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國報導周刊: 討薪——中國農民工的生死抉擇!

廣告

廣告

葉康樂

  前些天,我看到一條新聞,題目是《兄弟倆瀋陽討工錢胳膊被打折饑吞草根無錢回家》,說得是一對從朝陽來沈某工地打工的農民兄弟因討工錢,兄弟倆雙雙被打,哥哥右胳膊被打折,弟弟渾身被打得青紫。被打後,兄弟倆離開了不得已離開了工地。由於身上沒錢,兩人睡公園、睡馬路,以撿拾來的食物充饑。9月初,兄弟倆流浪到了某處廢棄房,一住便是30天。由於渾身是傷,加之嚴重的營養不良,兄弟倆不可能再打工掙錢。於是,弟弟每天到附近的垃圾箱挑揀行人扔下的食物,給受傷的哥哥吃。最後,已經兩天沒吃飯的倆兄弟竟開始吞吃草根!

  這則新聞看了讓我感慨頗多,都是人啊,怎麼吃起草根來了。但這還不是我最為感慨的。我最為感慨的是:欠錢還債不是天下的公理嗎?何況欠的還是血汗錢。欠別人的血汗錢已經夠無理了,還把債主打得胳膊折斷,這是中國一大奇觀。更令人驚奇的是:倆兄弟被打後居然憋下了這口氣,最後餓得連草都吃下了。欠薪者的強暴與討薪者的懦弱都令人印象深刻。

  我記得當時網易上有一則評論,說是新發現了一種動物,這種動物有兩手兩腳,樣子似人形,性情極其溫良,以吃草為生。可隨意打罵。建議歸入靈羊類(即靈長科與羊科的綜合品種)。

  此種評論可謂極其辛辣也!討薪被打,本已是非常不公,非常不平的事,還遭到這樣的冷言冷語,這兩位農民兄弟真是夠悲慘了的。

  魯迅說:哀其不幸,恨其不爭。兩個大男人被打的骨折,還每天食草!這是個悲劇。更是個社會的悲劇。很多網友,包括我在內,在想:這兩位,為什麼不舉起暴力武器去維護他們的權利呢?為什麼願意就這樣活活餓死呢?這個社會會因為他們屬於羊科,是良民,對人無害,就讓他們活下去嗎?

  有這些疑問的人很快就有答案了。因為不久,又有一篇新聞說(據新華網銀川報導)一個農民工因為討新不成反被辱駡毆打,憤怒之下,連殺四人,重傷一人。

  此人叫王斌餘。
  王斌餘,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民工,17歲開始到城市打工,在甘肅蘭州、寧夏中衛、銀川、石嘴山、中寧等城市都打過工,在建築行業幹過,也曾蹬過三輪車。做為一個打工者,他碰到的老闆總是那麼苛刻,備受侮辱。今年5月份,因父親修房子腿被砸斷一直沒治好,家裏急需用錢,他向欠他5000元的老闆要錢,結果只拿到50元。後經勞動部門調解,包工頭承諾5天內算清工資。但就在王斌餘再次去討錢時,反而遭到了包工頭以及其家屬總共五人的毒打,並被罵為狗,王斌餘一怒之下,殺四人,重殺一人,後自首。

  通過對比兩件討薪事件我們可以清楚知曉,王的遭遇跟前面提到的兩位農民兄弟的遭遇非常類似,唯一不同的是,王奮起反抗,殺四人,那兩位農民兄弟呢,吃草為生。

  就做人而言,王可謂是條漢子,縱然生得窩囊,死得也夠轟轟烈烈了!
  那兩位農民兄弟呢,雖然是標準的兩個良民,是找遍世界也未必能找到的最溫順的人了。現在看來,他們在這個社會也難以生存下去,結局也無非是死。只是他們生得窩囊,死得就更窩囊了。

  網易上的網友們看到第一則新聞時,都在問,農民兄弟為什麼不起來反抗?現在大家也看到了,反抗的結局是慘烈的,就是同歸於盡。包工頭死了,而這位反抗的農民也被判了死刑。

  從這兩起事件我們可以看到:討薪失敗,默默忍受,是死路一條,奮起反抗,也是死路一條。那什麼是討不到欠薪的農民工第三條路呢?是誰,該負有替農民工開闢第三條路的任務呢?

  行文至此,本人忍不住再度感慨,欠債還錢,天下之公理也。而現在,農民兄弟要討回屬於自己的血汗錢,也得面臨著生死抉擇。悲乎!此一文不能言盡此中之悲情也!
  王斌餘在死牢裏對記者說:“我自己是不忠不孝。”兄弟,不是你不忠不孝,是有些東西,逼得你不忠不孝。即使你象那兩個農民兄弟一樣,靠吃草活著,也終究活不長啊。最終你還得不忠不孝。

  寫於2005年九月

轉載自中國報導周刊420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