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長安邨再亂?】與法團失互信 監察組盼邨民真覺醒:後浪終有一日會完結

【長安邨再亂?】與法團失互信  監察組盼邨民真覺醒:後浪終有一日會完結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青衣長安邨業主立案法團明日舉行業主周年大會,將會選出新一屆法團。「長安後浪」在去年1月協助推翻長安邨的舊法團,氣勢一時無兩。新法團上任後,「長安後浪」以監察組的身分繼續工作,獨媒訪問了「長安後浪」核心成員,成員都表示未能有效監察法團,雙方更失去互信,未能有效溝通。

新法團上任後,「長安後浪」提出多項建議提高透明度,例如在Facebook 專頁直播常務會議。監察組「顧名思義」希望發揮監察的角色,核心成員Cyrus 指「長安後浪」希望在法團的做法及程序上有謬誤時能作出指正,但現時已無法合作,更遑論溝通。

IMG_0037

「長安後浪」核心成員Cyrus

他指法團認為監察組是刻意批評:「可能大家層次唔同咗,監察組係喺居民角度睇,而委員覺得自己都係義工,做得辛苦,但又俾人惡意咁話。」監察組一直強調法團應公平及公開,曾建議居民能旁聽列席,但委員認為居民能到管業處翻查文件,毋須親自列席。居民日常會到「長安後浪」Facebook 群組反映意見,希望法團委員能跟進,曾經質疑清潔公司服務欠佳;Cyrus 指法團不但沒有正面回覆,更替清潔公司辯護。

前屆法團爆出多項爭議,包括購買天價垃圾桶涉及圍標和種死人票等。「長安後浪」在去年努力擺街站,向邨民講述前屆法團有問題的地方。他們又推薦十二名候選人,包括黃玉燕、曾慶宇、張凌珊、李麗娟、朱志謀、周文卿、李惠棠、李嘉林、黃斌、關屏仙、李惠棠、鍾水明和徐偉倫。然而,細心查看便發現,今屆爭取連任委員的只有七人,法團主席亦早已由李惠棠接任,當中發生了甚麼事?

原主席黃玉燕因為三次缺席常務會議,在去年10月遭到罷免,三名委員則因人事問題辭職。Cyrus 便質疑法團委員沒有虛心聆聽意見,對監察組只有防備之心:「我哋一班後生,其實都希望條邨好,先會俾意見。」他認為現屆法團曾是戰友,所以在監察上很難用「打舊法團的力度」,只能一直在旁提點:「其實對他們係仲有啲希望。」

IMG_0045

「長安後浪」核心成員King

「長安後浪」目前有近四十名成員,另一名核心成員King 同表示,現屆法團和監察組從前很齊心,一起對抗舊法團,但在上任後卻有變質的情況:「可能權力令人腐化。」他認為,監察組不是正式註冊的團體,所以聽與不聽都是法團的選擇:「佢哋嘅態度比舊法團更差。」他嘆道,法團和監察組的關係是「只能共患難,不能共富貴」。King 又不滿法團在開會時用公數買蛋糕,並用公數在農曆新年派利是予保安及清潔工:「呢啲其實好離譜。」

除了內憂,原本還有外患。

經民聯葵青區議員譚惠珍聯帶同上屆法團委員劉慶南及汪忠健共三人參選,被指是借屍還魂。譚惠珍是去屆法團顧問,早前被質疑佔用邨內貨倉長達十六年,但卻沒有交租。她表示在受到壓力下已宣布退選,星期日將不會出席會議。

Cyrus 指譚惠珍擁有三個身分,不但是業主,更是前法團顧問和區議員,認為不排除有利益衝突:「其實你帶人嚟一定有小動作,俾人感覺係為報仇。」他斥譚惠珍多次在法團舉行大會時,便舉辦旅行團「勾走一班居民」:「一開會就會有旅行團,去年3月同5月都差啲流會。」但King 認為譚惠珍如果當選亦未嘗不是好事,因為「長安後浪」屆時更能專注監察的角色。

IMG_0041

新法團去年當選後,有委員以「長安後浪」為主題寫下的字句,但雙方關係破裂後,一切俱往矣

有長安邨街坊在Facebook 群組內質疑,「長安後浪」沒有像去年般落力,甚至沒有擺街站對抗譚惠珍等三人的捲土重來。Cyrus 坦言,這三人如果成功入主法團,對長安邨無疑會有危機,「長安後浪」曾向法團表示一起擺街站,但換來的回覆是「你需要我多過我需要你」:「佢哋覺得自己贏硬,佢哋俾人感覺係想搞咪俾啲誠意嚟睇下囉。」他續提到,有個別法團成員對「長安後浪」有所猜忌,憂慮不會替現屆法團全員拉票,導致雙方未能合作。

長安邨共有兩期,分為一到十座,先後在1987至1989年入伙,房委會在1998年出售第一期給租戶,後來成立業主立案法團。

IMG_0012

監察組和現屆法團在這大半年來磨擦漸多,Cyrus 不違言對現時情況感到心灰,「要醒覺的邨民都已經醒覺咗,要簽授權俾譚惠珍嘅都繼續簽」:「法團覺得我哋係亂黨,每日喺度嘈喧巴閉。」他重申「長安後浪」不代表任何一個人,亦沒有人能代表「長安後浪」:「委員覺得我哋『應該』要擺街站,但其實每一個人都可以做,佢哋為咗贏仲喺街站收授權。」獨媒曾向現屆法團查詢,法團回應稱在選舉期間不會回應任何查詢及接受訪問。

法團在邨內的橫幅指替長安邨慳了八百萬元,亦沒有胡亂洗錢。但Cyrus 認為現屆法團思想封閉,不肯多方面聆聽意見:「呢班人係哋推上去,但只要有貪,我哋一樣會組織打返佢落嚟。」

IMG_0053

同為「長安後浪」核心成員的Zeta 指出,去年的「成功」是天時、地利及人和,不少街坊都認為踢走舊法團便能放下心頭大石,不理解社區工作是漫長:「居民會旨意後浪,遺憾未能夠令更多街坊都想加入監察。」

她表示,現屆法團花了太多時間在內鬥,「監察組的年輕人有正職,委員多數係退休人士」:「嚟緊希望喺組織上要做得更多,先能凝聚街坊。」他們計劃舉辦活動,例如透過替長者剪頭髮,從中灌輸正確的知識。

「『後浪』終有一日會終結,希望可以令法團門常開,確立一套開明同公平嘅制度;邨民可以真覺醒,『後浪』唔係政治組織同受薪,其實人人都係監察組,教育街坊係更重要。」

這是「長安後浪」的結語。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