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六人夜話世貿﹝上﹞

六人夜話世貿﹝上﹞
廣告

廣告

六人夜話世貿﹝上﹞
整理:蔡建誠
2006年1月17日

1 月11日觀塘法院裁定14名被控非法集會的反世貿示威者,其中11名獲撤銷控罪, 另3人獲准保釋,並發還證件。雖然案件於3月份再審,但至少所有來自韓國、台 灣、日本及國內的朋友,可以回國與家人團聚過年。而一些因一連串抗議和聲援行 動而有點疲累的本地組織者和支持者,亦暫時鬆一口氣。1月12日夜深, 6位參加 完歡送派對後在旺角咖啡室相聚的朋友,話題仍離不開世貿。以下是當晚的談話內 容,經筆者潤澤加工:

街坊、市民……

Miranda﹝ 發展機構倡議幹事﹞:不如由我來開始話題吧。回想整個世貿會議期 間,灣仔區的居民和其他市民的參與,真的令我覺得匪夷所思,例如17日那天,就 算警察狂噴胡椒噴霧,仍有相當多的街坊、不同年紀的市民在場用手機和相機拍 攝,又一齊衝、又鬧警察。好想知道他們的想法和感受。建議我們可以在灣仔區舉 辦一些活動,邀請居民分享意見、拍攝到的照片等。我想,這是很有趣及有意義的事。

魚仔﹝工會組織者﹞:我最近去沖哂遊行時拍攝到的菲林,店員告訴說生意多得應 接不暇,最初以為題材以聖誕或新年攝影居多,怎料送來的都是與世貿示威有關的 菲林和記憶卡。這實在始料不及:香港市民竟然對反世貿活動這麼有興趣?

柏齊﹝攝影散工﹞:我認為Miranda的建議很有意思,而我特別希望可以記錄一下 在灣仔商舖工作的人的看法。主流傳媒只問他們的生意有無減少,把他們可能多樣 的感覺單一化──除此以外,我們對他們的感受一無所知。

古仔﹝ 政策研究員﹞:在韓農三步一跪遊行當日,遊行完後Miranda和我到附近一 西餐廳吃飯。店主和店員見我膝縛繃帶和帶著一部不小的攝影機,好奇地詢問我關 於世貿的情況。出乎意料,雖然他們的生意的確因遊行而大幅減少,但沒有怨言, 還同情韓農的遭遇,而我們向其講解國際貿易如何殺人,他們亦完全明白。

柏齊:其實可以看到,不少市民心裡支持韓農抗爭。在菲林明道天橋上,很多市民 來看韓人與警察對峙,用迷你相機、手機拍照,非常熱鬧開心,甚至加入罵警察的 行列,就算警察用胡椒噴霧顏射衝擊人士,也沒有多少市民願意離開。近幾個月 來,政府和傳媒不是天天危言聳聽,謂有「暴徒」來港嗎?香港人竟然完全不怕, 還興致勃勃,是件很值得研究的事。

古仔:聽說在馬師道,韓人衝破警察防線後,竟有不少圍觀市民拍掌歡呼,令在場 警員好不氣餒。我想,韓人已經成為一些升斗小民的心理投射對象,看見韓人成功 挑戰權威,像替飽受制度壓迫的自己出了一口氣。

亞達﹝ 工會組織者﹞:12月18號,即在所謂「騷亂」發生後第二日,竟然還有七 千人遊行,是一周以來最多者,大部份是本地市民,完全填補了被扣留人士的空 缺,令人難以置信。早前有被控人士對我說,他想不到在香港竟有這麼多街頭市民 的支持,甚至比在自己國內的還多,令他大為感動。

媒體與行動……

亞達:我認為我們這次的抗爭,對最終全面取消農業補貼的「香港宣言」,有一定 的影響。對我們啟示是,若有強大的群眾組織,實在不用太害怕傳媒的偏頗報導。 以我組織工潮的經驗,傳媒通常缺乏持久的興趣,行動到第二日已不是「新聞」, 但我們訴諸直接行動的力量,仍然有機會迫使無良老板就範。大家都知道,上政府 總部示威、遞交請願信的行動,若沒有記者前來採訪,許多組織者都覺得是「白 做」。我們要反省過去某些社會行動過份導向傳媒的策略。

其實,你有份在會展內辦事,你認為外面的行動對內面的會議有何影響?聽說17日 的衝突,使很多窮國代表覺得自己受到支持,感到要更強硬地捍衛本國的利益。

Miranda: 坦白說,我覺得在會展內的世貿會議,沒有受到外面示威或衝突的影 響。原因是其實這些國與國之間的貿易談判已經在香港開會前已傾得七七八八,而 各國代表亦已經與其所屬政府有既定的底線及議程。就算是所謂「發展中國家」代 表,也往往是為維護本國特權階級的利益而來,置本國窮人利益不顧。韓農不是也 指責他們的國會議員出賣農業嗎?而其他「發展中國家」的大國在會議中批評歐 盟、美國的農業補貼政策,亦只可極其量是爭取他們的談判籌碼,很令人懷疑他們 捍衛國內農業的決心。我們對一個國家在制定其在世貿會議的政治取向和談判條 件,受到那些利益團體的游說,及相關的權力分析,掌握得實在非常不夠。我覺得 真正的戰場不單在世貿開會期間,而是回到各國本土爭取農民和工人的權益。

古仔:不過,因為外面的衝突,使「香港世貿會議」終於成為國際媒體的議題……

另一方面,本地部份主流傳媒一直太霸道,例如某些電視台的採訪隊,採訪新聞像 製作劇集般,只顧增加新聞播映時的現場感,不理阻礙著參與活動的市民的視線, 而且態度惡劣。昨天,柏齊、聰頭和我,便先後與部份電視台記者發生口角。但最 重要的是,主流傳媒的從業員似乎對自己如何再現整個社會行動,以至傳媒視角的 社會影響,缺乏自覺,最慘的是報導出街後,往往是對貧者和弱勢者的再一次抹 黑,所以才會有「民間記者要求無線記者除頭盔」事件的發生。

其實我想問大家,如果時光倒流,比你參與多一次世貿周,你會做乜?邊樣想做番 好0的?我會買支快長鏡,等低光影遊行時可吸夠光同無「鬼影」。我想柏齊會用 回菲林相機,丟去你的數碼相機罷?

魚仔:我會放低相機,去同的韓農衝埋一份﹝眾人大笑﹞。

(二之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