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阿古的工作日誌(五):一個故事(下)

廣告

廣告

該信接下來寫道:「在199378日,僱主給了我3000元作為6月的薪酬。她說她會在該晚把尾數給我,但她在收據上卻寫上3200元...我一直在等剩餘的錢,但沮喪的是,她最終都沒有給我。在該年7月,僱主說她不想我再外出;她說當她和我解約時,我就能享受我的假期。 她在715日說,她會在815日和我解約,所以我一直在等待那日子。但到了15日,僱主並沒有和我解約,因此我想取得我的薪金及每星期一天的假期。可是她仍然不願給我這些福利。」

 

「那麼,你是整個月都沒有假期囉﹖」

「沒有啊,姊妹。」

Rosa的眼睛轉了轉。

 

「她告訴我,如果我外出的話,我就不可以再回來,所以我怕外出。接下來的一個月,我仍然沒有薪金、假期、公眾假期,仍然是被鎖在廚房內。我還發現了他們沒有把信給我。」

 

「你怎知他們拿了你的信﹖」

「我看到啊;我看到那些信就在飯桌上。我對她說:『太太,我去拿我的信了。』她說:『你要在晚上或明天,才能得到那些信。你最好勤力些工作,這樣我才會把它們給你。』所以我努力的工作。但在該晚,當我在工作時那時我正在洗碗我弄出了一些噪音。她對我說:『你在洗碗時,最好小心些。它們是很昂貴的。我是在日本買它們的。』她接著說:『這樣的話,我會在明天給你那些信。』但她一直都沒有把信給我。甚至是五日之後也沒有。」Rosa告訴我們她的經驗:「我的僱主甚至會把信撕掉呢﹗所以我的信,都是寄往我的表親的地址的。」

 

「然後,我找到了向我的表親求助的方法。上個828日,我從廚房的窗,看到一個正在抹窗的菲律賓女人。我向她求助,她亦肯幫忙。我寫了一封給表親的信,並把它、我的護照及家庭傭工合約都掉出窗外。那菲律賓女人聯絡了我的表親...我在信上寫了那僱主有些甚麼問題:她老是把我鎖在廚房,與及我沒有薪金及假期。8 月30日,當我在整理他們的房間時,僱主叫我把身份證給她,但我拒絕了。她說她會自己從我的手提包裡拿。我不能置信她竟會做出這樣的事,但她真的走進我的房間並拿走我的身份證。在9月1日,我請求僱主給我薪水,但她仍然沒有這樣做。

我的表親很擔心我的處境,所以她告訴她的僱主我的情況,並請教她我們該怎樣做。...她的僱主陪她到勞工署和入境處,但入境處的人員叫她們向警方求助。在9月1 日,約在下午四時,她們了我的僱主的家,但那時沒有人去應鐘。我雖然在屋內,但在被鎖在廚房的情況下,我又怎能去開門呢﹖她們在屋外等了廿分鐘。不久,那老婦人就和她的孫女一同回來。警察問她說,她們家是否有一個菲律賓女傭,她說沒有。那警察就轉而問她的孫女,在我的護照上的照片映著的,是否就是她家的女傭。那小女孩笞道:『對,那就是Dally。她就在廚房內。』那小女孩開了廚房門並叫我,然後我就走出來。我看到我的表親及很多警察,然之後我就不住的哭,因為我想我已經安全了。然之後警察就和那老婦人對話。她撥電話給她的女兒—也就是我的僱主。不久她回到來,並和警察以中文對話。然之後警察向我查問究竟發生了甚麼事,以及他們究竟對我做了些甚麼壞事。我的表親和警察們就這樣救了我出來。

我叫僱主去檢查我的東西,在他們看完之後,我就把它們裝起來。然後我就去了我的表親的僱主的家。第二天我就向勞工署和入境處報告。他們給我安排了調解會面的日期。」

 

「調解會面的日期是﹖」我問。

「9月 16日,姊妹。在上午11時半。」

「如果你的僱主不來的話﹖」

「那我們就要把案件交到勞資審裁處。但如果她願意支付我所要求的金錢的數額,那麼這一切就可結束,然後我就會嘗試找一份新的合約。」

我問她怎能忍受這樣的情況達六個月之久。

「我盡我所能去忍受啊--我嘗試在那兒生活六個月,姊妹,因為我想到我在菲律賓的債務。我想到我的家庭。我想,就算他們這樣待我,我仍會盡全力去工作。但他們從未對我的工作感到滿意過。」

「你在菲律賓時要付多少錢﹖」

「要向介紹所付35000披索。我要向我的姨姨借那筆錢。所以就算他們對我很差,我都想留在那兒,因為我想還錢給她。但我的僱主經常喝我:『噢,Dally你很污糟呀。這一個!這一個!很污糟呀﹗』不要緊了,我想。我願為我的父母及兄弟姊妹犧牲。現在養活家人的是我,因為我的弟弟正在書院裡讀書。我要付他的學費和生活費。我有哥哥和姊姊,但他們都結婚了。我是家裡最年長而又沒有結婚的,所以賺錢養家的是我。」

「有些時候,姊妹,」她暫停了一下:「我很害怕。我想回到菲律賓,但有些時候,」她越說越細聲:「我想在這兒工作。如果可以的話...我仍會(在這兒)工作。我知道神與我們同在。或許祂是想測試我,看看我在初次來港時,能否適應,能否自己解決問題。或許我的第二個僱主將不是一個惡婦,會待我很好。」

「沒有事是不可能的,」Rosa補充說:「我們的第二個僱主通常都很好呢﹗」Maria,一個剛加入我們的談話的女子,說道:「對我來說,第二個僱主是一樣差呢。」Rosa說:「只要你努力禱告,就甚麼都能夠做到的了。」Maria搖頭道:「單是禱告可不足夠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