與司法侵權的普遍存在。近十幾年來在城市拆遷、農村征地、企業轉制、軍人安置、職工保險、司法不公等方面,存在著大量被侵權的群體,制造出農民無地種,居民無房住,職工無崗上,轉業無業就,老病無保障,司法造冤案等等慘狀,加上歷史上多次政治運動受迫害而沒有給予公正處理的群體,彙集成了中國目前上訪的主流。


們之所以走上上訪之路是由於現在社會沒有提供有效維護我們權利的法律救濟途徑。當我們的權利受到來自權力的侵害後,由於權力左右司法,因此我們沒法通過當
地的法院來討還公道。我們通常是在權利被權力侵害後,在試圖通過法律途徑來討還權利時,又進一步受到法院的司法侵害。不得已,我們依照中國《信訪條例》,
走上了向上級乃至北京中央政府投訴上訪的道路。

我們上訪既有《世界人權宣言》中關於“人人有權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以及在財產、信仰、言論等方面權利不容侵犯的規定的依據,同時《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35條“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游行、示威的自由。”與第41條“公民對於任何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有提出批評和建議的權利;對於任何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的違法失職行為,有向有關國家機關提出申訴、控告或者檢舉的權利”,
也給我們上訪提供著法律支持,還有《信訪條例》規定“本條例所稱信訪,是指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采用書信、電子郵件、傳真、電話、走訪等形式,向各級人
民政府、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工作部門反映情況,提出建議、意見或者投訴請求,依法由有關行政機關處理的活動”,而其中采取走訪形式向上級反映問題或投訴就是
通稱的上訪,這也給了我們上訪以明確的界定。可見我們上訪維權是符合國際國內有關法規的,是受法律支持與保護的。


們訪民所反映的問題,根據2003年國家信訪局局長周占順接受《半月談》雜志采訪時所說:“當前群眾信訪特別是群眾集體信訪反映的問題中,80%以上反映
的是改革和發展過程中的問題;80%以上有道理或者有一定實際困難和問題應予解決;80%以上是可以通過各級黨委、政府的努力加以解決的;80%以上是基
層應該解決也可以解決的問題。”可見,我們訪民反映的絕大部分問題是合理且應該解決卻沒有解決的問題。而另據中國社科院一份調查顯示:“實際上通過上訪解決的問題只有2‰。有90.5%的是為了‘讓中央知道情況’;88.5%是為了‘給地方政府施加壓力’”。如此微乎其微的解決量,與4個80%的對比,可以看出這個社會討還公道維護權利途徑的缺失,可以想到我們上訪群體面臨的困境與受到的極端不公對待。

不僅如此,我們上訪群體所反映的問題由於通常都與地方權力的腐敗有關,所以在上訪中常常遭到權力主導下的進一步迫害,如威脅、監控、跟蹤、騷擾、軟禁、毆打、關押、拘留、勞教、判刑、關黑監獄,關精神病院,甚至有的上訪者還被權力部門雇佣黑社會追殺在上訪路上。在這方面最近“維權網”公布的一份民間調查報告——《血淚上訪路——上訪調查報告》,詳細地列舉了有關迫害上訪群體的情況,其中兩份調查顯示上訪群體中40%左右遭到過拘留勞教與毆打,而3%多被關過精神病院。可見我們上訪群體的悲慘遭遇,可見我們沒有起碼的人身自由與生命、財產權的保障,也由此可見這片土地上的人權災難。

在人類社會發展到21世紀的今天,在一個自稱繁榮崛起的國家,居然存在著如此大規模的人權災難,這顯然是與文明社會相背離的,是生活在這個時代的人們都應該高度關注與警惕的。作為這個國家的人民代表與政協委員,對於發生在身邊的這種災難難道沒有義務設法出面制止?

胡錦濤先生當政以來,先後提出過依憲治國、科學發展、構建和諧社會等口號,也多次提出要推進中國的政治改革與民主建設,同時在剛結束的中共17大上還專門提出尊重公民的表達權,這應該說是符合我們訪民意願,也是反映時代發展要求的,然而現實中卻依舊是對上訪群體殘酷鎮壓與無情打擊,一批批訪民被無端關入黑監獄、送入精神病院,以及被勞教、判刑。這種現實與口號的嚴重反向,使得我們訪民深感失望與痛心,並且因此產生強烈的被欺騙感。

在中國即將迎來舉世矚目的奧運會召開之際,我們這些深感人權被侵害而又無法找到相應救濟的訪民認為:如果一個國家連基本的人權都不能保護,那顯然不是一個現代文明的國家,而生活於其中的人也不能稱其為現代文明意義下的人,甚至都不能稱為完整意義上的人,而奧運會應該是文明規則下的文明人類的競技游戲,那些沒有現代文明精神的國家顯然是不配參與其中的。作為舉辦這屆奧運會的東道主國家的公民,我們希望自己擁有完整意義上的文明人類的人權與尊嚴,唯有如此,我們才會真正感到自己與他國人的平等,感到自己與他們是同類,而不是異類,也才感到自己參與奧運慶典的相配。

為了讓世界人權也內含上中華民族,為了讓《憲法》賦予我們的權利不至懸空,為了讓胡錦濤先生的口號得到兌現,為了讓我們能尊嚴地享受現代人的稱謂,為了讓我們能自信地參與奧運的慶典,也為了讓我們的人權災難從此中止,我們強烈呼吁“還我們權利與尊嚴”。為此我們訪民具體要求如下:

一、落實《世界人權宣言》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賦予公民的基本權利,保護公民的言論、出版、集會、結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依法批准我們訪民成立“互助自救會”,准許我們創辦陳述冤情的網站、報紙與刊物。

二、廢除違憲的勞教制度,釋放一切被無辜關押的上訪者。清理針對上訪群體的黑監獄,學習班,精神病院,讓那些被非法關押的訪民獲得自由。

三、修改《信訪條例》,終止一切阻止、打壓上訪的行動。現行《信訪條例》在屬地管理、6條禁止性規定與代表不得超過5人的條款上,存在嚴重違反法治精神的問題,必須修改。任何打壓上訪的行動都是違反《憲法》與《信訪條例》的,因此必須嚴禁地方政府的這種違法行徑,並追究有關官僚的責任。

最後,我們訪民預祝出席“兩會”的人大代表與政協委員能尊嚴地承擔起自己的職責,在這次大會上彰顯出做人的良知,展示出現代獨立人格的風範,做一個無愧於歷史, 讓你們後人感到驕傲的人!

2008年2月27日發

附《公開信》簽名材料:
截止2008年2月27日15:21,合計簽名人數為:12709人
簽名仍在繼續中。

公開信發言人:
趙景洲(黑龍江上訪人):電話15904604879
王桂蘭(湖北上訪人): 電話:13522439281
付景江(黑龍江訪民領袖劉傑丈夫):電話:15004549591
程英才(河北上訪人):電話:13439125975
王玉冰(黑龍江上訪人):電話:15904635160

全國進京上訪個人簽名總人數3601人
其中被非法關押毒打人數1312人
被拘留人數1042人
被勞動教養人數184人
被關進精神病院人數122人

各省人數:黑
龍江749人,河北472人,河南374人,湖北316人,遼寧298人,山東277人,山西206人,湖南122人,上海95人,江蘇82人,內蒙68
人,甘肅63人,四川59人,吉林55人,浙江50人,寧夏46人,新疆45人,貴州41人,天津39人,江西36人,陝西35人,安徽28人,重慶27
人,廣西21人,雲南20人,北京11人,廣東8人,海南4人,青海4人,共計:3601人

各省集體訪:
黑龍江遜克縣農民林地問題560人
黑龍江寶清縣連豐村農民失地問題594人
黑龍江寶清縣尖山子鄉銀龍村失地380人
黑龍江木蘭縣新民鄉新勝村失地(6000畝)與被克扣直補款農民603人
黑龍江齊齊哈爾市企業轉制養老保險338人
黑龍江雞西市正陽煤礦轉制養老金問題787人
黑龍江省未結案人員286人
河北槁城市東城街150戶全體村民500人
山東煙台市福山區被搶占土地(6000畝)農民2500人
湖北恩施市商業改制下崗職工300人
湖南江永甘益村集體山林問題1600人
河南省信陽市淮濱縣城關鎮398戶因災後搬遷補償款被侵占1610人
共計9108人

兩項合計:3601人+9108人=12709人

湖北訪民王桂蘭半夜被抓走
作者:信實  文章來源:維權網  更新時間:2/28/2008 1:07:17 AM

(維權網信實報道)昨天,12709名訪民致信即將召開的中國“兩會”,強烈呼吁還他們“權利與尊嚴”。今天凌晨0點剛過,公開信發言人之一、湖北訪民王桂蘭在北京住處被湖北省公安廳警察抓走,下落不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