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反東北示威者索償】警員否認武力㩒低示威者 堅稱「一齊踎低」

【反東北示威者索償】警員否認武力㩒低示威者 堅稱「一齊踎低」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2014年6月的反新界東北規劃前期工程撥款示威中,4名示威者稱被捕後於警車上遭警方毆打、吐口水及非法禁錮,他們入稟法庭向警務處處長索償合共逾80萬款項。案件審訊踏入第8日,警方傳召的七名警員均完成作供。暫委法官李紹豪宣佈休庭,雙方將於本月23和24日的下午結案陳辭。

警員稱需找尋委任證 非乘同一輛警車

重案組偵緝警員何敬棠供稱,當晚在立法會示威區帶走梁穎禮前,有向他表明身份,並示意要帶他離開。何敬棠指,梁穎禮回應:「好呀,我都想離開,但走唔到。」梁指有其他示威者包圍著他們,並向反方向拉扯他。

何敬棠供稱,自己並不是與示威者乘坐同一輛警車前往香港仔警署,因為他將梁穎禮交給軍裝警員後,摸一摸胸口後,便發覺遺失了委任證,於是折返剛才人群推拉的位置,找回委任證。當他回到警車停泊的位置後,便知道載著示威者的警車已開出,因此他乘搭了下一架警車到警署。

影片拍得警員「㩒低」示威者 警員堅稱是「控制」

反黑組隊員陳培堅續出庭作供。代表原告周振宇的大律師石書銘從影片中指出,身穿便服、穿著黑色背心的陳培堅「㩒住」周振宇,令周蹲下。惟陳培堅否認,強調不是「㩒」,而是用「雙手控制佢,然後咪一齊踎低。」石書銘叫他形容「控制」的動作,如何令周振宇蹲下。陳培堅僅回答:「用力囉。」石書銘追問:「係咪㩒呀?」陳培堅僅回答:「我重申啦,我係用雙手控制佢。」

代表警方的大律師周凱靈覆問時指,陳培堅在案發後錄取的證詞提及,在示威區帶走周振宇前,曾「示意他蹲下」,但是沒有提及剛才所說的「控制他」。陳培堅回答:「示意佢,之後呢……就,之後呢……咪控制佢。」在他支吾期間,法官及代表示威者的大律師均不禁發笑。

警員供稱示威者叫囂 但不記得內容

陳培堅供稱,向周振宇宣佈拘捕後,便帶他上警車。在行車期間,陳聽到後方傳來說話:「冷靜啲,放返隻手落嚟!」當他轉身向後望,便目睹周諾恆雙手捉住窗邊的欄杆。陳培堅稱,他旁邊的周振宇站起身向後望,並且叫囂,動作激烈。但是他表示不記得詳細叫囂內容,「係無乜意思嘅嘢。」

石書銘指,陳培堅以上所說的均是謊話,因為周振宇並沒有站起身及叫囂;反之,車上的警員用粗言穢語罵他,當他見到有警員打其他示威者時,便立即按下他的頭部。惟陳培堅不同意。

石書銘問陳培堅,有否問周振宇是否黑社會成員。陳沉默了數秒,石書銘續問他:「你係反黑組㗎嘛?」陳回答,自己是反黑組隊員,但是不知道有否問周振宇此問題。

石書銘指,周振宇表明自己是立法會議員張超雄的助理,但是有警員即罵他:「我係問你係咪黑社會,唔係問你正職!」惟陳培堅不同意。

案件審理共8日,警方傳召的七名警員均完成作供。暫委法官李紹豪宣佈休庭,預留本月23和24日的下午供雙方作結案陳辭。

記者:黎彩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