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舊區重建犠牲小本經營──訪問物業被強拍的車房東主歐陽生

廣告

廣告

DSC07195

(獨媒特約報導)2010年馬頭圍塌樓事件後,舊樓強拍門檻由九成降低至八成,結果申請強拍的數字不斷上升。2010年有21宗強拍,去年增至46宗,今年首3個月已經高達25宗。

在大角咀利得街經營車房28年的歐陽生是其中一位「被強拍」的業主,他的車房所在的海安樓,今年4月被申請強拍,並於5月底遭恒基地產奪得業權。歐陽生表示,他從1984年起在車房前鋪後居,在這裡生活了差不多整整30 年,最近他收到恆基的律師信,要求他交出地契文件,否則會申請執達吏收樓。「被強拍」的切身經驗讓歐陽生慨嘆,法律對小業主不公,小業主備受壓迫。

DSC07200

位於私家街的車房
利得街鄰近奧運鐵路站,只有約45個號碼,是一條私家街,整條街的業權由街上各幢樓宇的業主擁有。利得街上的店鋪多從事裝修和工程,但很多都已貼上田生的告示,表明已為田生收購。

歐陽生對車房的地理位置十分自豪。他說,對車房來說,面向私家街是十分有利的環境,因為私家街可以提供免費的泊車空間。「我不用租停車場,(每架車)每月可以省下二千多元。」

訪問歐陽生當天,看到車房外停了兩三架已經維修好的汽車,再加上車房內兩架待修理的汽車,車房一次最多也可以接三至四單生意。「擺街我起碼也可以停泊六至七架車,一個月可以省下一萬多元。」

事實上,由於利得街屬私人土地,私人發展商如果成功收購整條街,所得的土地面積,除了所有樓宇的總面積外,還有行人道和車路等額外面積。可是,收購公司提出的收購價,並沒有將這點計算在內。以歐陽生的車房為例,田生提出的收購價,便只計算鋪內的面積。歐陽生表示,收購價根本不足以讓他再買一個車房鋪位,更不要說一個面向私家街的鋪位。

「土地審裁處為小業主把關是謊言。」
收樓公司通常借面積的計算,將收購價儘量降低。歐陽生說,他請了測量師量度自己的鋪位,結果是比田生計算的面積多差不多2平方米,無奈法庭卻接納田生提出的面積:「根本沒有其他人去證實,但土地審裁處卻只信他們(田生)的測量公司的報告。」

歐陽生回憶到土地審裁處上庭當日,收購公司的測量師代表根本不清楚自己的報告內容。他問測量師代表是否知道利得街上有一間酒店,後者對他的問題表現愕然,但完全沒有回應。歐陽生問法官為何對方不回答問題,但法官卻回應一句:「打官司係咁架啦,佢有權唔答你。」

歐陽生說,收購公司出動近20人的律師團隊打官司。他們的測量師代表出錯後,律師以測量師代表事務繁忙為理由,申請讓測量師代表從下午上庭改為翌日上庭。「他們根本就是給他時間去再多看一次文件,溫功課;法庭許可,明顯是偏幫地產商。」

歐陽生認為,很多律師為了日後跟收樓公司或地產商做生意,對收樓公司或地產商有所顧忌,不會盡力為小業主打官司。問他會否上訴,他答:「上訴?!……對方有的是財力,我根本沒有能力上訴!」

車房行業生存受威脅
問歐陽生有甚麼打算,歐陽生表示會一直做生意,直至執達吏來收樓為止。「我要對全香港人說,強拍不是好東西,是搶奪小業主的資產。」

歐陽生表示,就車房的生意來說,經營近30年,賺到的最重要不是金錢,而是累積多年的人際網絡。強拍不單令歐陽生失去一個理想鋪位,還失去一班長期光顧他的顧客。即使找到地方再做生意,也要重新建立顧客網絡。

歐陽生最不明白的是,為甚麼像他這樣的小本經營,要犧牲一切去成全大地產商的利益?為甚麼大地產商可以賺大錢,而他不能夠要求一個合理的賠償,讓他可以在區內再買一個鋪位,繼續經營車房?

歐陽生說,車房鋪位必須樓底高,面積大而深,才可以讓汽車駛入及進行維修。現時舊樓逐一被收購重建,重建後的樓宇都是豪宅、商場或會所,車房鋪位供應愈來愈少,根本就是在間接消滅車房這一行。

DSC07198

當日接受訪問還有歐陽太,她提到去年1月利得街海安樓導致一人死亡的火警。歐陽太說,那是海安樓半內第三次發生火警,而再對上一次火警,也幾乎燒死一位老婆婆。「她那時已經搬走,但她十分掛念舊居,有一晚偷偷回來。」歐陽太表示,這數次火警過後,利得街的街坊都心急出售自己的物業,因為害怕再次發生火警。

根據香港經濟日報2010年5月21日的報導,恒基早於2009年成功收購利得街海安樓全幢,但恒基想大量收購區內舊樓如海興大廈、永發大樓、仁利大廈及大志工廠大廈等,然後將地盤合併,再建行人天橋直達奧運站及奧海城,從而拉近跟奧運站浪澄灣和一號銀海等距離。報導說:「屆時肯定身價百倍。」

後記:最近有一本以舊樓強拍為題材的小說《大豐收》,作者是陳電鋸。《大豐收》以香港油麻地一棟舊樓為故事背景。該棟舊樓正面對收購,並發生了一宗兇殺案。《大豐收》是一本推理小說,但故事描述了不少受重建影響的街坊的故事,除了揭露業主和收樓公司間的予盾外,也有講述不同業主在賣和不賣之間面對的予盾。小說補充了對舊區重建的不同面向的理解,使讀者更清楚看到收樓和強拍如何破壞一個建立多年的社區網絡。

編輯: 彩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