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反「洗腦」(國民)教育?大家在反甚麼?

廣告

廣告


圖:最新出版的《黑紙》的封面

自《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 (下稱《中國模式》)出版以來,反對國民教育的言論和行動一下子熱鬧起來。 學生、教師和家長站在同一陣線, 異口同聲地指斥國民教育「洗腦」,擔心年輕一輩的思想將被控制。現實中要對學生進行「洗腦」可行嗎?若真的要反「洗腦」,為何只反對國民教育?整個教育制度正正就是「攞正牌洗腦」的機器。當中的「潛規則」做成的「人格蠶蝕」 (corrosion of character) 比「洗腦」更嚴重 !若真的要“救救孩子”,成年人請不要再過度支配和保護,請學懂「授權」孩子 (empowerment)。

剛出版並分發至全港學校的《中國模式》,引起了學生、教師和家長的圍剿,因其內容不止偏頗 (中國的政治、人權、法治、民生、社會矛盾等問題輕輕帶過),更是達至指鹿為馬衊造事實的程度 (把中共稱為「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學生團體學民思潮率先找上教育局局長要求對話,為局長送上甚具玩味的見面禮 - 「平反六四記憶麵包」、「說謊蛋糕」和「誠實豆沙包」等,迅速吸引了媒體的注視。家長接著在面書上成立「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據報打算集資300萬邀請本港教育界自編國民教育教材。而老師也將於日內舉行座談會,要求教協全力反對國民教育科。

用不實的資料作為教科書內容,以達至歌頌國家政權的政治目的固之然要反對。但「洗腦」這個罪名又是否成立?擔心年輕一輩被洗腦,是認為年輕人是白紙一張,是缺乏思想主見的「被動接收者」 (passive recipients),因此家長老師們紛紛團結起來,誓要保護這群弱小心靈。其實早於70年代,由英國社會學家Paul Willis牽頭,一連串以年輕人為中心的學校文化研究均指出,要學生表裡如一地成為教育制度或家長老師心目中的好學生,是一件沒有可能發生的事,換句話說要對年輕人成功「洗腦」並沒想像中容易。試想想,如果「洗腦」可行,老師們批改作業便不會恆常地嘔心瀝血。 再說,香港學生早早便學懂一個現實 - 教育只是個人上流(或保底)的工具。課程內容和教學方法都不能提升學生的學習興趣,能推動學生學習的往往是功課和考試,亦即是以分數推動學習。所以要計分的便學,不計分的便不會上心。 而所謂學習很多時也只是記憶背頌模範答案,一切皆是「求學最緊要係求分數」的心態,試問有幾多學生會對學習內容認真對待?有多少在考試過後仍然記得自己去年學習過甚麼?

在教育局的指引中,國民教育科的評估方法是「描述性及方向性的正面回饋」,即是有評語沒分數。在指引中並沒有明確指出此科是否需要考試;即使要考試,但沒有分數便和沒有影響所差無幾。而國民教育科將推行於小一至中三,亦即是說此科與文憑試和升學也沒有直接關係。視教育為升學求職工具的香港,很難想像學校、老師、家長或學生任何一方,會對此不計分數又不影響升學的學科有一丁點的認真看待。

我們都生活在社會上不同的圈子,年輕人即使真的在學校接收了「錯誤」的知識或價值觀,也會在其他地方看得見矛盾。 在這個資訊泛濫的時代,年輕人在網上接收大量資訊,所以無論《中國模式》如何將黑說成白,實在很難想像學生會毫無疑問全盤接收。 (因此網絡23條比國民教育更加危險!) 再者,在大街小巷盡是大陸自由行旅客的今天,年輕人每天經歷大大小小的「文化衝激」(cultural shock),又怎會不懷疑《中國模式》所吹噓的強國盛世?所以如果反對國民教育科是因為擔心年輕一輩被「洗腦」,這未免有點小題大作。

教育制度之「洗腦」從來都不在於課本上教授的內容是否正確,真正「洗腦」的是教育中的各種「潛規則」(hidden curriculum) - 從「有用」知識的選取、其引申的價值觀世界觀、到學習模式以至行為規範,當中包含著性別角式定型、功利物質主義、科技/發展主義、資本主義、新自由主義等等。學生在這個表面說著崇高理念,實際上汰弱留強競爭激烈的遊戲中,要盡快學會如何勝出或至少不落後的生存方法。大家以功利角度對特學習,很早便懂得用不同面孔對待老師和家長,養成見人講人話的習性;而同學間亦要有適度的互相幫助甚或利用。越高年班因要面對升學壓力便越見嚴重,雖未至於出賣靈魂,但已經是不斷扭曲個性,漸漸自行選擇並認同教育及社會上的各種「潛規則」,因為這些就是現今社會的生存方式。這種「人格蠶蝕」(corrosion of character) 其實比 「洗腦」更加影響深遠!

所以反國民教育「洗腦」,是一個五十步笑百步的笑話。在群起圍攻國民教育的之時,更應一併思考香港教育中那些「潛規則」訓練帶來的「人格蠶蝕」,因為這是對一個人的根本性傷害!若要香港的下一代能夠真正做個獨立自主、有思想、有原則的良好公民,請家長老師們不要再大義凜然地高呼“救救孩子” ,或不斷將學生說成是受害者。繼續將學生「受害者化」(victimisation),繼續為他們築起厚厚的保護牆、支配他們走所謂穩定而康莊的人生路,只會繼續強化現有而單一的生存方程式,香港教育制度中的競爭只會更加慘烈。學校、老師和家長應及早放手,學習「授權」孩子 (empowerment),讓他們自己找尋成長路,學自己想學的東西,行自己想行的路,從而在一個真正接納多元的社會中學習成為一個有思想的主體 (autonomous agent)。

作者為香港大學社會學系博士研究生

圖為編輯所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