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法庭頒令學聯收回八樓物業 張倩盈:學聯社運資源中心繼續運作

法庭頒令學聯收回八樓物業   張倩盈:學聯社運資源中心繼續運作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以信託形式持有「九龍彌敦道739號金輪大廈8樓A室」物業的「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公司」,早前入稟區域法院,收回物業管有權。根據司法機構資料顯示,答辯人為「九龍彌敦道739號金輪大廈8樓A室佔用人」。案件今日於灣仔區域法院審理,惟答辯方未有派代表出庭應訊。

司法常務官何展鵬在庭上向代表「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公司」的律師詢問,是否知道佔用人的確實身份為「自治八樓」、「共治八樓」,抑或「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代表律師稱不知道。司法常務官何展鵬指因未能確認佔用人身份,不會發出訟費命令,並就案件頒下管有令,意味學聯有權聘請執達主任收回物業。

「自治八樓」(下稱「八樓」)於上月23日已發表聲明,表示不會出庭應訊,並對學聯(九樓)採取法律行動表示「極之遺憾」。逾20名「八樓」成員及社運組織代表在開庭前於灣仔政府大樓外集會,聲援支持八樓,並揚起「熱烈慶祝學生官僚成功爭取法庭機器排除異己」,以及「邊緣同行 自治精神」為題的橫額。

_DSC8598
黃佳鑫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成員黃佳鑫指,「八樓」的使命是推動社運發展及承傳經驗,與學聯的爭議亦是基於學運與社運的關係。他指在雨傘運動前,兩者合作關係仍然緊密,「見到學生會參與社會運動嘅意識好咗好多」。但退聯潮之後,學聯突然之間否認過去的溝通,亦扭曲了互相確認的框架,「突然當我哋係陌生人」。他批評,學聯入稟法庭是迴避制度內的責任,做法如同現今當權者運用強權打壓異己,對此極之遺憾,「完全放棄溝通,放棄內部民主」。

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Tommy則認為,「八樓」在市區重建的議題上擔當了很大角色,對社會運動有一定的影響力,並指學生運動與社會運動本來不應割裂,可惜現時學生運動脫離基層。他指「八樓」有其歷史脈絡及社會面向,不同意「八樓」是租霸的說法,「係學聯以為『八樓』係異類,用強權對待盟友算咩?」

_DSC8621
張朗軒(左二)及潘智鍵(左三)稱因趕時間,未有回應提問就急步離開

約五名便衣警察在法庭門外等候示威者,稱「八樓」的示威行動因有拉起橫額而屬集會行動,「我哋都想了解下」。惟警方的提問並非與示威行動有關,「『八樓』其實係咩?發生咩事?」行動者阿飛僅回應:「呀sir,其實你可以上網睇番」。

學聯現屆代表會副主席劉澤鋒、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公司學生董事潘智鍵及前學聯常委張朗軒亦有到庭旁聽,惟當獨媒記者在庭外問及他們的回應時,均指稱「趕時間」,沒有回應記者提問。潘智鍵及張朗軒並建議記者「搵常委或張倩盈(學聯署理常委會主席)」。

_DSC8648
阿飛

行動者阿飛其後表示︰「就算落大雨,今日有一句說話我都一定要講,就係由今日2019年3月6日起,學聯再無資格講社會運動!」她在發言期間一度落淚,指今天有不少社運人士到場,但是學聯的代表「眼尾都無睄過」;他們譴責政府用法庭強權打壓示威者,但如今用同樣的強權對待「自治八樓」。她表示,學聯入稟不只是收回八樓單位,更是捅了他們一刀。

IMG_4645
張倩盈(資料圖片)

學聯署理常委會主席張倩盈回應指,將根據上一屆常委會的建議,讓金輪單位發揮支援社運界的功能,以短或中期借用方式,作物資存放、會議場地、放映空間等用途。她重申「摺八樓」的說法不準確,「學聯社運資源中心」一直是學聯一部份,今次是按會章收回單位,「學聯社運資源中心」仍會根據會章繼續運作。

對於被指學聯將「撤出社運」,張倩盈反駁稱常委會從未停止參與社運,而學聯未來參與社運的路向,將由即將換屆的常委會決定,「睇唔到(自治八樓)離開金輪單位同學聯常委會同社會運動『割裂』嘅關係。」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成立於1994年,當時是期望推動社運發展,承傳經驗,由學生及社會人士組成管委會。不過隨後雙方分歧愈來愈大。2006年,九樓將八樓地位降級,置於學聯秘書處之下,促使八樓成員宣佈「自治」。學聯代表會在2017年7月16日決定「全面收回」八樓單位,並訂下9月30日遷出期限,不過「自治八樓」成員未有遷離。翌年2月,九樓截停八樓單位供電,「自治八樓」成員則重新登記並接駁電力。

記者:周頌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