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生活與生存】走過豉油撈飯的日子——專訪趙俊傑

【生活與生存】走過豉油撈飯的日子——專訪趙俊傑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早前在改革香港足球的鳳凰計劃中,列明需要成立香港職業球員工會。目前在歐洲多國的足球聯賽均有球員工會,英國的球員工會歷史更是源遠流長。過去幾年,本地球壇多次出現欠薪事件,設立球員工會更顯重要。獨媒找來元朗足球隊後衛趙俊傑,談談對球員工會的看法及香港職業球員不為人知的辛酸。

近年總算捱出頭來的趙俊傑認為,香港的足球圈「貧富懸殊」嚴重:「月入十萬的球員又怎會搞,收入低的又沒有說服力。」因為香港球員不太團結,他希望將來發起時,退役的球員能出一分力。「要老闆明白球員不是要搞對抗,只是要爭取最好的福利。」

batch_16471947341_a52f34ac28_z

「只係想要你個五、六千元一個月,已經唔係講甚麼尊嚴」

趙俊傑出道十多年,但背後的辛酸實在不為人道,一切從二十年前說起。趙初次「認識」足球是1994年,他從電視上看到美國主辦的世界盃:「做運動員原來這麼受歡迎。」後來和朋友起加入了快譯通足球學校踢青年軍,吳偉超的父親吳志英更是當時的教練,一年後升上了球隊初級組的青年軍。

趙最初出道時曾踢前鋒,後來才改踢後衛。他表示,中學時一直都有「踢波」,但卻一直沒有受過正規的足球訓練。一次在街場踢波,一名球壇前輩對他說:「讀書又唔叻,你第日想做咩呀?」他開始意識到是時候為自己的前途打算。適逢當時二合招募青年軍,那一年是2000年。因為身形的優勢,還入選了港青,可說是少年得志。

後來二合退出甲組並解散,改跟流浪操練,但流浪突然告訴他:「無預你呀!」並「推薦」了他過檔花花。「開操的時候我都仲練緊,之後卻話我知原來沒有預我,聽到之後我呆了。」

最後在2001-2002年的球季,他過檔了「蚊型班」花花,中間鮮有機會上陣。「踢了五、六年,都仲係咩都唔識。」趙俊傑認為,儘管自己多麼勤力,但年輕時的基礎沒打好,影響了日後的發展。「其實已經去到只係想要你(老闆)個五、六千元一個月,已經唔係講甚麼尊嚴。」

這一年,他的月薪是二千元。

在經歷低谷的一年後,趙俊傑加盟了另一支「小型班」福建:「自己都沒有想有無得踢,只想有訓練機會。」他在福建渡過了三個寒暑,當中有人留下,有人離開,很多球員更選擇轉行,離開球壇。「幸好那時自己『後生』,少啲錢都得,先可以捱到落去。」

batch_15853586053_3159799602_z

球員的辛酸:豉油撈飯的日子

2005年,全職足球員的趙俊傑月薪是四千二百元。很難想像,香港的足球員是這樣過活。

趙俊傑自言多年來都「好慳」,所以總算儲到點錢。在旁人眼中,每天都是「生活」,但他卻是拚命去生存。「那時要過海練波,真係好窮,唯有偷雞買學生飛。人地望落我個樣都似讀書既,有人查飛咪走囉,捉到一兩次都可以抵番咖啦。」「一年唔會捉你十次掛,每個月慳到三百幾蚊咖。」

然而,低處未算低。趙俊傑家中的環境不太好,父母經常外出工作,母親有時會預備好餸菜,更會「整定」十幾碟。「但都會食哂,所以唯有豉油撈飯,要不是就加蝦條及腸仔囉。搵得少錢嘛,無辦法啦。」

那些年的最佳年青球員楊熙智,姚學文都早在2002年便選擇急流湧退,轉行消防員。屬於後一輩的趙俊傑表示,多年來曾經多次動搖,惟感謝家人一直的支持,令他沒有放棄繼續以足球為事業。為何一直堅持做球員?「因為自己真係鍾意,所以就堅持,堅持自己喜歡的事有錯嗎?」

守得雲開見月明

2006年,在港青的隊友陳思榮的介紹下,趙俊傑加盟了剛升班的大埔。大埔自2006年升班甲組,幾年間拿過聯賽季軍,奪得足總盃冠軍並打入亞洲足協盃,可說是遮渣踢出燒鵝的價錢。當年的兄弟班,令不少球迷至今仍津津樂道。他不諱言在大埔的四年的發展最為滿意。「大埔是我的人生轉捩點。這幾年,令我成為了現在的我。」

足球是全世界最多受眾的運動項目,香港在發展足球上卻顯得力有不逮。他認為外國有濃厚的體育文化,香港卻是一個不尊重運動的地方。「美其名是職業聯賽囉。香港只有球隊,沒有球會。」趙俊傑認為香港政府應該「開聲」叫「商家佬」搞運動及賭波合法化。「你唔協助球員,卻去協助 CEO 搵十幾廿萬?」他認為,香港現時從球場到管理架構、訓練基地和薪水水平等,所有都是「好業餘」。「一個老細唔搞,過去的努力便付之一炬。」

batch_16287429149_065b0abb18_z

命運就算顛沛流離

在2009年時,他在大埔的月薪是五千元,幸好球會包伙食。不過,足球生涯踢到第九年,該何去何從?

四年過去,趙俊傑憑著在大埔穩定及拚搏的表現,獲得南華和飛馬的賞識,最後選擇轉會到南華。當時一般認為,趙俊傑是填補離隊中堅陳偉豪的位置。本以為否極泰來,但球季初時表現患得患失,慢慢就被投閒散置。「那時的心理質素不好,自己亦成長得較慢,沒想過咁快要做正選。」

後來他轉會到另一港甲球隊公民,由細會到大會再到細會:「做人最重要是承認及面對失敗。」趙俊傑強調,自己這幾年來的表現不差,至少證明到能對抗有質素的對手。「好多人認為我出道時唔得就係唔得,咁樣好唔公平。」

趙俊傑透露,去年曾經有中超球隊有意招攬他。「人工是雙倍,而且係人民幣。」當時有一支上海中超球隊要他自資到韓國集訓及試腳,初時半信半疑,對方及後多次打電話予他。但礙於當時要在完成集訓後,便需要立刻回港比賽,最後還是失之交臂。

不過,職業足球員的生活不但未能令他安定下來,反而帶來更多的不安及不穩定。「只要你不想停,永遠都可以進步。」為生活可以忍,但隨著女兒的出世,趙俊傑的心態也有所改變。「難聽點說,自己其實是孤兒仔。」他感謝前球會公民仍以廉價租用宿舍讓他住。「但真係開始要為自己及家人打算。」他希望未來五年能繼續踢下去,並且繼續以足球教練為己任。

訪問:麥馬高
攝:Manson Wong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