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We're the Power of Hong Kong!

廣告

廣告

We die for Hong Kong

首先,很多謝INMEDIA給我一個機會,跟大家分享我們的故事。

先向大家自我介紹,我叫恆仔,是一個100%的球迷,足球迷,之不過,我所喜歡的是香港足球。每當香港代表隊有賽事,我都會跟The Power of Hong Kong的朋友,準備好一切打氣工具,為香港隊打氣。

自2005/06省港盃開始,每逢香港隊主場賽事,The Power of Hong Kong(TPOHK)會集合各隊最前線球迷一起為香港隊高呼「WE ARE HONG KONG」的口號,是以集合不同球會球迷、共同為香港隊打氣的行動聯盟。我們亦會主張Ultras以非暴力、理性的態度,正面地支持香港隊。TPOHK並不是一個正式的組織,不屬於任何組織、政黨、團體,亦不是一個官方的打氣組織。TPOHK的宗旨是集合各支球隊前線球迷,於香港隊賽事中為香港隊打氣。

每逢香港隊賽事,TPOHK的成員會集中在球場某一個地方,全程站立,利用樂器、旗幟,配合唱歌、打氣、叫口號,以行動支持香港隊。2009年東亞運決賽,我們就在大球場107區,帶領全場高呼「WE ARE HONG KONG」。

可是,這些行為在康文署、足總、保安、甚至警察,對我們這些行動卻不甚認同。我們需要經過很多很多的程序,才能成功申請把旗幟和樂器帶入球場;經常性地與足總職員、場地保安、警方發生不少衝突和摩擦;甚至有觀眾曾經因為我們阻礙其視線而報警。

有人說,香港是一個沒有生氣的城市,政府為保街上寧靜,把市民旅客都趕進一式一樣的商場中;我們說,香港的球賽是一個沒有氣氛賽事,在某些私人住宅區附近的球場,我們連樂器都不能攜帶。

在香港,每當有人打band,香港人對這種在大眾心目中很吵鬧的音樂類型仍然是未能接受,而現實的社會中更不會有陶醉在搖滾中的警察,只有為保城市安寧的國家機器對不同的樂隊趕盡殺絕。城市快將要死。一個連音樂都容不下的大都會,跟死城有甚麼分別?在街上,人們只會推銷寬頻、只會介紹豪宅,卻沒有音樂。一個城市的街頭,沒有音樂沒有歌聲,彷彿就像沒有了靈魂。

同樣地在球場上,香港的觀眾(對,是觀眾)對打氣文化似乎仍不太接受。我們不否認打氣會對其他觀眾造成阻礙,但我們也認為這是無可避免的。沒有打氣聲、沒有鼓聲的球場、只有觀眾在炒飛機後才會diu的球場,根本就沒有一點的比賽氣氛;多番刁難保安、為保自己所付出的六十元(還是二十元?)物超所值的觀眾、對打氣文化一無所知的警察、對民族情緒毫無認識的中學生……我們見過,也見過不少。但到底,打氣為甚麼值得我們做下去?

最近有一群自稱為網上傳媒的人,為沒有甚麼人支持的港菁打氣。但打氣的方法,卻是用錄音的形式不斷loop口號。

打氣最重要的元素,是球迷對球隊最真摯的支持和愛戴。最真誠的方法,就是用我們的口、我們的手,為我們所愛的球隊打氣。有些球隊,你可以支持,但你永遠都不會愛上它;但有些球隊,你一出生便註定要深愛、要擁護。

因此,我們選擇了用身體、用行動去體現我們對本地足球的熱愛,用熱誠為香港隊打氣。我們沒有錢(老實說,香港有幾多人真正富裕?),但我們願意為香港足球付出、願意為帶動打氣聲勢付出。2009年12月12日,每一句We’re Hong Kong,都是原於107區的。

在未來的日子,我希望跟大家一起分享我們打氣的故事,也跟大家一起探討有關康文署和足總的政策。而重新制度化的TPOHK,也會開始與有關當局進行對話和推廣打氣文化的工作。我們也正在籌備我們的網頁,以及準備下一場香港隊的國際賽(2月29日,香港於旺角大球場對中華台北),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這裡規定若有雜音必要管制
雷聲太大像已是超出了天際

誰可掩飾天裂地搖心底的呼叫

太過響亮是你未懂怎去適應
你知道嗎像這是天生的反應

誰可掩飾天裂地搖心底的叫聲

可惜心理面的聲音一再被軟禁
如作困獸一般
假使講說話也不可 高歌也是過錯
隨便你去處罰我(繼續上演 拒絕改變)

We're Hong Kong,we're the Power of Hong Kong!
2009年東亞運決賽,107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