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蔡子強,你站在甚麼位置說話?

廣告

廣告

[作者/阿丙] 看蔡子強在五月廿七明報論壇版的文章《曾蔭權選舉工程祕笈》,心中滿不是味兒。文中論點的大意,是曾雖然必然當選,但也應顧及認受性問題,故建議曾應在選舉過程中 (必然當選前的幾個星期),面向群眾,不要只顧小圈子。

這樣的建議還可接受吧!可是蔡子強所言的面向群眾是甚麼意思呢?卻原來是 ‘洗洗樓’ 、派派傳單、跟巿民握握手、 ‘出席一下選舉論壇’ 等選舉公關策略,而這就是標題所言的選舉工程祕笈。

可是,這就是香港政治評論應有的態度與方向嗎?尤其本人實在不認為曾是一位理想的政治領袖,如看曾處理西九的手法,那只願躲在冷氣間,拒絕面對群眾的臭官僚架子,顯示曾的眼中根本不重視香港巿民的看法,如今蔡竟倡議一系列門面式的 ‘面對群眾’ ,只著重於獲取政治資本的技法而將認受性背後的理念與精神抽空,實本未倒置。

再者,在曾被 ‘投閒置散’ ,充當 ‘清潔大隊長’ 期間,其政治策略亦不無商榷處。其中亂拋垃圾定額罰款的提出,正面言是在 Sars 這非常時期,起警醒作用 (過後也應取消吧),讓大家更關注公眾衛生。可是這策略的一再擴大 (由罰六百變為千五,又加上針對公屋居民的措施) ,其政治動機卻教人憂慮。

英國文化研究宗師 Stuart Hall 便曾就戴卓爾的新右政策提出嚴正批判,指戴卓爾在面對國內社會與經濟困境時 (尤其越加嚴重的貧窮問題),並未提出解決新方案,卻誘導媒體聚焦於低下階層,將社會問題歸咎於諸如新移民、貧窮人口、失業青年等 (他們本是社會與政策問題的受害者) 身上,結果是將問題轉移,更帶來英國社會嚴重的社會分化。

而曾蔭權,似乎亦深諳新右的這套政治技倆。而蔡子強,又曾作出怎樣的政治評論呢?記得蔡的一篇政論文章,大意是讚譽曾這段時間的政治策略,在低谷時能韜光養晦,不斷賺取政治資本,結果以弱勝強。

看到這樣的政治評論,教筆者想到的,是葛蘭西對傳統知識份子與有機知識份子的分類。簡單而言,傳統知識份子是為當權者服務,維護現有體制,而有機知識份子卻立足人民與草根,擔當連結者角色。

可惜的是蔡子強這類政治評論,側重政治技巧與策略,權術的運用與政治角力的謀算;失卻的會是政治政策的深入分析,政治理念的闡述,及社會可以如何就政策作出回應與反饋的探討。

撰寫此文,不單為批判,更望蔡子強這類政治評論兼學者,在呼喚當政者 ‘面對群眾’ 之餘也要躬身自問,拿了公帤 (作為大學教授) 該向誰負責?在公共媒體發言的權力基礎是甚麼?政治評論的意義何在?希望蔡子強向有機知識份子的方向走,而不是步劉兆佳後塵。

編輯附加圖片來源

轉貼回應

回應 More and more academicians...
...getting lost.

How come the society could spend so much
efforts, so many resources to have them educated to drain more
resources from our society? How disappointed their teachers, their
parents and friends would be?

-- Frostig 於 May 30, 2005 04:13 PM (按此看回應全文)

強哉,蔡公!
蔡公子強"慾"當強秦李斯,還是佛羅倫斯的Niccola Machiavelli?
他為曾公蔭權進言,令人想起他老人家那本暢銷書的封面,肉麻乎,有趣乎?
讓鄙人也向蔡公進一言,日後再出巨著《新君王論》,蔡公不妨把封面那位君王,改作西九龍皇帝曾公,說不定,西九龍文化大計,又或者中央政策組,可以留番個位予蔡公,從此平步青雲,再上一層樓,任尚書房行走,屆時可喜可賀,實為香港知識界一大美事.

-- Gilles Deleuze 於 May 30, 2005 08:27 PM (按此看回應全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