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老B: 三十年的固執----「社會保障九大簋」

廣告

廣告

作者: 老B : 迷你噪音

或許,每一個在參與社會運動的人,心中總有一些難解的、固執的,…… 堅持!

以我所知,工運詩人阿藍,就很堅持要爭取八小時工作制。每次一說起工時過長的遺害,他就會激動起來。每次,他也會再問,可否把他那為「八小時工作制」而寫的詩,《一首低沉的民歌》,譜成歌。然後,他又再用十多二十分鐘,重複說一翩,八小時工作制對工人的重要性。

對我來說,我想,我對「退休金」有著同樣的固執。

該是1977年吧,香港的基層團體提出了一個《社會保障綠皮書》(註1),提倡以「社會保險」模式,保障全港市民九大基本需要:工資、失業、退休、工傷及職業病、醫療、分娩、傷殘、家庭收入、進修,名曰「社會保障九大簋」(註2)。聽一位前輩說,那時一眾團體基於策略上的考慮,決定將「九大簋」斬件拆開,各項逐一來發動爭取運動。這個基層團體的社會保障宏願,就這樣一直延續了三十年,起起跌跌,卻一直未完。

終於,到了八十年代,勞工法例修訂,逐步增加了分娩假期和分娩假期津貼,工傷及職業病條例亦出台,針對低收入家庭、傷殘和長者的「公共援助」(後來再改為「綜援」)亦建立了。「九大簋」中的四項:分娩、工傷及職業病、傷殘和家庭收入,都算有了一點進展,但卻始終沒有建成「社會保險」制度,多項保障都是由僱主或政府支付。

我是在1985年開始,參與了爭取退休保障制度的運動。開始時,運動是想爭取設立「中央公積金」。當年的前輩說,策略上是希望先令市民接受參與供款的制度,再逐步由「中央公積金」過渡向「社會保險」制度。

那場爭取運動也真不簡單,推動了多個區議會作出議案投票,表態支持設立「中央公積金」,我也有份撰寫過一兩篇議員發言稿呢。當年區議會剛成立不久,港英希望建立其民主形象,面對多個區議會表態,政府不能完全漠視,頗有壓力,結果,政府提出了「長期服務金」作為回應,說是可以發揮退休保障作用。

爭取「中央公積金」運動沒有成功,結果得到了一個古怪的「長期服務金」。到八十年代尾九十年代初工廠北移,很多長工齡的工人都遭遇遣散,而「遣散費」與「長期服務金」是二者只可收取其一的,很多工友最後只好拿遣散費。苦笑!原來,工人若是遇上遣散,「長期服務金」只會是個虛有的數。

當時,「長期服務金」是要工作滿五年才有資格領取的,有僱主就故意在工人未夠五年工齡時,就作出解僱,用斷工齡的方法來逃避支付「長期服務金」。我那時在工人服務中心工作,看著很多工作四年多的工人被老闆解僱,隔一段日子,卻又重新聘用,十分無奈。「長期服務金」的所謂退休保障作用,結果完全是空話。


概到了1992或1993年吧,「長期服務金」是退休保障的說法再也站不住了,政府就用監管私人企業公積金的條例來拖拉了一下,但也迴避不了低下階層的退休保障空白,加上綜援的長者個案開始增加,政府終於要接受現實,在1996年建議設立一個有社會保險含意的「老年退休金制度」。

還記得,當年是由人氣正在急升的高官林煥光負責推廣宣傳。我甚至見過他親自出征,在晚間去到葵涌區一屋村球場上出席座談會,爭取民眾支持。

可是,民間團體之間出現了一些分歧。工會那邊,由於會員中有很多是已有個別公司的公積金,對於要供款,共同承擔當時的老人家的生活(這是社會保險制度的一個重要特色)有點遲疑。在勞工團體之間,則大部份是社會最底層的工友,一直都沒有大公司的公積金,勞工團體便傾向原則上支持「老年退休金」,只提出希望政府參與供款,和調高退休金的金額。而當年全力反對而又最強的聲音,是自由黨。

商界因為抗拒供款,漠視老人貧窮,是大家預料的。但想不到,在九十年代中這個時候,提出社會保險式的退休保障制度,卻剛好牽動了正在漸漸壯大起來的中產階層的公積金利益。「社會保險」制度,可謂生不逢時,中產人士罵
政府的建議是強迫儲蓄,說出「自己的老人由自己來養」等話,一下子就忘記了上一代人,在缺乏任何保障或福利回報中,為小海港開荒的辛勞付出。

雖然有反對聲,但民間調查是顯示市民反應很好的,而且這次是由政府主動提出有人口老化問題,並已預視有公共援助開支壓力了,這種形勢下,也許「老年退休金」仍是有機會可以闖關成功的。

只可惜,在最後關頭,也是最要命的,是陳佐洱代表中方利益,提出港英搞福利,是「車毀人亡」的政治陰謀。本來一個好好回應社會需要的政策,被打成了政治炸彈。今天回望,當年一個政治動機的疑案,就害苦了整整十年長者的生活。

又一輪檯面檯底談判交易,港英放棄了「老年退休金」,改推今天我們在承受的,養肥銀行和保險公司的,家庭主婦和今天的老人無份的,低薪工人保障不足的,仍是與「長期服務金」互相抵銷的,總之,就是問題多多的,「強積金」。

「老年退休金」因中英政治而胎死腹中,工會也樂得擺脫「老年退休金」可能引起的內部分化。勞工團體呼籲杯葛「強積金」,工會說,有總好過無,尊重會員意向,結果投了支持政府的一票,讓「強積金」上馬,讓政府在退休保障上,終於作了個勉強的交待。繼1986年「長期服務金」後,1996年「強積金」這一晃,又足可拖延退休保障十年了。

題外話:我對工會的痛心,除了在退休保障上,還有在1997年的,以放棄「不公平解僱法」交換「集體談判法」獲通過的那一役。不過,我對工會始終仍是有偏袒的,他沒有認錯,我卻原諒了他。

又三年,老人貧窮越來越顯眼,「強積金」是遠水不能救近火,2000年後,老人綜援不斷急升,成為了綜援最大戶。政府左閃右避,竟拿失業綜援家庭和單親綜援家庭來作替罪羔羊,指他們拖累綜援,先減援助金,又力逼他們脫離保障網,卻不坦白承認,是三十年退休保障的疏漏,導致了綜援開支急升!

政府來了個四兩撥千斤,那千斤,壓在綜援戶的頭上。1996年,是商界和中產階層罵「免費午餐」,2004年,竟然是基層市民也破口大罵「綜援養懶人」,我心痛得哭出來,寫了《一樣的雨水》一歌(2005年9月22日radioblog上播的歌)。

我從當年作為一個年青人,因支持社會保險理念而投入運動,到今天,連自己也要開始想退休問題了。前年,我喜聞基層團體又再重整旗鼓,推動新的退休金政策方案(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我樂意參與其中,寫歌打氣,勞協姊妹來寫詞,我們在行動中一起高歌。

我固執著退休金,也未忘「九大簋」。三十年了!這個星期日,是前輩也好,是新丁也好;老中青,失業的,退休的,靠綜援的,打苦工的,男的女的;都出來彌敦道走一轉吧!

==================

保安、清潔工會邀請你參加:
3月16日 全面立法最低工資大遊行

職工盟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與清潔服務業職工會將於2008年3月16日發起「全面立法最低工資大遊行」,爭取在今年內全面立法制訂最低工資,保障全港各行各業的所有低薪工人。

日期:2008年3月16日(星期日)
集合時間:下午2時正
集合地點:深水埗楓樹街球場
遊行路線:楓樹街球場→彌敦道→榕樹頭公園(乘車)→中環匯豐銀行→政府總部
《詳情》

註1:當年政府公開徵詢意見時的政策文件,都叫「綠皮書」;進入決策階段的政策文件,叫「白皮書」。
註2:「九大簋」是廣東對一種筵席的稱呼。因為一共有九個餸菜,故有「九大簋」之稱。當年為令工人易於記憶,將社會保障九大項稱為「九大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