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生活與生存】從兼職救生員到足球教練——專訪蘇來強

廣告
【生活與生存】從兼職救生員到足球教練——專訪蘇來強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足球近半年成為熱潮,球迷們對港隊衝擊世界盃決賽週仍有盼望。一眾港隊成員如葉鴻輝和陳肇麒等繼續風頭強勁,但其他足球員又如何?說的其他並沒有「其他」意思,只是代表隊以外的球員。

獨媒在今年年頭訪問了趙俊傑,有球迷表示對蘇來強同樣有興趣。蘇來強今季從職業足球退下來,成為全職足球教練。但原來這名中場指揮官曾經邊做救生員邊踢波,試過三年都是月入六千元月薪,當中是怎樣的一回事?

曾到比利時學法?

曾先後效力多支球隊的蘇來強在二合出道,參加當時球隊的青年軍計劃。一直有「江湖傳聞」,蘇來強曾被比利時球會睇中。蘇來強表示,其實從來沒有去過過比利時,但俾他們睇中倒是真的。

在他效力二合的時候,比利時球會真特的教練來港揀蟀,目標是愉園的青年軍,但球員外出備戰亞協盃;教練來了看同是在跑馬地練波的二合。蘇來強表示當時是被他們「睇中咗」,但在溝通上有問題,後來便再沒有下文。

IMG_5383

港甲冰河時期下的球員

他在約滿二合後,曾經一度沒再踢波,期間做過跟車和裝飾材料員。蘇在2002年後加盟規模較小的球會福建。然而,蘇來強的職業足球生涯發展,其實並非一帆風順。

當時正值香港足球的冰河時期,入場人數屢次跌破新低。蘇表示,在加盟福建的時候其實不太適應:「之前連草地都未踢過呀,技術根基又唔好。」他自知基本功不好,唯有勤加操練。

蘇強調,自己一直以來對足球有執著,但從沒想過視為職業,但最後還是在職業足球打滾了十多年。

而在效力球隊福建的時候,月薪是6000元。沒聽錯,是6000元,那時候還沒有甚麼最低工資。他為了賺取更多收入,遂決定兼職救生員。當時球隊在在跑馬地練波,蘇便在銅鑼灣世貿中心附近的警察俱樂部兼職救生員。「無辦法啦,真係無錢。」

救生員和球員的生活是怎樣?早上六點起身,救生員的工作至三點。「下班」後直落練波,每天如是。蘇來強指那時曾給自己一個限期:「三年,如果踢得起便繼續踢啦。」

蘇來強在福建渡過了三個球季,在最後一季更成為球隊隊長,但福建及後不幸降班。他轉投流浪,人工沒變,都是六千元。蘇表示第一次轉會,其實不太愉快。「人工低無問題,我可以捱,但好難捉摸管理層到底想點。」

sc

足可圓夢 大埔的動人時光

一年後轉投大埔,也就是大多球迷對蘇來強最有印象的時候。蘇來強都不諱言,大埔年代是他最好的時光。

他提到當時大埔的隊內氣氛融洽,如球隊提供伙食和訓練環境都令球員有很強的歸屬感:「個時先感到似返個職業足球員,有身份認同。」

地區球隊大埔在2006年的球季升班,蘇來強形容為兄弟班的一班球員,幾年間為球隊贏得高級組銀牌和足總盃冠軍,更奪得亞協盃的分組賽資格;在07-08的球季,大埔更成為聯賽季軍。李威廉、李康廉、蘇來強和趙俊傑等成為轉會市場上的搶手貨。大埔足球隊,那幾年間的風頭一時無倆。

「個時有得走都唔想走。」蘇來強效力大埔期間,人工由最初的七千元到最高的一萬六元,終於有較似樣的收入。

cs

圖:效力公民時的蘇來強倒戈大埔

轉投傑志因為家庭

蘇來強笑言,當時每個月都努力儲錢,名符其實的「慳得一蚊得一蚊」,立志儲到十萬就結婚,後來終於「慳得成」成家立室。「哈哈,但之後就儲不到了。」蘇來強的太太是他的中學同學,對於他踢波十分支持:「你有你鍾意的野就去做啦。」

四年的大埔生活後,蘇來強不諱言是想「好留在大埔」,適逢當時兩支勁旅飛馬及傑志對他作為斟介。蘇來強透露,飛馬開出的人工較高,但他最後揀了傑志。原因好簡單,因為家庭、太太和即將出世的女兒。

蘇當時住在將軍澳,他指傑志當時練波的地方是九龍仔,飛馬則在元朗練波。因為太太當時大肚,女兒即將出世蘇想能夠多陪伴太太。「老婆成日想我快啲返屋企。」但結果是,傑志及飛馬最後都去了青衣東北球場練波:「唉,諗返都真係笑話。」

IMG_5367

香港隊的身分認同

港隊近年愈來愈多入籍球員,如近日剛剛獲發特區護照的辛祖和阿歷士等,香港隊愈來愈有層次。蘇來強認為球會應給予香港球員更多機會。他強調,的確不能抹殺入籍球員的努力:「其實好簡單,同一個機會,能否給本地球員試下呢?」

蘇來強更表示,在大埔時從沒有入選香港隊,但到傑志後便入選香港隊:「你問我代表香港,真係無乜感覺。」「無嫁,呢個世界係咁。」

蘇來強指,自己對「香港隊」的身分認同真的不多,有「身分認同」的反而是香港隊5人足球隊,在有一次5人足球的國際賽中香港半場落後伊拉克3球,對手連同後備僅得7人。教練曾偉忠對他們說:「你班人係度嘻嘻哈哈,咁叻就贏俾我睇下啦。」香港最後力拚反勝5比3。

蘇來強現時除了開辨足球學校,教授青少年足球外,更是香港二十歲以下的5人足球隊的教練。他認為香港的5人足球雖然發展起步較慢,但實力不算太差。他指5人足球的自由度較高,適合香港人:「香港人醒目嘛,好啱踢5人足球。」

IMG_5389

場上搏盡,就係咁簡單

蘇來強表示,全職踢波時,每天很早便要起床,仔女一面都見不到就要去練波。而下午到夜晚則開始教練的工作,有時候回家後,仔女都已經瞓哂。他自言食得鹹魚,就要抵得渴。「踢波為咩?為理想為生活,係場上搏盡,就係咁簡單。」

蘇來強離開大埔後,曾先後效力傑志、公民和元朗,但他坦言十分想念大埔的球迷和隊友。他表示轉投大球會,其實沒有太大感覺。在訪問中,蘇來強一而再再而三,強調自己踢波就是要享受在場上的時間,表現自己。

他在2011年時轉投公民,人工減了五千元。蘇來強的小兒子在出世時曾缺氧,加上公民當時成績差勁。蘇來強自言那時過得不太愉快,先因為球隊內的外援各自為政,教練未能協調各球員。「踢咗咁多年,有幾多個外援真係帶到啲華人球員先。」「唯有盡量慳囉,多錢時咪用多啲,少錢咪慳少少,其實都慣。」

IMG_5353

圖:蘇來強是港隊二十歲以下的5人足球隊的教練,操練時和年輕球員打成一片

被問到為何在今季退役,季初曾到港超球隊黃大仙試腳的蘇來強直言是因為「無班落」。後來受到港甲球隊晨曦邀請,在業餘賽事繼續球員生涯。他指晨曦給他的待遇不俗,未計獎金和練波費,每場有近二千元,現時月入有近萬元收入。

蘇來強一點都不感到可惜,強調所有職業球員始終都有退下來的一天。「哈哈,無兩萬都不會考慮復出啦。」

訪問: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