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黃偉國重返教大繼續教書 赤子之心不變

黃偉國重返教大繼續教書  赤子之心不變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今年四月不獲浸大續約的黃偉國,他今早回到校園,在教育大學上課,以客席講師的身分教授「香港研究」。黃偉國接受獨媒訪問時強調會繼續不平則鳴,堅守理念和做自己相信的事情。他不諱言,香港不是做學術的好地方,但寄語年輕學者應裝備自己,當香港的政治及社會有所改變時,重建香港學術界。

今日是開學日,課堂在早上九點半開始,黃偉國表示心情複雜,他形容是時光倒流,回到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今次是黃偉國繼2006年和2009年後重回教大,他透露,離開浸大後原欲休息和全職學習日文;但因為受到同事的邀請,所以回到教大任職。此外,他亦會在城大專上學院教授「文化政策」。

「香港研究」課程內容涉及香港歷史、本土意識、法治、貧窮問題和流行文化等。黃偉國指是八年來首次用中文教學,而在十三年前曾經教過「香港研究」,「同十幾年的情況前唔同哂了,希望可以令學生發掘到香港忽略了的問題。」他解釋指「香港」已成為研究方法,例如中共在香港的管治是否已套用在澳洲、美國等地的統戰策略上,「知識不單是背書,應結合現實和脈絡變化,及如何回應政治形勢。」

e3
浸大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的同事上週和黃偉國吃飯告別(受訪者提供)

在浸大任教長達8年,黃偉國自2015年起擔任浸大教職員工會主席,而且是浸大的民選校董。但他在過去3年間,先後曾要求續約、升任副教授和轉職高級講師,均遭校方拒絕;最後更遭到浸大無理解僱。浸大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的同事上週和黃偉國吃飯告別,在經歷不獲續約及遭校方打壓,黃偉國嘆道已看穿學術界,但強調只會更勇敢發聲。

喚錢大康好自為之

在2016年4月,黃偉國曾去信要求浸大校長錢大康解釋為何更改政策,由申請續約變成「被升職」。錢大康在同年10月回覆指黃獲續約至今年8月底。浸大教職員工會及後再去信錢大康,要求解釋「不升職便離職」的政策,錢大康才回應稱沒有相關政策。

「到底佢為浸大做事係為浸大傳統,定係自己聲譽?有人話佢入嚟係為咗搞亂浸大,佢好自為之吧。」黃偉國口中的好自為之正是錢大康,他又透露,曾發律師信予錢大康要求再次交代為何更改政策,但對方只將過往的回覆剪剪貼貼作回應。

IMG_8897
今年4月,黃偉國原獲學系推薦續約,但遭社會科學院推翻。系主任的評估報告,整體評價「very good」,浸大的理由是「無證據顯示其表現傑出(outstanding)」

在1991年入浸會學院讀中國研究,黃偉國現在回看,認為是讀完等如無讀過;「讀完歷史都唔知想做乜」,不少同學畢業後都在中、小學教書。後來因緣際會下到科大諗政治學碩士,適逢是1997年主權回歸,「畢業證書有彭定康簽名」,後來在港大取得政治學博士學位;並開始教書生涯。

重回大埔,教育學院已晉升為教育大學,黃偉國笑言見到教大的同事,過往不開心的事又會湧現。由助理教授變成客席講師,黃偉國表示沒有任何經濟壓力,更批評有別有用心的媒體大造文章攻擊自己,「無意思囉,搞唔起囉。」

黃偉國:大學政策話語權好重要

黃偉國一直熱心參與公民社會,在2016年曾與何式凝和王慧麟等學者組成「Politics 1001 學者抗命」,參選選舉委員會高等教育界。雖然最後落敗,但仍一直和業界溝通及替教師爭取權益。他們早前便和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與大學資助及撥款委員會會面,討論「流浪教師」的問題。黃偉國在今個學期成為「流浪教師」一份子,他表示自己已是半退休,和一眾希望爭取全職教席的年輕學者的心態不同;但同樣關注待遇問題。「Politics 1001 學者抗命」曾兩次到英國交流,跟英國排名機構 Quacquarelli Symonds和國際排名機構 Time Higher Education 代表會面。

IMG_7866

黃偉國強調,希望了解到更多有關排名背後的事情,因為取得大學政策的話語權是十分重要,令主流媒體和業界進一步關注問題。他提到,本地大專院校一直強調國際化、競爭力和研究優越,但這三項卻對教育本質帶來嚴重的傷害。「連研究都唔講,只會講『研究優越』,透過議題設定將一些課題排走;例如哲學、文化研究等社會科學學科就好艱難。」

「針唔吉到肉唔知痛,他朝君體也相同,怕事的人不會有風平浪靜的日子。」黃偉國自言不是行得很前,但已遭浸大「打成咁」,指學術界當下情況是管理階層濫用程序和評核制度不公平,「一係就跟住制度玩,一係就企出嚟捍衛你相信嘅嘢。」他希望學者能團結起來,透過行動抗衡制度和教資會。

記者又問到會否考慮從政,黃偉國表示不排除會考慮,「非常時期需非常手段」;指在時代崩壞的時候,政治人物不能再當自己是正常的政客,「呢方面我好支持用民粹,一定要揭露親北京政權同政黨的醜惡。」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