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性別

《文雀》﹕中年麻甩佬與老男人的偉哥

《文雀》﹕中年麻甩佬與老男人的偉哥
廣告

廣告

看了《文雀》,說不上驚喜,也談不上失望,因為杜琪峯的電影還是老樣子,都是中年麻甩佬與老男人的戲碼。

杜琪峯早年的電影有很重的閹割焦慮,但近年卻以非常風格化的方式,嘗試”重振雄風”。但有趣的是,那是一種”偉哥”式的”重振雄風”。誰需要”偉哥”?當然是中年麻甩佬與老男人。有說《文雀》風格浪漫,哎,不要跟我開玩笑了!

有說﹕”男人都是用嗰度諗嘢的”(男人都是用他的小弟弟來思考的),証諸《文雀》,倒有幾分道理。片末,傅先生與阿祺決戰,根據原本的協定,只要傅先生有能力從阿祺手中取回珍妮的護照,珍妮便要跟從他一生一世。不錯,傅先生最後的確把珍妮的護照取回,但刀片卻傷及阿祺。他故作瀟灑的說,文雀用刀片傷及對方實在低手,這無疑是向阿祺認輸了。結果他決定讓珍妮離開,讓她重獲自由。

傅先生讓珍妮離開,是信守承諾嗎?實情恐怕是因為他在眾目睽睽之下失手,有損所謂虛幻的”男性尊嚴”,女性(珍妮)自然是他持續維持”男性尊嚴”的他者之一(其實所謂”雄風”,從來就需要不斷”重振”),但當女性反過來令他尊嚴盡喪,為保”男性尊嚴”,他惟有放手。所以,及後當他回到車廂痛哭時,他哀悼的似乎並不是他對她的愛,而是他自己的終極去勢。

二十一世紀還需要這種”偉哥”式的電影嗎?或許真的有人還需要,但情況尷尬之處在於,這是一種無需對象的”偉哥”式風格。對,自戀那需要對象呢?這讓我想起近讀台灣清華大學傅大為教授一篇有關”偉哥”的論文中,其所引述的一段出自出國外精神科医師討論”偉哥”的書中的話。書中提到芭芭拉所描述的她與服用了”偉哥”的先生傑克的新情境﹕

“現在性交時,傑克好像在和他的陰莖做愛,我卻被丟在一边。性交好像是跑馬拉松似的,他好像是用馬錶和尺,不仃地去量他陰莖的表現,在他腦中彷彿有一隊啦啦隊在歡呼,簡直快把我逼瘋了。”

畢竟,不少男人的內裡就是”嗰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