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楊秉基

搞事份子,好戲量藝術總監,獨立電影編劇 http://www.facebook.com/bankyyeung 網誌

生活

梁齊昕其實是雛妓

梁齊昕其實是雛妓
廣告

廣告

本年度不能錯過的本土電影《雛妓》有這樣的一句TAGLINE:「在資本主義之下,我們都是雛妓!」

梁齊昕成為大眾茶餘飯後話題,其實也只因為她是雛妓!在資本主義之下,一切都是賣與買的關係;一切也只不過是弱肉強食;或許我們會跌進知識改變命運的迷思,但已長大成人並在海外勾結外國勢力讀完LAW的梁齊昕,似乎仍離不開被軟禁那座DOLL’S HOUSE的命運。

戲劇大師易卜生筆下的羅拉不是SARA,所以羅拉離開DOLL’S HOUSE玩偶之家後就完場,不用面對現實!而何玉玲在被獸父施暴後,不單缺乏慈母的支援,更在學校以文字救犢自己而被BAND 5老師罰;所以何玉玲選擇徹徹底底出走,完完全全過新生活!這決定才是改變何玉玲命運的起點!是通過主動行動改寫命運,而不是通過知識!何玉玲面對現實的方法,就是從朋輩走到尋找長腿叔叔。

梁齊昕終於出走了,這是需要無比勇氣;正如千千萬萬遇上家庭暴力、性暴力的人,把自己的故事訴說其實難度已經很高,出走以外,還要指証家人,隨時失去一切!要像何玉玲般完全放下是非常難,也不是人人像何玉玲可以靠自己身體來救犢自己的靈魂,讓自己可以繼續生存與生活!

梁齊昕有冇俾特首X,我們無從得知;但特首一定有X梁齊昕老母才會有今日的梁齊昕。X其實是分有形及無形的,正如家暴也是一樣。家暴並不限於肢體暴力,還包括精神施虐!例如專登唔俾飽飯佢食、專登唔洗碗、令家庭混亂,甚至以自殘來要脅!這些沒有表面傷痕的家暴其傷害的不單是內體,更令心靈及精神受損。何玉玲面對獸父的強暴外,也同時面對教育制度無形的強暴,一個喜歡寫作的學生被食枯不化的老師在同窗面前公然辱罵,自然身心受傷。

何玉玲選擇完全出走,其實就是出家!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當什麼沒有時,就是置諸死地而後生!何玉玲比梁齊昕醒目,因為何玉玲清楚知道發生在自己的故事,無論任何何也不可以告訴他們,因為他們都會以有色眼鏡來看待一切!甚至面對獸父為求脫身而反指控自己引誘被X,更嚴重的當然是獸父會指女兒是精神病,或是鬼上身。

梁齊昕是否不夠醒目?事實又未必。何玉玲是一位擁有FIRST HON的雜誌記者,非常有抱負,為了報導事實背後的真相甘願自我犧牲!何玉玲起初還是相信主流價值,似乎未知主流傳媒早已為了銷量而蹗低了!而梁齊昕呢?其醒目之處在於善用傳媒,梁齊昕清楚了解自己已成為傳媒焦點,不單上A1頭條,也可以上C1頭條,更可以成為離誌封面人物!梁齊昕很清楚自己一舉手一投足都會引來傳媒焦點,非常懂得故事的起承傳合。

與其說梁齊昕放料,倒不如說梁齊昕比何玉玲行得更前,因為FACEBOOK本身是SOCIAL MEDIA!梁齊昕準確善用FACEBOOK,其實正正就是一層一層的將洋蔥皮撕開,作為傳統傳媒,其實就像《100毛》所謙稱自己是七八手消息。梁齊昕的社交網絡就是第一手消息所在,其他所有媒體的報導其實都被梁齊昕拉著走。由早前的,到現在雙腳無端受 ,再來一個LEAVING HOME FOREVER(已有人推出MESSAGE TEE);都可見梁齊昕不單是記者,更是編輯,完全掌控一切 ,包括讀者心態、甚至製造潮流。

現在越來越多身心均受特首所傷害的市民覺得梁齊昕就是自己的DOK-MY,因為感同身受;但願這DOK-MY沒有刺,大家不會被剋傷。希望梁齊昕像何玉玲一樣,為了揭露真相,一直有偷拍一切獸父惡母傷害自己的過程,把一切 INVISIBLE呈現出來;有理由相信,若有偷拍的話,只要把片段發放,將會全球熱點。

香港人已受盡無形的精神施虐良久,要讓自己不是雛妓,不是靠他人產生移情效果,而是通過行動改寫命運!何玉玲的故事就是香港人的故事;至於梁齊昕的故事,仍有很多未打開的未知!與其移情在梁齊昕身上,香港人更應自強不息的立出來把真相揭開,為香港未來編寫更美好故事;太易失焦,就會被人偷走更多1415億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