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保育

團體反對人道處理野豬 麥志豪批葉劉白痴

團體反對人道處理野豬  麥志豪批葉劉白痴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野豬關注組今午聯同多個動物團體舉行記者會,反對漁護署提出以「人道毀滅」方式處理人和野豬的衝突問題,以及批評署方未能承諾即時解散民間野豬狩獵隊。對於新民黨葉劉淑儀在昨日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上指曾在半山差點撞到野豬,十八區動物保護專員麥志豪直斥對方「白痴」及「惡人先告狀」,「你係半山開車見到野豬係好平常,見到野生動物只需要停低,野豬係唔會見車就撞埋去。」

_DSC8937
香港野豬關注組幹事黃婉儀

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昨午討論加強野豬的管理,多名建制派議員表示受野豬滋擾,並支持漁農自然護理署所提出的「人道處理」野豬措施。香港野豬關注組幹事黃婉儀回應,表示在郊野地方見到野生動物是一件正常不過的事,「如果咁都叫滋擾,簡直係匪夷所思」,批評建制派議員說法誤導。她建議,議員、政府部門、動物保育團體成立溝通平台,一起討論人與野豬的共存之道,並表示政府可考慮設立餵飼區、建立動物通道等友善政策看待野豬,「唔係一見到就殺。」

香港野豬關注組幹事黃豪賢表示,尊重生命一直是關注組的原則,反對以人道毀滅方式解決問題,強調政府可以透過增加資源為野豬進行絕育及避孕,沒有必要以人道毀滅野豬。他指,在文明的現代社會,大眾已對動物更有同理心,應該永久廢除民間野豬狩獵隊。他指現有時狩獵隊存在不少漏洞,例如行動時毋須圍封、無需公開交代獵殺行動報告,對市民的安危構成威脅之餘,亦傳遞錯誤的訊息,「究竟係想向經過的市民、學生傳遞咩訊息?」

_DSC8948
十八區動物保護專員麥志豪

十八區動物保護專員麥志豪表示,從保護動的角度出發,不論貓、狗及野豬,都不能夠以人道毀滅的方式作為管理社區動物的方法。他直斥狩獵隊的存在荒謬,「係咪麻醉後人道毀滅都仲未夠?要開槍先滿足過癮?」,形容做法是「與文明作對,開倒車」。他強調,不希望出席記者會的人士被標籤為「動物膠」,並承認野豬進入社區有一定問題,但不代表需要將所有責任推到野豬的身上。對於新民黨葉劉淑儀指曾在半山差點撞到野豬,麥則直斥對方「白痴」,指保雲道車速僅為50,質疑對方惡人先告狀「你係半山開車見到野豬係好平常,見到野生動物只需要停低,野豬係唔會見車就撞埋去。」

大嶼山愛護水牛協會主席何來在會上諷刺建制派,「多謝示範無知可以有幾恐怖」。她指,野豬的出現或會為人帶來恐慌,但恐慌並不是構成合法使用武力管理動身的理據。她認為,應以文明的方法及政策管理野豬及其棲息地,應儘快終止野豬狩獵隊的存在。

_DSC8956
香港海豚保育學會鄭家泰

香港海豚保育學會鄭家泰及香港救援鳩鴿及雀鳥群組Gian不約而同稱,人類與動物的衝突愈來愈大是基於很多誤解的訊息。鄭家泰指,教育不足令很多人作出不適當的餵飼行為,亦不懂得恰當的應對反應,根本毋須隨意使用血腥方法處理。

_DSC8943
毛孟靜

多名議員亦有出席記者會,反對「人道處理」野豬。立法會議員毛孟靜批評,政府與建制派議員近日「你一言,我一語」,將野豬塑造成「全港非殺不可的敵人」,並質疑漁護署以「重大事故」為由不解散民間野豬狩獵隊,「咩重大事故呀?依家野豬佔領示威呀?」她又批評,漁護署的統計報告是計算野豬「出沒」或「滋擾」的次數,實際上野豬傷人的個案並不多,強調野豬本身並不帶攻擊性。

人民力量陳志全認為,制訂政策的基本原則是尊重生命及平衡,批評建制派的言論明顯是「人本位,即係人大哂」,將影響到自己的東西趕盡殺絕。他認為當局捕捉野豬的標準太隨意,令野豬狩獵隊美其名協助政府,實則為狩獵俱樂部。

朱凱廸則指,建制派今次是擺野豬上枱建立政治力量,指建制派議員已設想到人豬大戰的場面,塑造錯誤的對立及訊息。他指,漁護署一直積極減少人道毀滅貓狗的數目,促請署方不要走回頭路。

_DSC8960
灣仔區議員楊雪盈

灣仔區議員楊雪盈表示,在上星期日的辦事處活動中有向居民講解野豬的故事,包括遇到野豬時的應對方法,「說明人同野豬可以共有、共融」。她反對「人道處理」野豬,認為方案短視及自私,「是否容許暴力的手法喺我哋社區出現?」,強調作為議員應該以更長遠的目光思考問題。她又指,早前收到漁護署的野豬揮春,感受到署方的努力。惟署內負責野豬的部門僅得6人,根本不足以應付公民教育、政策研究、行政等工作。

記者:周頌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