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湯家驊退出公民黨 辭任立法會議員

湯家驊退出公民黨 辭任立法會議員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議員湯家驊今日宣佈退出公民黨,他在今早向公民黨成員發信,表示在2009年已感到公民黨和創黨時的理念日漸偏離,決定退黨,希望黨員能尊重及了解。他於下午召開記者會,宣佈也辭去立法會議員職務,將在10月1日生效。他指只是「退黨、退議會,不是退政壇」,今日是最好的時機,新成立的智庫「民主思路」也可在推動民主路上出一分力,鼓勵青年人參政。他在記者會上向支持者鞠躬道歉,並數度哽咽落淚。

湯家驊辭職意味立法會將會就新界東選區空出一席進行補選,若建制派成功贏取此議席,將令泛民失去分組點票的否決權。湯家驊稱,相信若公民黨楊岳橋參選,會比參加2016年立法會全面選舉有更大勝算。

在議會起不到任何作用

湯家驊指今早向大會及內會主席遞交辭職通知,會完成本立法年度的任期,將在10月1日生效。湯指11年的議會工作,已盡最大力量,但得不到甚麼結果,向一直支持他的人鞠躬道歉,並表示日後會在其他崗位上為民主出力。

他表示自己已在議會起不到任何作用,令他非常失望,而參選時因為用公民黨名義參選,只退黨不辭去立法會議員職務的話是不公義的做法,而公民黨能在補選中重奪該席的話,是「無拖無欠」。

他認為不退黨會阻礙黨的路線及自己選擇的道路,被問到民主派是否分裂,他指社會會有定論。他表示「民主思路」也可在推動民主路上出一分力,他今日是「退黨、退議會,不是退政壇」。湯強調,從來沒有任何痛腳在任何人手,此說法是對他的侮辱。

沒有後悔創立公民黨

他指沒有後悔創立公民黨,每件事都要經過嘗試,累積經驗,至今仍然希望能做到代表大多數香港人的政黨。他指自人大831決定後,過去十個月對他來說,是非常難過的日子。他笑言,公民黨和民主思路的代表顏色都是紫色,紫色代表勇氣,今日他需要很大勇氣。湯提到,沒有見過公民黨黨魁梁家傑,但余若薇曾傳他一封電郵,表示尊重其決定。

他認為成立政黨需要一套政治理念,黨員需要堅定理解,再者需要議席,而他只有一人是起不了作用,他表示會鼓勵更多年輕人參選。

他又表示,退黨已「無咩好傾」及商量,也沒有人能改變他的決定,所以在記招前沒有通知梁家傑:「希望沒有其他人都跟住退黨。」

湯認為自己不是辭職變相引發公投,談到政改問題,他強調必須和中央溝通,才能說服北京。「即使北京唔想傾但都要傾,因為有普選才能有安定繁榮」。

2010年已想退黨

他表示目前未有參選下屆立法會的想法,而他又提到退黨的念頭早在2010年五區公投時已有這想法,但認為當時這樣做會對民主運動造成傷害;在2011年他代表泛民提出版權條例修訂時,他再度有退黨的念頭。他指在去年8月31日已寫下今日發出的退黨信,但一度相信自己有機會扭轉普選的框架,他認為今日是「雙退」的最好時機。

相信楊岳橋有勝算

他又提到,退黨及退議會前已和被指是公民黨新界東接班人的楊岳橋商討,他相信如果民主派協調,讓楊岳橋參加補選,比2016年立法會全面選舉有更大勝算,但湯強調自己沒資格給意見和忠告予公民黨。他又指會否為公民黨站台要由該黨作評估,「今日公民黨的支持者,未必受得落我;我的支持者,未必受得落公民黨」。

今早發信宣佈退黨

湯家驊在退黨信中提到,當時組黨的理念是要成為爭取政治中立的港人的支持,成為民主支持者,最終目標始為執政黨。

湯家驊今年65歲,他和其他45條關注組成員包括梁家傑及余若薇等勝出2004年立法選舉,又在2006年3月19日組成公民黨。他由2004年起當選立法會議員並連任至今。他曾在2011年出選區議會的沙田第一城選區時落敗。

而早在今年年初,已多次傳出湯家驊有意退出公民黨,他表示有人建議他另起爐灶,但因為「見過鬼怕黑」。湯家驊最後在6月8日正式宣佈成立智庫「民主思路」,喻意要為香港尋找第三條出路,讓香港人能在建制和泛民外有多一個選擇。「民主思路」理事會共有18人,智庫分為研究中心和倡議平台,成員包括團結香港基金顧問、監警會前主席翟紹唐、公務員事務局前局長王永平擔任榮譽顧問,其他成員包括港大政治及公共行政學系教授陳祖為、城大公共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葉健民、三十會理事劉培榮及王于漸等人。

湯家驊在上週政改表決發言期間已表示,可能是自己最後就政改所發言,自己進入議會11年來感觸良多。他認為在港進行普選及一國兩制在港的實施其實沒有矛盾。他又對自己2013年曾提出過的「溫和方案」沒有得到中央及泛民自己人的支持感到痛心。

【湯家驊的公開信全文內容】

致 各公民黨兄弟姊妹書:

九年半前,我花了一年時間說服了前四十五條關注組成員余若薇、梁家傑和吳靄儀共組公民黨。黨的名稱、第一句口號:「為公為民,香港精神!」也是由我提出的。當日組黨的理念和目標,是要爭取政治較為中立的港人成為民主支持者,以執政黨的思維議政,最終成為真正的執政黨。當日之高瞻豪情,奈何今天不再!

自零九年底,我開始察覺公民黨所走的路線,與當日創黨的理念日漸偏離。我一直期待透過我的不斷努力,可以啟發黨的視野,由單是面向民主派最堅實的支持者,轉而致力於吸納更多政治傾向較為中立的港人,以壯大民主運動。在政治立場上,我更希望公民黨能成為與中央建立關係較為正面的首個民主黨派。這不是說要向中央委曲求全,而是以堅定立場在一國兩制下,爭取民主執政空間。當然,這目標在今天來說,可能有人會認為是太遙遠或不切實際了;但這正是以執政黨的思維議政之第一步,亦是爭取政治較為中立者支持的第一步。可惜經過近五年的不斷努力,太遙遠和不切實際的,竟然只是我個人的政治理念!

今天,現實證明了黨與我創黨之理念已偏離太遠了。我不是輕言放棄的人,但每件事始終有完結的一天。從政十一年,我撫心自問,已盡了最大的努力、渡盡了最難堪的時刻。每一次當我欲急流勇退時,也想到這決定會否致令民主運動、公民黨的政治前景帶來負面影響而因此擱置這退念。但時至此刻,這決定可能是對民主運動、對黨的發展影響最少的一天。這是一個極為痛苦的決定,但恕我未能與黨再走在一起了。

月有陰晴圓缺,世事無永如人意;希望您們尊重及了解我今天決定引退的心情和原因!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