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奇行動論迪士尼

廣告

廣告

按: 獵奇行動的朋友轉來三篇報上文章,現轉貼-

下金蛋的鼠?

- 異議者 溫伊琳

1999年,香港政府為了協助經濟復蘇及增加本地就業機會,和迪士尼公司簽下合約,在香港興建全球第五個迪士尼樂園。為了和迪士尼公司簽約,香港政府願意負擔整個計劃的大部分投資,連同相關基建等項目,共投資了超過三百億元;相反,迪士尼公司只需付出小部分金錢,約廿多億元,便享有大部分股權及各項營運的專利費用。據香港政府預測,迪士尼樂園開幕後可以創造一萬八千個直接及間接職位,於二十年內更可創造出約三萬六千個職位;開業初期估計每年有超過五百萬名遊客,直至2020年旅客數目更會上升至一千萬人;四十年內為香港帶來一千四百八十億元的經濟淨額效益。但是,政府的預測真的能實現嗎?

政府的算盤,響還是不響?政府對迪士尼的經濟預測,是根據幾項假設來進行評估的。這些假設包括基本遊客增長率、專程遊客比率、市場滲透率、每名入場人士入場次數、基本遊客額外留港時間及本地居民在消費上的抵消效應等等。據政府預測,2005年,將會有一千五百萬基本遊客來港,當中有一百二十萬人是專程來迪士尼的遊客。若以每年5 % 增長計算的話,到了2025年,就會有三千六百五十萬人來港,當中專程遊客會增至二百六十萬人。同時,政府亦預計本港市民每年會有19% 至23% 到樂園參觀,令整體入場次數達到平均1 . 15至1 . 35次。而更進一步的預測是,政府認為遊客到過樂園後,不但不會「勒緊荷包」減少其他消費,反之更會「大解慳囊」,用額外金錢去作其他的花費。

從以上種種假設,我們可見政府其實對迪士尼抱有過分幻想。據香港旅遊發展局的資料,2005上半年,訪港的旅客人數已經超過了一千一百萬人。雖然數字與港府預測的差不多,然而遊客實際上所帶來的經濟效益,卻不及預期。根據旅發局統計,04年來港旅客的平均消費為4478元,比03年的5502元下跌了約11% 。而內地來港遊客04年的平均消費為4355元,比03年的5235元下跌了約17% 。在這種遊客消費持續減弱的情下,政府大力鼓吹的「迪士尼經濟效益」,就更加難以成立。

政府對迪士尼的預測橫跨四十年,並估計每年參觀樂園的人數都會有固定的增長率。可是,有關的數字卻被很多的因素所影響,例如潮流和旅客口味改變,亞太地區內興建其他迪士尼樂園,甚至經濟倒退等等。此外,若日後迪士尼增長的旅客大部分為小童的話,他們為香港帶來的消費力亦構成疑問。而更為重要的問題是:香港現在的旅遊業偏重於購物方面,根本沒有足夠的觀光及景點作為樂園以外的旅遊配套,試問旅客在樂園娛樂完以後,又怎願意停留在香港更多時間?這樣一來,經濟效益又從何而來呢?

政府一向認為,旅客在樂園的花費並不會抵消他們訪港的其他開支。但以現今的旅遊模式來看,旅客大都在出發前就訂下花費的預算,到遇上新的旅遊項目時,他們就會減少其他方面的支出,以作為參觀新項目的使費,訪港旅客亦不例外。因此,迪士尼樂園的開幕,一方面是吸引了旅客來港參觀,甚至於園內購物,但另一方面,旅客花在其他購物及消費上的金錢和時間亦相應地減少,無形中降低了樂園以外的經濟效益。據05年8 月9 日《明報》的一則報道,廣州市將有一千八百名旅客以「即日來回」方式,參觀迪士尼開幕日。驟眼看來,這則新聞是迪士尼吸引遊客訪港的例證,但想深一層,內地遊客只是「即日來回」,在樂園中消費,在樂園中娛樂,在樂園中飲食。他們的一天時間都花在樂園中,根本就沒有時間參觀樂園以外的地方。我們不禁要問,樂園開幕後,會有多少旅客只參觀迪士尼樂園,而不到其他地方?而這種形式會否成為主流?政府的預測會否再一次落空,經濟效益只停留在樂園之內,香港根本不能受惠,所謂四十年一千四百億收益只是癡人說夢?

百年興旺,千年不衰?

香港的迪士尼樂園佔地只有 126公頃,若把香港迪士尼第二期也計算在內,整個樂園佔地約有 180公頃。相比起東京迪士尼樂園和東京迪士尼海洋世界兩個樂園佔地共 200公頃、內有十四個主題樂園,香港的只有四個主題樂園。香港的迪士尼樂園開幕後,我們相信大部分遊客都會覺得新鮮慕名而來。但是,樂園內只得四個主題樂園,大部分遊客只需入場一次,便能夠參觀完整個樂園。樂園的新鮮感很快便沒有了,樂園的吸引力能否長遠吸引遊客參觀便成為疑問。就以美國佛羅里達州的迪士尼為例,樂園為維持每年超過一千萬的到訪人次,一直都在擴充。然而,香港卻沒有充足的土地資源作擴充用途。儘管我們可以用填海的方法去擴建樂園,但現實是我們並不能夠無止境的填海。現時政府雖然預留了土地興建樂園第二期,但完工日期卻是未知知數。既然香港迪士尼受先天規模所限,是到目前為止全球最小的迪士尼樂園,那麼其可觀性更未必及得上區內其他同類主題公園。要令香港迪士尼未來四十年長時間有旅客到訪,保持新鮮感,不會看厭玩膩,實際上有一定難度。

或許有人會問,香港迪士尼是中國境內唯一的迪士尼樂園,香港可「獨享」其優勢,遊客要來迪士尼都會選擇香港。然而,現實是迪士尼公司只會為自己的利益想,香港的經濟完全不是他們的顧慮。事實上,香港「獨享」迪士尼的優勢只能維持數年,美國<<<華特迪士尼>>>公司新任行政總裁RobertIger已證實,迪士尼將會在2010年後,於上海成立中國第二個主題公園,面積達 500公頃,是香港的三倍有多,其針對的客源很明顯與本港重疊。雖云以中國市場龐大,足以容納兩個迪士尼主題公園,但屆時香港迪士尼面對的挑戰必然甚大,甚至會給內地的迪士尼比下去。

養活多少香港人?

根據 World TourismOrganization projects估計,到2010年,香港的旅遊經濟將位於世界第五。發展旅遊經濟是否有利於一個地區的就業情呢?美國佛羅里達州 Osceola告訴我們,當地發展旅遊業後,實際薪金水平在1979年至1997年之間持續下滑,由旅遊業所創造的新職位中,只有12% 的薪酬是在平均薪金點之上,可見旅遊業趨向拖低整體薪金水平。在加勒比島,少於10% 旅遊業的總盈利由地方保留,只有 2-6% 的總盈利落入本地勞動人口,大部分盈利仍歸跨國公司所有,作為他們再到別處投資的資本。旅遊業經濟無法將低收入工業轉型至高技術工業,大部分工作只要求低技術水平,完全無利於發展高增值技術。

除此之外,雖然迪士尼建成後可為香港製造幾千個職位,但根據外國經驗,迪士尼提供的職位通常都是一些低技術、薪金偏低及短期合約工作,他們亦不會因為在迪士尼工作而提高職業技能及競爭力。雖然迪士尼製造的就業機會,對紓緩本港失業壓力有好處,但長遠卻不能幫助香港經濟發展,這是由於迪士尼員工並非高收入人士,對連鎖帶動內部消費及樓市影響有限。

從世界各地的案例,我們還可發現許多旅遊業發展的普遍現象,譬如鼓勵城市的年輕勞動人口放棄教育和訓練的機會,投入愈來愈多的低薪工作,同時踢走較年長的勞動人口,如自澳門開放賭權後,不少中學畢業生放棄升學機會,到賭場工作。這固然會刺激低收入服務業經濟,但卻使年齡歧視愈來愈嚴重,促進跨代貧窮增長及貧窮在年長人口中的增長。在許多發展旅遊業的大都市,青年和中年人的失業情都非常嚴重。若果香港的經濟只集中在旅遊業,甚至期望迪士尼樂園能夠帶領香港走向高經濟增長,是十分不智和危險的事。香港人口超過六百八十萬,旅遊業又能夠吸納多少人?製造多少就業機會?我們又怎可期望,如坊間傳媒所說的什麼迪士尼概念、什麼迪士尼推動經濟增長多少、迪士尼能夠帶來經濟效益,更不用說香港的未來依靠在旅遊業和迪士尼身上。

一筆算不清、理還亂的帳!政府為了迪士尼樂園可在港出現,在金錢上的投資比迪士尼公司多出十倍,其他有形及無形的付出更難以量度,但擁有的股本只是五成七。根據立法會文件,政府認為計劃將於未來四十年內創造一千四百八十億元經濟效益,回報率接近25%。但是,機管局於 04/05年度淨資產回報率亦只得4%。若然此計劃真的有那麼高回報,相信合作興建的不是政府而是新鴻基地產或其他本地大財閥了。因為根據施鵬翔蒐集的資料所得,新地早於91年便與迪士尼展開談判。談判進行了五年,最後因迪士尼的條件太苛刻,新地感到無利可圖而放棄。

一千四百八十億的確是個令人振奮的數字,但四十年內賺一千四百八十億真的有那麼可觀嗎?其實平均每年只有37億元 (at1999 price level )的收益,但過去一年,個人遊旅客已為本港帶來了一百五十八億元經濟效益,是計劃中迪士尼年收益的四倍,加上個人遊對香港來說可是無本生利,但迪士尼卻要政府投資二百三十多億,當中還沒有包括興建迪士尼樂園對環境的破壞以及因此所作的賠償。

至於回報率25% 是怎樣計算出來的?根據立法會文件《香港迪士尼樂園計劃的經濟評估》,回報率指當經濟效益總額的現值相等於經濟成本的現值的折現率,因而可用以衡量計劃所需經濟資源的回報率︰

經濟成本= 闢拓土地及興建基礎設施約 119億元+ 興建上蓋工程及設施約88億元

所以,經濟成本總額估計為 207億元 (at1999 price level ),這是否低估了成本呢,港府免費撥出六平方公里的地皮,如以一平方呎值五百元計算,便是三百億元了;一平方呎值一千港元,便是六百億元了,還有其他因填海造成環境破壞及賠償都沒有計算在內。這是否反映政府計算的回報率過分樂觀?

科大工商管理學院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雷鼎鳴認為,若每年到訪迪士尼的旅客達到一千萬人次,每年利潤亦只有十億元,回報率只有4 . 8 % (以經濟成本總額 207億元計算 ),遠低於港府的估計。

迪士尼給我們帶來什麼好處?在迪士尼公司決定於2010年後在上海建樂園的情下,香港希望藉興建迪士尼樂園發展旅遊業,又是否港府一廂情願的想法?

也許迪士尼能夠帶給我們的,只是一個像科網股一般的概念。

2005-09-13 明報 世紀

-----------------------------------------------------------------------------

聽說有一隻快樂 的老鼠來了這裏

- 異議者 張尉安

大家好,我是白腹海鵰先生。從破殼出生的一天,便在香港的竹篙灣生活,從前每天一直無憂無慮地看人們造船,把造好的船下水航行,雖然生活平淡,但總算優游,可說是童話式生活。但在六年前的一天,我的白海豚朋友突然告訴我他們打算搬到別處,一切就不同了。

我問白海豚:「竹篙灣已是香港極少數寧靜的地方,你是否找到更好的地方呢?」「白先生,聽說有一隻老鼠快到這裏來。」「老鼠?我平日也吃不少,有什麼好怕呢?而且這裏是我的家,有誰可以把我趕走呢?」「這老鼠大有不同啊!他能橫越太平洋啊!聽說他們很心急到這裏來,你不走,我不管啦!」海豚說完便游走了。

自白海豚先生走後的頭數個月也沒有什麼事發生,只有幾個人帶了不少工具到我的附近,他們像是量度一些東西。但過了不久,情大有不同,有很多的填滿了沙泥的船隻,一隻又一隻地到來,把它們載的沙泥倒進我平日找食物的海裏。

全部的魚兒也給它們嚇走。我的老婆問:「為何只找這麼少的魚兒回家,找回來的又不新鮮!」「我根本看不到水面下的魚兒,那又如何找到魚兒呢?這幾條也只不過是那些因為沙泥窒息而死的魚兒,不夠新鮮也沒有辦法啊!」我們因為此事吵了好幾次,最後我也不得不跟運沙泥的船,找尋沙泥的來源。

我跟運沙泥的船最後到了一個叫蒲台島地方。一看,差點兒墜落。這裏的水質比竹篙灣還要差。珊瑚小姐告訴我:「這裏一直不是這樣的,即使之前有相似的情,也沒有這樣大的規模。已有不少朋友因而死去,不知何時我也要離去……你可否飛到其他的地方看看有多少這樣的情呢?」

最後,我並沒有這樣做,因為我不想看見更多傷心的朋友。我回到竹篙灣,原有的海灣已完全地填平,看見一片新的陸地,關心的不是它的壯觀,而是為這陸地底下犧牲的朋友。

載有沙泥的船隻不再到來,心想平靜是否再來到竹篙灣呢?一個原本平靜的早上,我被汽車聲吵醒。老婆又嚷,叫我到工地看看。工地上,載有卵石的車不斷到來。我仔細地看看,發現了稀有的北江光唇魚朋友。

奄奄一息的北江光唇魚:「我是來自東涌河的,人類在東涌河大量挖走河石。因為實在太突然,所以大部分的同伴也走避不及,就這樣被工程車連同卵石一起挖到……」話還未說完,光唇魚便斷氣了。我飛到東涌河看個究竟。東涌河面目全非,和我上一個星期來的時候完全不同,在河裏,我再也看不見光唇魚,遺下的只是無數小魚的屍體。

十多個月過去,竹篙灣變得面目全非。這裏多了不少外形古怪的建築物,尖尖的屋頂,遠看像利刀。突然,遠處傳來很多狗吠聲。我立即飛到那裏,看見從前在工地生活的狗朋友正慌張逃跑。我立刻趕上打算問個究竟。

狗朋友答:「我的朋友被一個又一個的頸圈套,之後被帶到一輛輛的籠車裏,車子開走,自此無一個朋友回來。被捉走的已有三四十個朋友。」我聽了後心裏一寒,不知何時到我兩口子呢?

晚上,我回到我的家,幸好我的太太還在。「轟!」回頭一看,眼前一道強光。其後一股難聞的氣味傳到,我急用翅膀掩自己和老婆的口鼻。這種味道,嗅一口也想死。「轟!」「轟!」「轟!」……吵耳的聲音、刺眼的強光還有難聞的氣味不只持續了一整夜,而是持續了整整一個星期,幸好後來停了,不過,聽說以後每晚也會這樣。這叫人如何忍受呢?童話不再,為了犧牲的朋友及我倆的未來,我下定決心獵殺那頭老鼠。

我一直等待那老鼠的出現,直至有一天,很多人到這裏來,我看見那頭老鼠。他快樂地把手上的氣球給小朋友,小朋友又快樂地接過氣球。我等待老鼠到圍板後便捕獵他。當我正想行動時,老鼠突然用雙手除下那有一雙大耳朵的頭,在大老鼠內的原來是個人類!

他一頭大汗,想他一定很熱。他的表情並不快樂。原來快樂的大老鼠背後也有別人不知的一面。這刻我明白,問題不在這頭老鼠,而在背後出售夢想的人、只願理會美好一面的人。我收下利爪,回想之前的朋友和那頭大老鼠。犧牲了這麼多,為的只是小部分人一刻的快樂,真的值得嗎?

我回到巢中,告訴太太:「我們也搬走吧。這裏不能再住了,這再不是我們的家了。我們去找我們真正的樂園吧,一個不用犧牲任何東西也可令每人快樂的樂園吧!」

2005-09-13 明報 世紀

-----------------------------------------------------------------------------

小米奇和三腳貓魔術
- 呂文珊

香港迪士尼樂園的開幕宣傳鋪天蓋地,其中洋溢一片魔法的氣氛:孩子的指頭閃出光芒、變出魔法;深藍的夜空漫天星光,串連出米奇的圖案;歡欣的樂園圖像大概也是由魔法變出來的,圖像的邊緣總有星塵;地鐵迪士尼站的支柱底部是一頂小米奇的魔法帽;逛商店則驚覺魔術師米奇神出鬼沒,一時化成布公仔、一時又跑到紙巾盒上……

當我們看見這些運用魔術師米奇的圖像或意念的宣傳品、設計品,或許不禁會覺得迪士尼樂園真是個夢想中的幻境,迪士尼就如魔術師一般為您帶來無限驚喜快樂。然而,你記得這個魔術師造型的小米奇的出處和故事嗎?

這個代表迪士尼魔法的小米奇,源自《魔術師的徒弟》,是迪士尼動畫電影 《幻想曲》(1940 )內的其中一個故事。於全新製作的《幻想曲2000》中,《魔》是唯一一段被修復重映的故事,這可見迪士尼公司對此的重視。《魔》講述小米奇是大魔術師的徒弟,終日為師父做家務。一天,他偷偷戴上師父的魔法帽,用魔法叫掃帚幫他擔水、倒到儲水處。他指揮的時候卻不覺睡了。夢中小米奇成為大魔術師,站在高地上,擁有無限的魔法力量,一隻手指便能呼風喚雨,而這畫面就是我們常見的魔術師米奇的來源。然而,一個浪翻過來,米奇醒了。原來這個小徒弟的三腳貓魔法,只懂得開始,不懂得叫停,現在屋裏水浸了。就在他快要被水走時,大魔術師從樓上走下來,一兩下工夫就叫水全退了,收拾了殘局。

既然不少香港迪士尼的宣傳都用上了魔術師米奇的魔法元素,那麼筆者就順勢來一個歪讀:香港,大概就是米奇,看見人家的魔法厲害就東施效顰,想自己也變變看,期望魔法可以成就夢想,解決問題。

從1999年香港政府與迪士尼簽定合約開始,樂園彷彿成為香港人想像中的奇妙魔法、萬應靈丹:迪士尼可以帶動香港經濟走出谷底、增加就業率、興旺旅遊業、提升香港的地位……

在樂園的電視廣告裏,父母在邊向孩子述說一個夢幻樂園的故事。其中說:樂園的大門打開,讓孩子進去玩。然而,廣告最後提醒觀眾上網訂票。而我只聽到陣陣嘲諷,彷彿看見貧窮的孩子被其他孩子孤立。的確,如果迪士尼樂園是一個孩子的夢幻樂園,而樂園的大門打開,讓孩子都進去玩,那麼一個沒有去過迪士尼的孩子,又怎麼夠格當孩子呢?

而在大人的世界,「有無工開」大概是一個重要的問題。政府估計香港迪士尼樂園計劃會為香港帶來多達一萬八千個就業機會,而二十年後更會增至三萬六千個。更多人「有工開」,然後「有飯開」,什麼比這更理想呢?只是,迪士尼在香港聘請的,大多都是年輕人,而樂園的工作又多以服務業為主。迪士尼作為一個售賣「夢想」的樂園,大概不會希望有一個五十二歲的白雪公主,或四十七歲的顧客服務員。那麼,當這班站在迪士尼樂園前線款待遊客的年輕人青春不再、活力不再,那他們將何去何從?樂園真的為香港解決失業問題嗎?

香港政府又說過,樂園會為香港帶來不少經濟收益。然而,收益未見,香港政府已投資了約二百三十億元,即每個香港市民平均約三千元,佔樂園總投資額達百分之九十,而樂園的管理和話事權卻歸迪士尼公司。再看看其他幾個迪士尼樂園,除了由日本人自己管理的東京迪士尼樂園正在賺錢,其他由迪士尼公司管理的全部虧本!香港的樂園能否倖免於難?現在樂園的門票銷售反應及旅遊巴士需求數字都並非如最初估計的理想。而香港迪士尼樂園最新預計,樂園的五成遊客為內地人;加上現在已有消息傳出,2010年後,上海也將會興建迪士尼樂園,面積是香港的樂園的五倍!那麼,到時候,香港迪士尼樂園用什麼來吸引和留住來自內地的客人?香港迪士尼樂園又真的會賺嗎?

小米奇施展他的三腳貓魔法,滿心歡喜以為有掃帚代勞,不用工作;而香港則在美國找來一個樂園,滿心歡喜以為樂園能叫香港繁榮穩定、人人安居樂業。然而一覺醒來,小米奇驚覺魔法只能為他帶來一個不能收拾的爛攤子;今天,我們也開始預見到,樂園並不一定能帶來我們夢想中的好處,或許反倒帶來問題。小米奇的三腳貓魔法,尚有大魔法師為他收拾殘局。但香港迪士尼樂園這魔法,將由何人化解?又如何化解?

一群來自不同大專院校的學生,有的心愛米奇,有的擁有不少學生運動經驗,有的愛好藝術創作,有的關注工人權益,有的熱愛環境和大地,有的關心社會文化……雖然背景不盡相同,然而大家都關心這個迪士尼魔法屬真屬假,都希望監察迪士尼所帶來的問題,故大家就聚在一起,組成了Disney Hunter(獵奇行動)。

Disney Hunter,一如其他海外的關注迪士尼問題和反迪士尼的團體,無可避免的要面對人家一個質問:迪士尼是一個夢想和快樂的園地,你們去撕破孩子的夢,去展示夢想王國背後髒髒的運作機件,於心何忍呀?你們為何要去叫大家都不能做個好夢呀?

不,我們並非要破壞夢想,只是,多月來,Disney Hunter在調查研究中發現迪士尼無論在環保、勞工、文化等等方面都問題多多。我們總不能掩耳盜鈴,任問題在樂園的包裝紙下蔓延。如果說迪士尼樂園就是小米奇的魔法,那麼,我們也不過希望修正這魔法或許會出現的問題,讓這魔法變得名副其實。我們希望迪士尼不單是購票入場的消費者的樂園,而是一個真正的樂園,一個真正履行企業社會責任的樂園,沒有工傷、沒有歧視、沒有環境污染……

而再進一步的想,為什麼香港會渴慕迪士尼樂園這種三腳貓魔術?為什麼香港的樂園和夢想,要由一個美國大型跨國企業來為我們建構?為什麼付錢到迪士尼遊玩一天就是夢想?我們可以有其他更好的夢想嗎?我們可以有其他真正讓社會好起來的夢想嗎?進入迪士尼要花的二百九十五元,不可以用來捐助慈善機構嗎?而去迪士尼遊玩的一整天時間,不可以跑到郊外去享受自然嗎?讓我們一邊躺在青草地上看天空白雲,一邊想像一個不靠三腳貓魔術來包裝的美好香港,一個真正美好的香港,一個屬於所有香港人的樂園,由我們自己來想像、來興建、來努力實現的樂園。

來!讓夢想飛翔!讓我們向自己許下心願!Disney Hunter誠邀你一起做夢,請到網上寫下你的理想香港、理想樂園:http: //disneygp.no-ip.org

2005-09-13 明報 世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