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欽州街布市場被「二度迫遷」 七十年代建地鐵迫至現址

欽州街布市場被「二度迫遷」 七十年代建地鐵迫至現址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食環署在無通知區議會下,在8月中逕行向欽州街臨時小販市場內小販發信,擬將收回該擁有近四十年歷史的土地建屋。該市場現時有數十檔布行,交織的布料在市場內塑造了獨特的空間,更是不少紡織學生買布做功課和「文青」假日的好去處。1978年因興建地鐵荃灣線而被迫至現址的布市場商販,有布販在接受獨媒訪問時表示對這個決定表示無奈。

IMG_4142

1978年前,有不少布料的街舖在汝州街近黃竹街一帶經營,但因政府收地興建地鐵荃灣線,遂將街頭小販搬至欽州街布料市場,人稱「棚仔」的現址,亦有少部分布販被分別安置到基隆街。欽州街布料市場的現址至麗閣邨一帶曾經是英軍的深水埗軍營,在日軍佔領香港期間更淪為拘禁戰俘的集中營。布料市場更曾經是「處理」戰俘的地方,不少戰俘在這裡遭打靶和燒屍。在二戰結束後,由政府接管土地,並關閉軍營。在1977年改建為公屋麗閣邨及越南難民營,後至89年時,越南難民營關閉後興建麗安邨和西九龍廣場。

IMG_4103

良記布行的李良接受獨媒訪問時表示,布料市場原是籃球場,現時的上蓋由港鐵負責興建。他批評食環署每隔幾年便提出搬遷,質疑是有新官員上場便要「邀功」,完全不理會實際環境,「前幾年又講過要我地搬啦」。他指2007年時,食環署曾要求布販和賣豬肉和菜的作混合經營,「我們賣布的久不久就要噴下殺蟲水嫁嘛。」李良表示,因為從布廠講回來的布不時要清潔除污,布販須對布料噴殺蟲水。

IMG_4086

他指當時和官方開會時,地政處回覆表示「收返塊地都無用,仲要派保安來看管,不如俾食環繼續搞市場啦。」他憶述香港製衣業興盛時會購入他們的貨尾,再銷售予走鬼檔及天光墟的小販。「舊時好旺嫁,旺咪有好多布剩,個時真係全民就業。」李指布市場早年的生意不俗,但後來香港的工廠式微,生意亦隨之一落千丈。

李良又指,檔販從前會夾錢請保安,在越南難民營仍然運作時有不少難民會「偷布」。自花園街大火後,政府在不少臨時小販市場增設保安,布料市場亦在兩年前增聘,現時有共有三名保安輪流全日當值。他認為政府根本無需要干預太多,當局「多次提出收地」亦令販商大失預算。「入布都唔敢入,個個都勒住勒住。」

IMG_4122

李良表示,近年多了理大的製衣及紡織系學生來光顧布市場。「係街度賣布無用嫁,一定要成墟成市先旺。」被問布料市場將於月底被關閉,李良只有無奈接受。「咁大座大廈都拆得啦,何況我地呢啲小市民。」

民協區議員衛煥南批評,當局事前並無諮詢突然表示會關閉市場,要求當局立即優先安置布料市場商販,並且能給予合理賠償。他提到有牌主並不接受僅8萬元的賠償,要求食環署能根據對花園街等「收牌」時的12萬作賠償金額。他又希望當局能重新考慮2007年時提出的方案,以通州街臨時街市作安置的首選。

IMG_4472

衛煥南在2007年時曾提出建議將布料市場搬到通州街臨時街市的第一及二座集中經營,原通州街街市內的第一及二座的濕貨檔攤則搬到其他座數經營,但衛指食環署當時拒絕賠償予濕貨檔攤,反指布販可選擇遷入「任何檔攤」,更引起軒然大波,有凍肉商販上街抗議,「先唔講通州街街市空置咗咁多年,人地凍肉搬遷,個凍櫃拆走再砌都要錢啦」,結果計劃擱置。

獨媒曾向食環署查詢如何安置現有的小販及遷置的安排細節,署方先致電反問記者為何得知關閉市場的消息,及後又回覆表示小販可到其他非熟食小販市場的攤位、街上固定的小販攤位或街市的非熟食檔位繼續經營。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