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生產者與消費者的有機網絡

廣告

廣告

貼文:友善的狗

重建生產者與消費者的有機網絡

文╱邱靜慧﹝高雄縣旗山區社區大學執行秘書﹞

□生產力農業論的危機□

        第四屆農村工作坊﹝註1﹞三天的活動在一場午後雷震雨中畫下句點。今年,旗美社大以「農村學習及城鄉交流」為主題,在國外關注農業及農村發展的有志之士共同討論下,激盪出不少火花。幾天的課程討論裡,對於九州熊本大學德野貞雄教授的實踐及理念,以及八月到日本北海道參訪農民市場的行程中,均與近年旗美社大所思考「重建生產者與消費者的互信關係」及「地產地消」的理念做了相互呼應。

        來自九州的德野教授,對於日本的農業一開始即提出了以下批判:從先進國家如美、加、歐盟國家百分之百的「食物自給率」看來,1960年代從自給自足逐漸轉為食物輸入世界第一的日本國並不能算是先進國家。加入WTO 後的台灣,不也正從一個自給自足的社會轉為逐漸依賴進口的農業型態嗎?
 
      「沿著山路,綿延不斷的梯田延伸著。根本不能想像如果放棄了耕作、不能收成米時會是怎樣的一片原野。」─尾瀨朗《夏子的酒》

        在美濃最顯著的改變即是,近年來稻田的景觀逐漸消失中,尤其第二期作更令人有誤闖荒蕪之地的感覺。稻田逐漸消失,因為種稻並不能滿足農家的基本生活收益,稻田景觀作為農村記憶也逐漸消逝,而稻田涵養地下水等多樣的生態保護價值也跟著慢慢不見。從國外輸入稻米、輸入農產品,看起來是選擇多樣化、便宜,卻也潛藏了「食物安全」的疑慮,以及打擊在地產業的種種危機。
 
         為了迎合市場需求,以追求利潤為目的的生產力經濟模式,使生產者為追求量產下不得不使用農藥、化肥,讓農民背負了健康危機,也讓消費者的「吃的安全」的基本需求受到危害。台灣社會已普遍出現「文明國家,野蠻食物」的危機感:檢驗不合格的蜂蜜、假有機蔬菜、種種黑心食品等,一位到美濃參訪的朋友表達了作為現代人的焦慮:「我都不敢去外面買菜,菜都是叫媽媽從南部寄上台北」。

        如何解決安全食物的問題,很多人或許都傾向加強制定食物的標章,但推動有機認證、吉園圃安全用藥等各種標章,是否能完全解決這類問題?從前陣子消基會抽檢標示有機蔬果,仍發現有藥物殘留的事件上看來,標章的識別法仍免不了有所疏漏,可見得光從標章的管理下手還是有所不足之處。

□農民市場,也是城鄉交流的平台□

        隨著交通的發達,旅行的普遍,道之驛農民市集的概念,或許可以讓台灣國道上的各休息站、或農產展售中心參考。除現行的經營方式,如能視地域的特色設立農民市場,供給當地新鮮的果菜,定能為台灣農業帶來寬廣的利益。甚至,更進一步,增加訊息整合的功能,培訓當地解說員,並適度提供城鄉交流的活動規劃,讓都市消費者以此為平台,走入農村,一方面學習農村生活的智慧,享受被自然擁抱的舒暢感,一方面也活化了農村的生息。

        然而,硬體設備往往不是最重要的項目,軟體建構才是經營的核心。日本之所以能建構上述農民市場的模式,想必背後有類似「地產地消」等 一整套的理念在支持著。正如我們所拜訪的北海道黑松內町長﹝黑松內鄰近二世谷﹞所言,「農業是人維持生活的基礎,不注重農業的國家是注定要滅亡的。」想找出適合台灣的路,不僅需要多樣化的農村基礎調查,和農村人才的培力、生產者消費者的教育等努力;或許農村價值的論述建立更為重要,價值觀建立了,路也會愈走愈寬廣。

全文詳見:http://cmcu.tacocity.com.tw/a-about%20cmcu/a-4.htm

圖片來自:旗美社大電子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