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失瘋天使分析

廣告

廣告

電影:《迷失天使城》(Land of plenty)
導演:雲溫達斯(Wim Wenders)

《迷失天使城》(Land of plenty)的宣傳點子很爆炸。譯名:天使+三個字;劇照:角色凝視、埋身對手戲……東施效鬢得很無厘頭,卻又確能欺騙不少邊緣「天使迷」。電影完結後,走在我前面的女生在說:「這個將列入我近期十大爛片之一。」如果說是爛,最爛的不過是畫公仔畫出腸:一係唔講,一講就講道理的「位」。

電影「爛位」嘛,想說得別有用心,卻顯得有心無力;幽默可以,深度欠奉,如下例:

爛位:「我的電視壞了,沒人替我修理。這兩年來我看同一個台的節目,而我能做的,只是調校音量大小。」卧病婆婆說。「天使」的「神經舅舅」聽後,便為婆婆「修理」──大力拍打電視機(當時在播布殊發言)。及後,舅舅竟不藥而癒,不再神經。

分析:咁容易好翻,就唔洗做咁耐啦!
!!!
爛位:「天使」看過媽媽給弟弟的遺書

分析:天使媽媽既在遺書提及希望天使可維持那份(幫助貧苦的)勇氣和生命力,天使的青春動作(教人嘔心的舉動比比皆是。例如「這背包是我全幅身家」浪子式的安貧樂道、在貧民支援中心執拾時「後手」丟垃圾的生硬手勢、拿著i-pod在天台跳舞的不甘寂寞……)就不應該出現於情節裡。這樣一來,天使青春舉動或因遺書而左右,顯得有點不自然(甚至虛假)。
!!!爛位:「天使」拿著i-pod在天台邊聽歌邊跳舞。

分析:「天使」的奢侈娛樂在電影中的作用純粹引出背景音樂純粹技術考量。再講:展示當代青年生活模式與一個失瘋退休兵的生活差異難道有必要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