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幾種欣賞八樓反世貿合輯的方法

廣告

廣告

去年十二月的世貿第六次部長級會議,事過景未遷,回顧檢討固然是近乎標準的動作,然而創作又可以麼?八樓的朋友在世貿期間可謂站得最前——無論是立場見解、與警方的距離、面對後來的政治encroachment、其他所作所為的種類形式等等。也因為如此,他們也擁有充裕的資源和材料能把反世貿的抗爭(當然不是金錢,而是種種記錄、經歷和感受),以不同的方式延續下來。上兩個星期天的集會,筆者新鮮熱辣的買下了他們剛出版的反世貿合輯,一聽之下百感交雜。

香港的社運、或各種其他運動,我難以說自己是甚麼局內人,在當中擔天望地四處張望有之,在煞有介事的忙著甚麼有之,旁敲側擊街角抽水也有之,當然都是認真的。無論如何,我的問題系,停留在個人與運動的關係和距離,在隔岸思考是否有更有效的模式進行抗爭運動,八樓可敬可愛的朋友當然都會想這些虛無縹緲的問題,從正面肉搏的緊張情景回到個人主宰的創作空間,聽他們的音樂,我更希望留意他們表現出來的各種沈澱和反省。

以前曾聽朋友打趣說,力撐各式各樣本地社運的嘈音合作社,一直堅持著一種可稱反法西斯的崇高:如果法西斯的精神是令群眾情緒高漲交出自我,噪音的音樂便恰恰相反,它拒絕令聽者盲目跟從。然而,即使嘈音的老b有貢獻作品予本合輯,整而言,孖碟裝ep價的反世貿合輯的可聽度,難道不可稱一流。阿仁為廖偉棠的詩作《灣仔情歌》調子,冷靜而浪漫,配合詩作將愛情借代世貿,從一點距離外回看,放下道德的位置,大家那一星期所流的汗所付出的熱情,依然迷人。bono把《愛的征戰》,變成像中世紀的史詩,要氣魄有氣魄要chanting要chanting,幾乎要人期望中間會出現一段辛辣的高音結他獨奏。老b的amk式《這世界決不割賣》,略帶迷幻的爽朗後崩結他,迥異於他在各種支援活動演奏的口琴木結他版,好嘢。

至於筆者不認識的a4,他她們又笛又二胡的《農怒》,急激緊張,配以主音邪的歌聲,大把野聽。皇后樂隊有首名曲叫《波希米亞狂想曲》,曲中主角殺了人,與媽媽告別,很悲壯很動,聽《朋友再見吧》聯想到這歌該不算出奇,只是後者的能動性更強,聽了幾乎要衝上街浪蕩豪情拋頭顱灑熱血。

此外,爆烈狂亂的有《香港瘋警好》、《困局》,柔情浪漫有的《暫時忘記》、《翅膀》、《情人》(都是老菲的…),趣怪的有《傳球時代》,相對順耳易入口的有《we pray for peace》、《力撐》。總括而言,孖碟內的廿二首歌,由曲風到寫歌詞的位置,要乜有乜悉隨尊便。

以下的東西,事先聲明,不經大腦,即使經也不容易過,要是講得不清楚無意產生uneasy的聯想,請多包涵。聽著《農民之歌》,韓國農民大叔的歌聲所召喚的記憶,是鬥爭中間的千鈞一髮,是十七號晚吹著猛風的告士打道上,獨自一人拿著大旗坐在防暴前的壯烈,是當隊型、戰鼓、身體平衡都一概失去時唯一還能維繫各人的那麼一點。歌在專集裡道成肉身,成為了串起各不同人不同回憶的一根精巧小紅線。失去了大家在特定場景因為持定需要而一起高唱這動作,以錄音形式收錄在專集,這效果當然難以迴避,難這不是所有形式的記錄,所有形式的再現都存在的限制?只從效果來說,在另一完全不同的脈絡下revisit這歌,中間的距離構成強大的陌生和錯落。

這說不上是缺陷,掙脫脈絡的距離,有具體條件的自由,說不定這才是創作之所以可能的起點。世貿期間現場的錄音在合輯的出場次數雖然不少,更多是找尋。八樓的合輯,若干曲目所傳遞出的感覺,與義無反顧的 投入與堅持至少是同樣重要的,是個人在尋找自己,為自己與運動的關係下定義:「i kept alive to kill the pain of life / was i numb or dead? / can't go on hiding / but my hope will not end / - seemsonly now it's begining」(《revolutionary despair》)、「我要離開嗎/我要成為人進入殘破的神的身體嗎/風吹著/天摺疊著他的灰色翅膀/給自己取了一個憤怒的名字」(《翅膀》)、「last night you went through the streets of hong kong, never giving up, yelling for dignity. i ran with you and i'm so thankful for that. thank you for giving me hope... back.」(《力撐》)。比起麥o麥更為感人至深。

去年十二月的世貿,予我和一班inmedia朋友其中最為張牙舞爪的震撼的是組織的弔詭。大規模對小眾,壓抑對鬆散一直都是我們想問題很基本的對立座標:看見眼前這班韓國大叔嬸嬸,人多並極其團結,人少時也保持著令人吃驚的紀律。三步一叩的盛況和面對防暴的胡椒噴霧盾牌陣的小隊,難道不都令我們頭暈轉向方寸大亂?當然,事後讀《韓國工人》,才了解到他們的抗爭方式不只感觀上可察的是的抗爭形式,那是有戰後至今韓國社會經濟條件為他們造就出來的宿命感,和一直以來的抗爭所積聚下來的歷史、認同和指涉。個人經歷和感覺雖是重要和有力的資源,卻無在此停下來只供個人玩味。

事實上,個人的力量、感覺和情緒,想也算是八樓一直堅時的社運構成組件,世貿若真的要送點禮物甚麼,說不定便是向我們展現強調個人同時的必要與不足。八樓情感立體的朋友應不在少數,能以各種方式撼動人心的也是有事實證明,世貿這一堂課說不定比起甚麼大儒的最後講學更為彌足珍貴,發熱發光吧我想不少人樂見和期待的。

想買這張合輯?出席有關支援韓國朋友的活動吧。五十元有交易。幾天後的星期天便有一單,當場應該有得賣的:

「抗議世貿不義 要求立即釋放」大遊行

世貿害人 真正罪大惡極
掙開枷鎖 人民抗爭有理

誰是真正的罪犯?
我們深信真正罪犯是在全球以不義的協議剝削人民、掠奪資源的世貿,以及與其同謀的富國政府。而絕不那些抵抗壓迫,以公民抗命去捍衛生計的農民、工人、婦女、病人……

所以,我們絕不輕易放過罪魁禍首,我們會以行動,再一次證明反對世貿是公義的,並要香港政府面對市民,停止種種與世貿同出一轍的不義政府,諸如私營化及偏袒大財團的官商勾結!

日期:2006年3 月12日﹙星期日﹚
時間:下午2時30分
地點:維多利亞公園 (近京士頓街入口)*à銅鑼灣東角道行人專用區*
à駱克道à柯布連道天橋側*à 灣仔會展金紫荊廣場*
聯絡:3173 8412 阿珊

*將會有集會
#外傭團體將於當日上午11時30
分於中環遮打道行人專用區(近立法會)遊行至菲律賓領事館抗議政治打壓,歡迎各位參加後再加入本遊行隊伍。

原載:

between psychosis and hysteria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