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牛山濤情愫 彩虹慶飄搖

廣告

廣告

二○○八年四月二十七日,台北市政府浩浩蕩蕩舉辦「市民聯合婚禮」。據稱,「聯合婚禮」的目的在於幫助大都市中的年輕戀人們,得以在公眾的見證與祝福下,完成結合。職是,公辦「聯合婚禮」一方面為了符合現代環保理念,簡化傳統東方婚禮繁複與鋪張的典禮過程,另方面以公開儀式,讓男女的感情有法律上的效力。

同期間,台北市政府民政局亦指出,○八年五月二十三日以後將取消「儀式婚」而改採「登記制」的認定方式。此後公開儀式不再為必要儀式,而使這場「市民聯合婚禮」成為公辦的最後一場,而「婚姻」本身,在現代社會中,也將轉型為現代律法體系的一種純粹合約性質的人際關係。

二○○八年四月二十七日,另場慶典現身花蓮牛山,一對女同志戀人採取傳統的儀式婚,以最繁複的方法,完成了兩個個體此後彼此相互照料的諾言。而自前一日開始,便有三百左右的觀禮者,從全台灣各大都市、鄉村、部落朝此匯集,參與這場少見的「同志婚」。

慶典選擇在花蓮一處山坡與海岸交錯的大草坪,從物理空間上將人群隔絕於都市消費空間外;採識別證的方式,避免不必要的凝視干擾;繼而,女女雙方受邀的同性戀、異性戀友人,得以從心理上完全放鬆,進入更純粹的境地,反省眼前兩人的關係建立。

對比於最現代化與西化的日常婚禮,由於彩虹慶典中的女女,一方現任教於「性別研究所」,另方長期關注台灣「外籍配偶」及「原住民部落」,因此反而選擇了以最「傳統」、最「地方化」的儀式,混合了本地漢人與原住民的儀式,並以古典的「禮物交換」,完成儀式主體與參與者的交流。

看起來弔詭,然而作為基進的運動,決定以「傳統儀式」進行而非單純認證(事實上在台灣也不具備法律上有效的可能性),反而可能因為主流社會感知上的「不可接受性」,而形成對本地社會「道德想像」的更直接挑戰,並且可能提醒了在西方式現代性底下,象徵性的戰場更勝於順從「現代律法」進行之鬬爭。

「禮物」原先的意圖,在於女女認為遙遠的路途已經另參與慶典者消耗大量金錢與時間,因此原意體諒主要處於社會「邊緣」的人群以更輕鬆物質消耗前來參與。然而,雖然這不是藉著消耗、毀壞大量物質來敦促邁向生產輪迴的人類學試驗,卻巧妙的將「慶典」抽往更純粹的「關係」的交換。

實質上是兩個獨立個體,宣示由於彼此的獨立而願意照料彼此、為對方改變的「婚禮」,卻以「慶典」之名擺脫習以為常的規律,事實上已經彰顯了女女挑戰規範的意圖。而慶典的諸多細節,則隱喻著對現代社會中,眾多已轉變為「習以為常」之律則的質疑。

牛山彩虹慶典網站:http://rainbowceremony.blogspot.co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