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新公屋無得打? 2 】折戟德朗邨 民主黨前社區主任:未做好選民登記、見人見得太少

【新公屋無得打? 2 】折戟德朗邨  民主黨前社區主任:未做好選民登記、見人見得太少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姚松炎在立法會九龍西補選落敗,在啟晴及德朗邨更落後民建聯鄭泳舜多達1,748票。民主派在2015年區議會選舉,於此兩區已曾大敗過一次,在新公屋屋邨,民主派看來是寸步難行,應該點搞好?獨媒訪問了前年代表民主黨參選九龍城區議會(啟德南)的社區主任蘇綺雯,嘗試重尋德朗邨大敗之謎,她認為自己輸在「見人見得太少」。

開邨已大幅落後 砍掉重練 「跟足建制派」

故事要由2013年7月30日說起,啟晴邨六幢大廈在當日入伙,蘇綺雯跟李庭豐及當時的公屋聯會執委梁婉婷在邨內接觸居民,但蘇綺雯發現發現民主派在設備、文宣和與居民相處技巧都大大落後建制派:「建制派喺『攞鎖匙』已經在樂富房署擺街站幫居民。」

民主黨向居民派發的是一張A4紙,上面寫有簡單資料,例如交通設施,梁婉婷已印製「成本簿仔」,包括醫療、教育或其他居民關心的事,甚至「教埋你去邊度買餸」,蘇綺雯當時十分驚訝。「經民聯仲幫助居民驗樓,佢哋有個桶,有水平尺、鎚仔、拉尺,一應俱全。驗樓時,居民俾佢哋『入屋』,攞晒聯絡電話。」蘇綺雯的「原來計劃」非常簡單,就是派A4紙和接受居民求助,因為她對社區的想像是替居民申請政府資助和處理家庭問題,類似社工角色。

IMG_6181

2015年10月民主黨就區議會選舉進行誓師,蘇綺雯當時預計能獲得1,700票以上

但看到建制派的「工作」後,她便決定砍掉重練,徐圖後計的第一步是當晚便向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碧雲反映「唔得喎,我哋要重新部署和計劃」,決定要「學建制派咁幫人驗樓」。民主黨在翌日派出所有職員和義工,包括九龍東的成員,分別到去深水埗和淘寶購買工具,並重新設計文宣,形式是——「跟足建制派」。

文宣中又包含其他資料,例如交通、附近醫院和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碧雲和胡志偉過往關注的議題。到8月時,蘇綺雯認為民主黨已經「追貼」了建制派,「佢哋有嘅嘢,我哋都有」。後來,建制派又對居民「派電燈膽」,甚得他們歡心,但「邊有咁大隻蛤乸隨街跳」,要攞電燈膽,便要留下姓名和住址,民主黨亦「照辦煮碗」。蘇綺雯總結指,民主黨在啟晴德朗前期的地區工作,是「跟著建制派走」。

一年半後轉戰德朗邨

和啟晴邨一街之隔的德朗邨在2014年12月4日入伙,民主派才正式分工,由民協李庭豐進駐啟晴邨,當時的決定是因為覺得應由「男對女」,由李庭豐和梁婉婷分庭抗禮,蘇綺雯則在德朗邨和何華漢對壘,這背後又有一個故事。

「女仔同女仔,大家都係長頭髮,都係咁嘅樣,無乜分別。」經協調後,均覺得李庭豐出戰啟晴「比較抵」。蘇綺雯坦言有點不開心,因為花了很多時間和心思在啟晴邨:「一夜之間就被告知要到德朗邨重新開始,變相喺啟晴邨的工作化為烏有,後尾有啟晴街坊嚟德朗做義工,所以都釋懷 。」值得注意的是,因為德朗邨在區議會劃界上已達人口上限;德珮樓和德瑜樓都劃入啟德北 。

IMGP3722

2015年8月10日,蘇綺雯和李庭豐等民主派到警察總部報案,要求捉拿元凶

當時又殺出一個程咬金,民建聯文潤華同樣劍指德朗邨,他更向居民派發「飲湯指南」。蘇綺雯提到這一個畫面:德朗邨巴士站外三個街站,何華漢、文潤華和自己「鬥拉客」:「嗰時天氣凍,真係鬥忍耐力,有種感覺係睇下邊個捱唔住走,嗰時甚至有人嚟街站兜售賣飯盒。」直至9月文潤華轉區,剩下何華漢和蘇綺雯單挑。

時間已去到2015年7月,德朗邨內的設施陸續落成,民主黨在邨內抽得議員辦事處:「民主黨當時得潘志文一個區議員,但建制派則有13張票,我哋咁都中到,好感動。」但蘇綺雯事後認為「有辦事處反而害咗自己」,因為所有活動和接待街坊都留在辦事處,「出面就見唔到人」。她慨嘆街坊在德朗邨巴士站落車時,只見到何華漢,「就覺得我哋無做嘢」。

蘇綺雯的策略是參考啟晴邨做法,派宣傳簿仔、做大量資料搜集設立和電話專線又並開始使用 WhatsApp群組。蘇綺雯認為民主派和建制派的最大分別是,民主派關心較多民生服務,如替街坊申請綜援和生果金,如果居民不懂得去社署,她更會親自帶他們去。

IMG_8528

鉛水無助選情 「佢哋幫居民抬埋水上樓」

談到啟晴及德朗兩邨,都會想起鉛水,鉛水事件正正左右了該場區議會選舉。蘇綺雯指民主黨雖然發掘了鉛水事件,但認為居民需要的是即時服務,例如提供乾淨食水、驗血和驗水。「嗰時建制即時組義工隊,喺樓下幫居民抬埋水上樓,民主黨無咁多人手。」

姚松炎星期六回到啟晴邨謝票,黃碧雲亦有出席。她對記者表示,新公屋的社區工作需要更多的人力物力,如果開邨時沒有早著先機地投放資源,選舉落敗後只會更缺乏資源,變成「赤化邨」。黃碧雲表示,正是當時在德朗邨開設辦事處,才能聯絡街坊和取得水版作化驗。她認為建制派較民主派早起步,加上資源始終有限,所以一直未能追回差距。

蘇綺雯更認為鉛水事件助長了建制派,因為居民覺得她在地區工作上做得不完善,指民主黨忽略了居民的無助感:「你好肚餓,但唔係俾碗飯你食,而係教你點攞飯,咁你不如直接俾碗飯我仲好,建制派就係做緊呢樣嘢。」

IMG_8490

新移民左右大局? 「派嘢先大影響」

姚松炎在九龍西落敗後,有網民斥啟德兩邨無得救,又指新移民在選舉中較支持建制派。蘇綺雯自己在十多年前便由內地來港,她認為服務新移民並不困難,反而是服務香港人更困難,指他們比較挑剔:「承諾咗會爭取加強巴士服務班次,之後有『香港居民』一個禮拜後打嚟問點解班次仲未增加,你哋係咪做唔到嘢。」

蘇綺雯分享了不少個案,有一名新移民長者常常出席她的興趣班,空餘時會更做包點和煲湯給她。「我都以為佢支持我,但是選舉前打俾佢叫幫手,佢話『唔好意思,我而家幫緊何生嗰邊』,她話因為何華漢對老人家好好,派咗好多嘢,唔好意思唔幫佢哋。」

「講真,派嘢先大影響。」說到派嘢,蘇綺雯見過何華漢最常派發的東西便是福袋,至少每兩個月派發一次,福袋中以生活用品為主,包括米線、豉油和雞粉。何華漢又以廉價請街坊看電影,邨內的小孩和家長都非常受落:「仲記得係《崖上的波兒》,25蚊,我自問做唔到。」

IMG_8493

選前樂觀 預計有雨傘效應

「你唔好話人哋蛇齋餅粽,其實嗰啲真係有用。」但她重申自己和建制派不同,民主黨不會盲目「派嘢」,反而希望能多告訴居民有關政府的表現。如果有機會再選一次,蘇綺雯指仍會著重教育工作:「派嘢的確可以籠絡人心同好快咁組織街坊,但咁同有一班豬嘅支持有咩分別呢?」

在選舉前夕,蘇綺雯的團隊對選情仍然樂觀,預計至少能獲得1,700票以上。他們當時的判斷是是因為有雨傘運動效應和在鉛水事件後,居民會踴躍投票。蘇綺雯更表示「諗過直接攞2,000票,甚至更多」,加上會員、個案數目和義工致電居民的反應都非常正面,特別是洗樓時有年輕家庭對她說「我哋全家幾票都會俾你,你唔好令我哋失望」。

IMG_8500

記者採訪當日,向何漢華的辦事處拍攝,不消一分鐘,已有他的義工在遠處撲出,喚記者「咪撚影」

大敗千四票 「街坊睇唔到就覺得你無做嘢」

結果不似預期,民主黨在啟德南大敗,蘇綺雯僅得763票,不敵何漢華的2,199票。在投票的翌日,一名建制派支持者在Facebook對她說:「蘇小姐,我全家都投咗你一票,但覺得唔係因為民主派或民主黨,而是因為你本人,因為見到你用熱誠服務德朗邨。」她閱後感動落淚。

蘇綺雯總結民主派在區選大敗的原因,先是沒有做好選民登記,而且見人見得太少,「街坊睇唔到你就覺得你無做嘢」;再者建制派在網絡上十分強大,「建制有個公屋論壇彩盈俱樂部,居民有咩問題就會直接forward 俾何華漢。」

她寄語新公屋的地區工作者要對居民有貼身的服務、並要細心和專注。她又強調民主黨沒有放棄啟晴及德朗兩邨,指啟德兩邨和九龍東很接近,「大家會互相幫助」;雖然德朗邨辦事處「摺咗」,但仍有服務街坊:「唔係話輸咗就唔會提供服務。」

記者:麥馬高、梁敏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