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八鄉選戰:對抗的,是一整個家族

八鄉選戰:對抗的,是一整個家族
廣告

廣告

題為編輯所擬。

當日幫阿迪助選(其實主要係企係票站幫手謝票),有幾個觀察。其實都知鄉村係講自唔自己人,但當日去到,發現果種「自己人」唔只係「村民」,而係「家族」。

當日對手的助選團,其本上整個助選團就係2,872票的中心,整個助選團都可以認得出每一個投對手票的選民。而在對方和選民的交談中亦得知,其實不少已經不在八鄉住,很多人都是私家車在西鐵站接過來。

因此,當中一大部分的選民沒有在八鄉住但亦可以投票,亦即是,選舉事務處是沒有他/她們的現居地址的資料。

雖然,即使阿迪可以找到他/她們亦不等於會投給阿迪,但此批「選民」卻是在不知朱凱迪的情況下投票,而以我所見,這一批人數並不少。

「你家族投左未?」因此變得更大,不單是在鄉內,住在左鄰右理的叔伯兄弟姨媽姑姐,而是去到更廣的所有可以/會來投票的人,不論你在什麼地方。

因此鄉村戰就變得更難打,因為,有一批人你是幾乎無方法去接觸。

講起助選團,有兩件我幾在意,及幾得意的事我當日留意到。

1:助選團內非全是鄉民,當日助選團中,有一個選舉代理人,她很少和其他村民打招呼,甚至沒有村民會向她打招呼,而當有數選舉數字出現時,她就會立即抄得並打電話匯報,但她所用的卻是投票站號碼作匯報。所以,我估計鄉村派並不是單獨出選,而背後是有組織性去參選。

2:對於選民的「忠心」,每當有選民投完票,行去對手的助選團打招呼時,我都會主動地向他/她們點點頭,但他/她們的反應是先回一個點頭,然後就已經不敢回望我,直望去尋找一個相識的面貌去望。每當有選民行去對手助選團時,如果我們有和他/她們有任何眼神交流,甚至有一句半句你好,對手的助選團都會大為緊張地望著那一位選民。最後有一件趣事,話說有三母女前來投票,(我們的位置是位在票站資料板的前面)兩位千金只是好奇去望一望塊板,我見到對手有兩三位成員好緊張地走過去,扮看資料(明明係三母女黎之前一分鐘佢地先睇完),十分緊張,好似很害怕三母女會和我們「咬耳仔」。

(btw,第一次幫人助選,好多新鮮野同得意,同埋阿迪真係好堅秋,佢成日幾乎無坐低過,除左坐車去街站外,佢係票站幾乎整日都係企,由中午到完結一刻,佢都無坐低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