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查巴達搞邊科?

廣告

廣告

不知幾時,墨西哥的革命風開始吹到香港。我們都知道太平洋的彼岸有班隱居森林,自稱查巴達(Zapatista)的原住民(我們認知的印第安人)在鬧革命。卻不太清楚戴上頭套,遮蔽面孔的人在做什麼,只知有位高大威猛,說話好似唸詩一樣浪漫的副指揮官馬高斯(Subcommandante Marcos),將他跟哲古華拉馬列毛並列起來崇拜一番。

幾個月前我決定到墨西哥遊學,或多或少都帶著這份「朝聖」的心情,但比膜拜多一丁點的是,我想知他們革命已革到甚麼階段。到步後隨即勾三搭四,認識了參與當地學生運動的朋友Miguel,他跟我說:「查巴達現在不只打游擊了,你們不知道麼?﹗」簡直是落後於形勢。

香港聽過查巴達的故事不多,大概只知道運動由八十年代開始。他們的根據地齊亞巴省,是全國其中一個天然資源最富裕的地區;當地人民的生活卻以貧困著稱。他們在九四年元旦起義,抗議全球一體化,佔據了南部半個齊阿巴省(Chiapas),至今與政府對恃十一年,國際媒體的採訪評論至今還未見疲態。香港聽到的都是這些樣版「傳奇」吧。

上星期跟墨西哥的學生把酒談政,才知道政府廿五年前開始,加快將南部的石油、森林等天然資源外判給跨國財團,令原住民被趕到更邊緣地帶。從此,他們的社區網絡、文化也一併被受到威脅。他們不能再依靠原有的社區生活,家鄉轉眼間變成工廠,子女也要脫下顏色鮮艷的民族服,穿上工衣當廉價勞工。

究竟原住民什麼來歷?為何查巴達革命會在南部發生?

西班牙人自十六世紀來墨西哥奪寶,三百年來跟印第安人婚產子,至今還未混血的原住民只佔全國人口百分之十。其餘都是歐洲印第安混血兒(Meztiso) 及土生歐洲墨西哥人(Creole)。雖然Meztiso跟Creole在十九世紀合力趕走西班牙人,但獨立並沒有為印第安人帶來幸福,相反為是另一種世世代代的剝削。二十世紀初,齊阿巴省曾經發生過一場農民革命,領袖查巴達(Emiliano Zapata)號召原住民爭跟爭取土地及財富公平分配的權利,但很快被平息,查巴達從此變成了歷史記憶。

殖民時期的印第安人無say,獨立後墨西哥又將她們消音。

由於墨西哥的金、銀礦早已被西班牙人開採淨盡。加上漫長的獨立戰爭,整個社會廢待舉。新政權還未收拾好爛攤子,美國就趕不著向墨西哥苛索,最後將整個Texas搶了過來。這段歷史成為墨西哥人的包袱,但深知無法與美國匹敵,壓抑著整民族的情緒就將放在「南進論」,夢想當拉丁美洲的經濟軍事龍頭。

近代墨西哥的管治精英將墨西哥分成三份。北部工商業重陣、中部大型農業,南部就是糖、石油及森林等資源集中地,也是大部份印第安人的棲身之所。由於缺乏資金,墨西哥政府一直向歐美財團招手,希望他們科水投資基建,於是墨西哥國內的民族主義發展就變得複雜起來。

現在,政府一方面要靠攏歐美財團,一方面又要實現南進論,最終苦了印第安人。他們的老家因為接壤危地馬拉及加納比海諸國,又隱含豐富資源,所以一直被放上談判桌上,但印第安人在這場國際遊戲中卻永遠缺席。近二十年,墨西哥政府的籌謀,是要發展一個宏偉工程 (Megaproject),透過開發南部打通中南美洲交通貿易,從此成為歐美財團事無大小也要問過的中間人。在Megaproject之中,印第安人的價值簡直是輕於鴻毛。

在查巴達革命出現之前,墨西哥政府並無在憲法上確立原住民的身份,即使游擊隊起義兩星期後跟政府簽署停火條約,也只是象徵式地在憲法內補回「原住民」的字眼。原住民問題因牽涉政府跟財團的利益瓜葛,一直被束諸高閣;後來,全球一體化的火種燒到東南西北的原住民社區,弄得民怨沸騰。直至今天,查巴達已從領土問題拉闊到原住民的權益,大家都將這筆脹算到狼狽為奸的政客及跨國財團的頭上。

 Miguel跟我說,這幾年查巴達著手重建自己社區網絡,醫療、教育及農業因自治而得到改善。上星期馬高斯現身電視台,狠批所有總統候選人,向來只會花言巧語的候選人如坐針氈一地冷汗。另外,他們又宣佈,查巴達運動已經結束第一階段的鬥爭。不要以為他們只會打游擊,未來焦點將放在結連國際運動。

兩個月前他們向外界發了一個電郵,標題寫上「紅色警報」(Red Alert)。內容是要號召森林所有原住民參加一次大規模會議,討論運動未來的走向。電郵是樣寫的:「墨西哥政府一直沒理睬過九四年停戰協訂的承諾,政客只會說謊,我們不能無限期地乾等下去了。」查巴達不能乾等,我也一樣等不及到會議的會場作實地報導,感受不能發聲沒有面孔的深邃力量﹗

圖片來源:查巴達解放陣線官方網站


系列報導:

墨西哥週末(三):The day of Democracy
墨西哥週末(二):墨西哥的黑暗時代
墨西哥週末(一):墨西哥人的言論空間

#本文之修撮版本《查巴達:點止打游擊》於2005年8月31日刊於AM730專欄《730視覺》

圖片來自Creative Common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2.5 Licens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