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抗威權 許勝不許敗——二零一八.七一宣言

抗威權 許勝不許敗——二零一八.七一宣言
廣告

廣告

我城前景 令人憂慮

傘運之前,港台《星期六主場》主持人麥嘉緯曾有名句:「曾幾何時,我哋住嘅係香港,宜家我地住嘅只係一個叫『香港』嘅地方。」這句深具前瞻性的說話,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鳴,也說明了雨傘運動的背景,正是源自這種眼見體制逐漸崩壞的焦慮,以及由此衍生的守護家園的決心。

幾年過去,傘運非但未有爭取到民主運動的一舉成功,在議會、社區以至街頭運動各方面,民主派更是處於更嚴峻的劣勢。今日重看這句說話,我們或許會痛心地發現,那已不是什麼隱隱然的前瞻性,而是有如癌細胞般急劇擴散惡化的現實。

從宣誓事件的釋法風波,割地兩檢,抗爭者的刑期覆核以至重判,高鐵、港珠澳大橋、沙中綫的豆腐渣工程,今天我們面前的香港,制度的崩壞實在令人心寒。我們不斷怒吼,不斷掙扎,因為我們深切地恐懼,香港行將消失,我們的家園不復存在。

幾年之前,UGL5000 萬帶動的,是對於廉潔制度崩壞的焦慮,可是今天置於我們眼前的,已是由權貴橫行、利益輸送、工程失誤、延伸至疏忽職守、人命危機、追究無門等更切身的傷害。昔日以為只發生於第三世界的,今天一一出現在我們面前,在表面的焦慮底下,存在於每個香港人心裡的,相信是更深刻的不甘心。

到底我們可以為香港做什麼?我們還可以為香港挽回什麼?在幾年的挫折後,不少人感到灰心無力,被這些問題壓得透不過氣,唯有暫時離開民主運動。

守護家園 刻不容緩
若然放棄 倒退加劇

然而, 3.11 補選民主派的挫敗,卻使我們被逼面對一個嚴峻的事實:當我們不再全力投入民主運動,當我們在地區以至議會失守,官商權貴勾結的利益集團就更加肆無忌憚地破壞我們的體制,對一切人權、法治以至民生的破壞就更加急促。

現在的議會裡,民主派議員即使提出沒有約束力的議員議案,也往往被保皇黨修改至面目全非,連為市民發聲的權利也被踐踏侮辱。

此情此景縱然使人氣餒,但若我們就此放棄,我城所受的傷害卻肯定迅速加深。試想想,當我們在議會中連三分一的否決權都失守,代議士再受威權打壓連半點防守力都失去;當我們面對豆腐渣工程,無人能在議事廳上揭露真相,質詢政權;當市民生活水深火熱,卻無人為民生福祉去阻擋權貴橫行,這會是你我忍心看見的家園嗎?

可以說,此時此刻,香港正面對一個歷史的關口,到底我城是要往更低谷裏走,還是能夠站穩腳步,努力遏止淪陷的勢頭,實在視乎我們能否在這困難時刻胼手胝足,守護家園。

繼續使命 對抗倒退

過去兩年,儘管一條又一條變革的道路被攔阻,但我相信,我們在議會內外的努力,還是有一定成果。回顧過去議會經驗,為大埔新屋邨爭取一座街市、為東涌東新市鎮爭取一所醫院、為少年囚犯爭取不用剃光頭的權利,關係萬千市民的生活,我們都不能說這些是毫無意義的爭取。

尤其在立法會墟市小組,我們將民間團體的議程帶入議會,迫使政府提交相關政策文件;每次會議前,游說各黨派熟讀我們提供的會議筆記,擬定發言分工;配合公聽會出席的民間代表及學者分享,當面向官員直斥其非。在這一年的實踐中,墟市政策這一小範疇上,的確帶動了墟市合法化,各區墟市逐漸發展,連林鄭都要在政綱提及墟市政策。

當然,現在的墟市政策與理想有很大距離——這也是我希望重返議會後,能夠繼續的使命。推動墟市,背後是在於反思城市發展的模式,重奪小市民的社會和經濟權利。未來九龍西將會面臨大規模的重建,假如過去市建局建豪宅、賺到盡的方程式重演,九龍西將會面目全非,基層將無處容身。相反,從市民社經權利出發,增加重建項目的公屋居屋比例,恰當規劃長者服務與社福設施,設計更多公共空間讓基層小販、年輕人發揮創意,才談得上以人為本的發展。

即使政治改革之路暫時被封死,任何自命關注市民福祉的政治陣營,都要面對城市發展的願景。假如我重返議會,在議事堂上能夠令民生有所寸進,在社會上推動城市願景的改變,從而重燃大家參與民主運動的信心,那麼,對抗倒退也就有可能。

汲取經驗 團結一致

過去在比例代表制下,民主派盡量拓闊政治光譜的多元性,卻未形成陣營之間充份有力的團結機制,去對抗一個黨國層級的選舉機器。因此,在 DQ 風波中,民主派幾經波折,最終在地區直選上未能全數取回三席,在九龍西飲恨。

中共正是看準這個決口,在未來的一場補選中希望使出各種手段,一方面不斷發放各種小道消息,挑撥民主派,意圖造成民主派的內閧,另一方面則力邀前官員高永文落場參戰,對民主派施以強攻猛撼,目的就是要建立一道勢如破竹之力,重挫民主派以至整個民主陣營的士氣,造成地區直選中一種結構性的改變。

今次民主陣營如能團結抗敵,扳回一仗,就能守住這歷史關口,抵抗倒退;假如民主陣營未能站穩陣腳,被保皇黨再下一城,香港的未來將會陷入更深重的危機。

背水一戰 不言放棄

傘運以後,經過幾年的努力掙扎,或許我們都有疲累的時候,或許我們都有傷感失望的關口。但是在香港危急存亡的時刻,在未來這場許勝不許敗的戰役之前,難道我們甘心就此輕言放棄,我們甘心就此眼白白看着我們的體制迅速崩壞?

未來九龍西的補選,實在許勝不許敗。我在此誠心懇請所有覺醒的香港人,在這個歷史時刻,齊心努力為全社會守住這個艱難的戰場,使我們能在沉重的打壓中站穩陣腳,重拾在每個必須力拼的戰場中繼續作戰的能量!

劉小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