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Ohmynews與Samsung: 作為時尚的民間記者?

廣告

廣告

〔文/阿藹〕早上會議完結之後, 混進會議的市民記者堆中吃中飯, 並與來自新加坡的市民記者聊天. 她對這次會議有點失望: it could have been better!

約70個國外市民記者和講者於6月22日抵達首爾, Ohmynews 的始創人 Oh Yeon Ho 親自歡迎. 第二天, 則分別參觀了
"無遠弗屆夢"的展覽, Samsung科技陳列室, Ohmynews 的編輯室和首爾市政府的河流整治工程. 首爾市長 Lee Myung
Bok 更簡介了他對首爾市發展的期望.

6月24日, Ohmynews 韓文版主要集中報導國外的市民記者對於南韓科技發展感到驚嘆; 新加坡的市民記者解釋說,
科技發展當然令人驚嘆, 但整個行程就像一個廣告時段. "想像你帶上眼鏡, 眼前盡是銀幕, 而我們只需要在空氣中按鍵,
便能打字和控制身邊的用品, 就像科幻電影一樣, 這當然令人驚嘆! 但驚嘆之餘, 這明顯是廣告安排."

Samsung當然喜歡市民記者這個概念了, 當每一個市民都是一個記者時, 就等於每一個市民都需要配備一套高科技的工具,
可以隨時隨地地拍照, 甚至即時進行視像式的網上新聞報導. 所以, 它當然希望 Ohmynews 市民記者的概念可以國際化, 因為這亦代表
Samsung 可以透過 Ohmynews 的國際化推廣其產品. 當 Ohmynews 與 Samsung 兩組力量結合後,
市民記者從一個充滿政治性的實踐, 變成一種文化象徵資本, 一種追求高科技, 把自我無限放大的文化時尚.

根據wikinews的報導,
當天晚上, 在五星級的晚宴下, Oh Yeon Ho 作出激情的演說: "我們來自不同的國家, 有不同的膚色, 但我們分享著同一個抗爭:
每一個市民都是記者", 而市民記者需要有 "可持續的生意模式" 去生存, 並提出要成立一個全球性的市民記者聯盟. 緊接著 Oh
的演說的是南韓資訊交流部部長的演講, 介紹南韓未來的資訊科持發展. 從這個會議當中, 看到媒體,
商業與政權三者的勾結(interlocking)關係, 使 Ohmynews 失卻了媒體獨立批判的性質.

首爾的媒體研究者 Yoo sun-young (我這次住在她家裡)認為 Ohmynews 代表著一種針對年青人的科技時尚,
但卻並沒有對媒介本身所隱含的意識型態進行自我批判, 這次它與Samsung的合流是最好的證明.
她又認為南韓的青年正好處於南韓政治氣氛相對比較自由的時期, 他們既自我又熱愛表達, 而 Ohmynews 正好為他們提供一個空間;
這本來是一個好現象, 但因為大家對媒體意識型態缺乏批判, 把媒體視為純粹的工具, 使這個媒體本身成為一個新的意識型態框架. 她認為外界對
Ohmynews 的評價過度高估, 其實在 Ohmynews出現前, 南韓已經有很多獨立的新聞報刊, 這些報刊的內容更具有批判性.

與本地 NGO 關係密切的網上媒體 Chamsaesang 更直接批評 Ohmynews 是新自由主義意識型態的載體, 不過,
南韓最大的市民運動團體 People Solidarity for Popular Democracy 的核心成員 ee dae hoon
並不認為自由派已經成為新的政治霸權, 因為右翼保守力量始終控制著主要的主流媒體與企業, 從這角度出發, Ohmynews
的確發放了民間個體的力量, 創造了左翼運動和右翼霸權之間的空間, 使政治運動能更多元, 最重要的是, 大家不能把它理解為一個終點,
而是一個政治性的過程.

(系列三為南韓NGO媒體Chamsaesang的訪問)

照片來自Wikinews

系列一: Ohmynews神話之破滅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寫得不錯,或這個網站辦得不錯,請捐款支持我們吧!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