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迫遷展亮】老師家長抗殺校:失去觀塘中心,等如失去50年的承傳

【迫遷展亮】老師家長抗殺校:失去觀塘中心,等如失去50年的承傳
廣告

廣告

展亮技能發展中心職員協會理事長呂德信(左)、副理事吳先生

(獨媒特約報導)「50年承傳落嚟嘢,取代唔到。」展亮技能發展中心職員協會理事長呂德信把這句話,說了又說。他1991年起加入觀塘展亮,怒轟政府假重置、真殺校:「完全無解釋原因,無話過我哋做得唔好,但係50年經驗一下子就被抹殺。」

《施政報告》提出在現時的觀塘職訓局展亮技能發展中心用地興建公務員學院,中心將於2021年關閉。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多次否認殺校,稱會覓地重置,卻始終未有交代任何安排;特首林鄭月娥日前亦只強調會為殘疾學生提供「加強版服務」。重置資料欠奉,觀塘中心要拆卸卻是事實,難免令人擔心:50年的教學承傳與支援網絡,今後將何去何從?

更多:
【迫遷展亮】難忘職訓以外熱議時事 智障畢業生:展亮燃亮我的希望

IMG_8923

觀塘中心佔整體學額45% 80職員受影響

展亮技能發展中心為特珠教育需要學生提供培訓服務,課程包括商業、資訊科技和服務,在薄扶林、觀塘及屯門均有校址。呂德信表示,觀塘中心每年提供300個學位,更不時因太受歡迎而需超額收生,佔整體學額45%,再加上觀塘中心是少有能接收10種不同殘疾類別學生的學校,遷拆觀塘中心將有非常嚴重的影響。身為職員協會理事長,呂德信亦為觀塘中心80個職員面臨失業感到憂慮。

展亮更是全港唯一為有特殊教育需要者提供職業評估服務的中心。該評估助特殊學生探索興趣及評估能力,並指引工作方向,每年有千人受惠。呂德信補充,中心非常積極跟進學生畢業後的情況,很多畢業生亦會回校與導師傾談或求助,中心是他們的後盾;展亮沒了,這個多年行之有效的支援網絡亦將不復存在。

傷健共學50載 「呢啲就係教育」

加入展亮快30年,回憶這裡的種種,對政府迫遷的決定自是萬分難過。呂德信最難忘見證學生們如何克服殘障,特別記得一個弱聽學生,常人說話音量約50分貝,這位學生則要120分貝才聽得到,但培訓助他控制說話音量,教會他清晰咬字,「就咁同佢傾偈,根本唔會發覺佢係弱聽」,使他能於生活和工作上能如常人一般表達自己,融入社會。

共融自然不是要殘疾者適應「正常人」的標準,更重要的是互相理解、彼此接納而達致共同溝通和合作的可能;呂德信成為展亮的老師,正正是投入這樣一個互動過程。觀塘展亮是少有能接收10種不同殘疾及特殊需要學生的學校,面對10種不同的殘障,需要10種不同的教學方法,學生學習之餘,導師同樣在每天學習。呂德信表示,只有不斷累積面對各類學生的教學經驗,才能真正了解每一個特殊學生的學習需要,找到助他們吸收知識、發揮潛能的方法。「呢啲就係教育。」他再次重申:「50年承傳落嚟嘅嘢,取代唔到。」

IMG_8967
11月18日有約400人到觀塘中心集會抗議遷拆,不少人帶備自製標語紙牌

憂慮重置難覓同樣殘障友善選址

副理事吳先生原本任職大廚,當初轉行教書只為傳藝,坦言從前對殘疾社群沒有特別興趣。因緣際會加入展亮,才發現「原來佢哋唔係想像中咁弱,好多都好聰明」,只因社會缺乏合適的配套,令他們往往難以就業、發揮所能,也因而深深體會到展亮中心的重要性。他認為展亮的教學質素出色,課程經多個部門審核,內容不斷修訂改善,而且就業支援非常有力。

林鄭月娥日前回應殺校憂慮,表示政府會重置校舍,做到「無縫銜接」;羅致光亦曾稱會為展亮覓尋「更中心」、「更方便」的地點,惟始終未有交代重置細節。如果政府真的「找數」,吳先生認為可以接受重置,但質疑能否找到同樣方便的選址,強調不可能要殘疾學生長途跋涉回校。他指出,這一帶道路寬闊,有升降機連接港鐵站,非常方便輪椅出入,沿路亦有行人輔助設施,「其寶成個社區配套都係照顧緊佢哋」。

吳先生又特別指出,中心附近有其他社福機構,包括服務缺乏照顧的男童及「夜青」的香港學生輔助會荷蘭宿舍,以及基督教家庭服務中心等,形成特殊需要社群,同時又與繁忙市區相連共融,相當難得。

IMG_9001
中心鄰近觀塘港鐵站,並有升降機連接,非常方便輪椅出入;附近道路寬闊,沿路亦有行人輔助設施

IMG_8985
家長文添安

家長:政府收地如強盜

站出來抗議政府迫遷的,還有家長文添安,其患有自閉及輕度智障的兒子是觀塘展亮中心包裝課程的一年級生。他指很多特殊學童只能於中學階段止步,得知兒子獲觀塘展亮取錄繼續學習,「太太同我都好開心,話展亮係我哋嘅社會大學」。

如清拆落實,亦將是2021的事,文先生坦言兒子根本不會受影響,但因良知驅使,必須站出來抗議。文先生認為,香港「倒模式」的教育欠缺因材施教的理念,然而每一個學生都是獨特的,制定政策時應用「心」而非數據去照顧殘疾學生需要;他表示,細看自閉學生的「閉」字,正正反映每個孩子都有獨特「才」華,不過被學習障礙暫時鎖於「門」內。他認為展亮的特殊教育遠遠不只職業訓練,更能幫助SEN學童面對情緒及控制行為,融入社會。

他形容展亮是一座葡萄園,導師50年來以生命影響生命,用心灌溉使幼苗結出果實,政府卻忽然以地主身分出現強行迫遷,「其實更似強盜」,竟然打算將幼苗搬去屯門、香港島。他認為,政府有否認真看待殘疾政策,正是一個社會是否文明的指標,政府的做法令他非常悲傷。說到這裡,他忽然沉默兩秒,放慢語調:「我一個男人,講到呢度,都忍唔住喇。唔好意思。」

記者:梁敏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