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俊邦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五司十四局」成梁振英卸膊金牌

廣告

廣告

梁振英當選後暫時只忙於兩件事,頭一樁就是要回報中央,當選不過翌日便到中聯辦謝票,又急不及待安排黨培育多時的陳冉進候任特首辦工作。第二樁則是所謂的改組政府,設立五司十四局。梁振英及其候任特首辦主任羅范椒芬,不斷放話要立法會議員支持,謂如果改組被拖延,其他社會政策也會跟著被延誤。

有兩點市民必須認識清楚。第一,梁振英自競選之日起,已不斷大玩文字遊戲。羅范事件為當中的表表,在競選之時,梁信誓旦旦表示羅范不會加入政府。當選後不過一月,羅范便出任候任特首辦主任,這種正正是「白馬非馬」、「候任特首辦非政府」的文字遊戲,意圖只在玩弄公眾。所謂的「改組」政府,指鹿為馬,明明是新設立兩個副司長及兩個政策局,每年涉及新增的政府開支達7,200萬之巨,分明就是「擴大」政府架構,卻以「改組」一詞以圖降低公眾的戒心。香港市民必須切記,梁振英所說的話,要先動動腦筋理解,心裡也要對他的話打個折扣。

第二,所謂的「拖延政府政策」。梁振英說的其中一個將受影響的政策,便是增建公屋。查梁振英終訂的縮水版政綱,並沒有明確表示增建公屋。他只提出兩點,分別是將現屆政府已規劃的公屋數量中的35,000個提早一年落成。另一點則是根據「供求評估」,「適量」增建公屋。

這兩條尾巴相當清楚,梁振英只是執行現屆政府的建屋計劃,他也從來沒有說過上任後第一件要做的事便是增建公屋。梁振英口中的「增建」,在他的政綱中也要經過「評估」以及「適量」兩道關卡,為的就是向發展商「妥協」留一條後路。只不過「五司十四局」擴大政府架構,給予梁振英另一個更佳的「延遲增建公屋」的藉口。

董建華辦的問責制,結果辦出了個基本法廿三條立法。事後推說是局長欠缺公務員支持,因此又搞出了曾蔭權時代的擴大版問責制,多了兩層副局長及政治助理,結果曾蔭權在任期結束前夕,市民不滿政府的程度創歷史新高,多位副局長及政治助理在社會上的知名度仍然接近零。梁振英如今又玩這一套,辯說沒有「五司十四局」便不能有效施政。梁不願諮詢公眾,為的就是不願意翻開「高官問責制」這段尷尬的歷史。

梁振英的計劃十分簡單,欠缺公眾諮詢的「五司十四局」獲立法會通過,日後施政便繼續以效率為名,不顧程序強推政策,他亦直接手握更多政府職位作政治酬庸。一旦不獲立法會支持,梁振英便以此作為他日後政綱繼續縮水,施政不當的代罪羊。

一個不民主政府,談「問責」是天方夜譚,如今更連第四權的傳媒也受到打壓。在小圈子選舉中也只能以低票當選的梁振英,要做的不應該是改組政府,而是真正落實他的競選時所誇誇其談的社會公義,爭取市民信任。

原刊於《蘋果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