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逆流青年・5 】民主黨林子琼:接過廿年火炬 戰民建聯老區

【逆流青年・5 】民主黨林子琼:接過廿年火炬 戰民建聯老區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北區區議會主席民建聯蘇西智,於彩園當了5屆區議員。不過,這裡並非一直都是民建聯天下:彩園選區於1988年劃出,首屆區議員是當時屬匯點、後來加入民主黨的狄志遠。到1994年,蘇西智擊敗當時代表民主黨的黃成智,取得彩園議席。此後的3屆區選,民主黨都有派員挑戰蘇西智,但均無功而還。去屆區選中,民主黨未有出選,本土派梁金成以506票之差敗於蘇西智。

林子琼現時為民主黨彩園社區主任,嬌小的外型讓23歲的她看起來還要少幾歲。這樣年輕又「細細粒」的她,選擇加入傳統民主大黨,服務這個4成選民超過60歲的老社區,抗衡有足足廿多年根基的民建聯。

IMG_6276

林子琼仍然是學生,正在城市大學修讀亞洲國際研究系。她也是木球校隊成員,「係咪唔知係咩嚟?」她笑說木球是冷門運動,全港大概只有百多個女生參與。

這學期她每星期上學3天,其餘日子就在上水工作。她在北區長大,但近年搬至東涌,工作天來回交通近3小時,「住太遠開唔到早站,車都無!」訪問在颱風山竹襲港兩日後進行,打風前一天起她便在辦事處留宿,已幾天沒有回家,怕離開後難再回來北區,無法處理社區事務。頻頻撲撲,又少見了家人,她正考慮與朋友於上水合租單位,「企落去先知個區需要啲咩。」

乳鴿是怎樣煉成的

中四那年,她第一次參加六四晚會,之後參與七一遊行,以至後來響應2012年反國教、2014年雨傘運動等。聽來很「正路」的政治參與歷程,但經歷相似的同輩們,大多傾向支持本土或自決陣營,對民主黨的怨氣更是不少,林子琼為何願作「乳鴿」?

讀副學士時,林子琼修讀公共行政及管理,學系要求暑期實習,她選了民主黨,只因名額較多,那時還沒有地區政治的概念。

家住北區的她被民主黨分派到北區辦事處,完成實習後,她繼續擔任北區區議員陳旭明的兼職助理,服務粉嶺祥華邨。在陳的鞭策下,工作時間朝六晚八,「雖然好 chur,但係學嘢學得好快,開始知道社區工作究竟係要做啲乜嘢。」

與彩園邨一樣,祥華邨也是一條老邨,微小日常事如換燈泡,老人家也未必能自行完成,「可能係好細微嘅事,佢哋係需要幫助,而你做咗呢樣嘢,之後佢哋好開心,你都好滿足」,「呢個就係一直令我想繼續做呢份工嘅原因,幫到人自己都好開心。」明年畢業,又正好是區議會選舉年,她決定嘗試全身投入社區,去年7月開始服務彩園邨和彩蒲苑。

忙碌的她雖然與同學交流不多,但也清楚普遍同輩對民主黨的批評。「我覺得過去黨的領導者,真係做咗啲嘢,令市民好失望;其實而家有小部份(黨中人),我覺得都係。但我睇返自己工作的區域,北區黨團的前輩都幾好。」她讚賞林卓廷、陳旭明、劉其烽等人教導用心,有問必答,又帶她接觸街坊,「令我學到咁多嘢,有勇氣去參與社區工作。」

41441500_483802838788219_7172582516597981184_n
林子琼與義工上門為街坊滅蝨。(林子琼Facebook圖片)

助街坊處理木蝨

在彩園開展工作一年多,問到最難忘的事,林子琼立即說起近月的木蝨問題。她指彩園邨早在6、7年前已出現木蝨,但問題累積多時未有處理,住戶互相「傳染」,愈來愈嚴重。她指街坊沒錢聘請滅蝨公司,房署又事不關己,最多只肯為嚴重個案提供滅蝨煙霧彈,但事實上煙霧彈對木蝨無效,反而會令牠們擴散。於是她自行購入器材,上門替街坊滅蝨,目前已處理了十多個單位。

情況最惡劣的個案是一對夫婦,老伯患有腦退化症,其妻則耳朵不靈光,滿屋舊物無人清理。林子琼首次到訪時,見到床褥、枕頭都發黑發臭,所有傢具以至衣物都有木蝨,滿地木蝨殘駭,「講起都痕痕哋」。她在屋內逗留了一個小時,「腳眼(被木蝨)咬到花晒」。這天她再探訪這對老夫婦,放大喉嚨、逐字逐句耐心地跟他們交代更換傢具的進展。單位經她和義工清理後,已整潔了不少。

少講政治,多做實事

上一代覺得年輕人是不思上進的「廢青」,新一代覺得長輩是恃老賣老的「廢老」——這些詞語所刻畫的世代矛盾,可有成為社區工作的障礙?林子琼說起初落區,有些老人家對她的態度的確不好;但日子久了,她發現很多老人家獨自居住,子女不在身邊,平日也不過想有人陪伴他們聊聊天,關係便漸漸改善。

逢星期二,她會擺街站為街坊量度血壓。她由位於石湖墟的辦事處搬物資到彩園邨,到達時早已有長者在等候,開始後不斷有人排隊加入。

在量血壓和講地區事務的街站以外,林子琼坦言較少宣傳政治議題,早前在街站講一地兩檢,街坊著實「冇乜反應」。在老人區只能派福利?林子琼的回應是,地區工作不分派別,「唔係唔講政治,但實事要做多啲。」

IMG_6169
山竹過後,邨內多棵大樹倒塌。

不過選戰當前,你不找政治,政治也會找上你。小妮子要挑戰的,終究是坐擁更多資源、兼享「主場」之利的民建聯五屆區議員,林子琼表示「 feel 到打壓係幾重」。

當她以林卓廷的名義於屋邨範圍張貼海報,就被管理處告知立法會議員「太多」,故宣傳品不得大於 A4 尺寸,可是她指「全部建制派議員(海報)都係 A3 !」爭辯一番,她才獲准張貼 A3 海報。

9月中,林子琼找滅蟲公司為居民講木蝨講座,發現民建聯亦曾接觸該公司,並擬於月尾舉辦類似活動。惟當林子琼剛遞交9月16日的場地申請,便收到消息指民建聯「忽然要改15號,一定要前過我搞。」她舉辦的活動也只能於室外舉辦,因為互委會及區議員在使用社區會堂上獲優先。

至於「蛇齋餅粽」當然少不了,民建聯逢星期三都會派油派米。不過林子琼不認為這一定有助選情,她指長者街坊多沒有政治概念,也不懂區分黨派,不會因為收了民建聯的禮物,就不參與民主黨的活動。她指街坊除了記得逢周三「有人派嘢」,也會記得她會定時提供量血壓服務,一樣有機會與街坊建立關係。

【逆流青年】
序.年青人,有咩野驅使你?
1.社民連陳皓桓:無政府搞嘢,無今日嘅我
2.黃銳熺:歷經老細被DQ 留守社區延續傘運
3.五個選區 建制議員做足110年 屯門五兄弟齊上強攻
4.政治紅線封殺本土派 天民台巫啟航:相信未知的可能
6.公民黨麥梓健:反東北啟蒙 盼重建融洽社區

記者: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