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1987 : 逆權公民》:從韓國民運史說起今天香港與韓國

廣告
《1987 : 逆權公民》:從韓國民運史說起今天香港與韓國

廣告

近年三部有關韓國民主化故事的電影陸續登場,分別為由故韓國前總統盧武鉉為故事藍本的《逆權大狀》、以光州起義中冒死報導真相的德國記者為本的《逆權司機》、以及這部將在3月1日上映的《1987 : 逆權公民》。《1987》不但有多達700萬韓國民眾觀看,連文在寅總統亦在1月7日觀賞電影,並致詞指「世界不會突然改變,而是由人民合力促成改變」。

電影講述國民反對軍事獨裁政治,以「六月民主運動」作為背景,從接受反共調查組(或稱南營洞調查處)偵查的22歲大學生朴鍾哲在黑獄中被虐待猝死所引發的一連串事件。這類電影的可怕之處不只在於畫面血腥暴力、故事驚險刺激,而是在於我們記憶深刻都有對獨裁政權的認知──對王全璋律師等維權律師的打壓與「被失蹤」、民運人士李旺陽在黑獄中被虐待「被自殺」、學生因讀共產主義刊物而被追捕(更多請見粉絲專頁批判與再造);而政權為了維持權力穩定而不擇手段,大話連篇,眾人敢怒不敢言。這些情節對港人來說其實並不陌生。同樣,台灣觀眾對此電影也印象深刻,原因是跟戒嚴時期國民黨打壓政治犯、刑求(嚴刑迫供)情節類同。

民運三部曲

這部同以全斗煥為首的獨裁政府迫害學生為背景,與上述兩部不一樣,並沒有把民主的來臨歸功於特定一人,反而強調各人在他的崗位奮戰──拒絕做橡皮圖章的檢控官、堅持依法驗屍的檢控官、瘋狂拼命的記者們、不屈強權的獄長獄吏、理想而激情的大學生等等。在《1987》,主要人物除了金泰梨飾演的妍熙外均為真實人物,亦邀請與民運相關的演員作電影中角色,包括飾演警察治安本部長的禹賢為民運參與者、飾演大奸角治安本部朴處長的金倫奭則為已故朴鍾哲的中學師弟(據全民台韓誌翻譯)。

與《逆權》系列相比起來,《1987》處理反而更有敍事式紀錄片的真實感,細緻刻畫勾人心弦,尤其以同在《司機》中擔任光洲司機的柳海真的那一條故事軸吸引,講述平民百姓與殘暴不仁的獨裁者搏鬥的驚險情節。這也與《逆權司機》主演宋康昊拍攝《司機》後評論一樣:「(金四福)是一個與我們其他人沒有什麼不同的人,一個普通市民。我不想表現出他具有很大的承諾或決心,而是集中在表現他說話之間流露出的普遍的責任感。」

民主運動歷史的教訓

從1981年學生因閱讀共產主義書藉而被告違反國安法的釜林事件、到1980年5月17日在軍事政變後掌政的全斗煥宣告全國戒嚴後,光洲人民群起反抗慘遭鎮壓。故事來到再到1987年,即使南韓人民遂漸了解光州事件真相,大家對於獨裁政權拒絕修憲、以真普選代替篩選欽點接班人等都非常憤怒,但大部份人如妍熙依然害怕動盪、忌諱示威者,想要過平凡生活。三部電影中其實都不乏討厭政治的韓豬,最終被捲入政治當中。他們又為何參與民運呢?

非常值得港人們學習的卻是,這三個電影其實都沒有講述的民主革命成功的一刻,甚至有些事件是悲劇收場。雖然電影中有鋪路講述政權強硬手段惹起民憤、同時面對因舉辦1988年漢城奧運的國際壓力,三部電影中正是帶出在漫長民主路上,即使人民激烈反抗也未必見到革命成功的一刻,但是是不是因為運動失敗論就放棄反抗呢?如果他們放棄了,民運結果又是否一樣?

歷史的偶然

誰是金正南?在電影之後,歷史人物本人接受了訪問,他是民主陣營的文膽和幕僚。他是如此評價:「在朴鍾哲之死的真相公佈後,我們就見到操控刑事的真相,也是集體良知的力量的彰顯。它也決定了我們社會可以走出真相、良知、人性及民主的路。」他同時經歷的人民革命黨事件,他的同伴在1975年被韓國大法院以違反《國家保安法》起訴並判刑15年重刑;他自己就正如電影所言逃過一劫。

他繼續說,「我也是在監獄中認識了我的前任女友。她很擔心獄吏的工作條件,並為改善他們的工作條件而工作。民主運動後來大大改變了獄吏的生活。」他回想,這也是歷史之手在幫忙,後來是獄吏傳信這件事才令事件揭發:信件是由李玉榮(譯名,首爾大學政治系朋友)撰寫,再由兩名獄吏(電影中合併為韓秉庸一角)傳到監獄外,再交由神父宣讀,最終就揭開了真相。

鍾樂偉/〈教會與公民抗命:韓國的經驗〉

韓國民主了 公平公義來臨了嗎?

雖然韓國民運已經完滿結束,走向民主化;但如果簡化為「民主必勝」未免too simple sometimes naïve。在1987年後,南韓政府對待勞權工作者及工人運動依然打壓,惹人非議。例如,最近韓國民主勞總(KCTU)前主席韓相均因發起集會反對韓國政府單方面修改勞動法於2015年12月被囚,至今仍未獲釋。儘管總統文在寅於去年12月曾特赦6,444名囚犯,可惜韓國當局仍繼續無視聯合國和國際勞工組織的建議釋放韓相均。

這也與1987年後的國家發展有關。在政治開放之後,雖然工人只以潛在力量參與了抗爭,甚至在三個月內就發生了300次勞動糾紛,並發展出強大的獨立工會,但到現在工人依然會被欺壓的一群。

假如今天我們要歌訟韓國民主運動,真的與獨裁體制區分,我們必須也要看見被打壓的弱勢及少數,讓社會制府更公平公義。說著,筆者內心希望有天韓國也可以拍出引火自焚的1970年年青裁縫全泰壹的抗爭故事,讓韓國民主運動的畫面更加完整,也讓社會一同進步。

參考:

鍾樂偉/〈《逆權大狀》以外的盧武鉉〉
破土/ 〈韓國工人運動的崛起、現狀與出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