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屈青苗 受高鐵影響農戶抗爭到底(菜園村最新消息六)

廣告

廣告

一零年十一月九日相一

撰文:周綺薇及義工甲

十一月四日,在菜園村的鎂光燈都集中在地政大軍的收地行動之際,有一件事,至今仍沒有進入公眾的視線範圍。

那是農夫的青苗問題。

這次高鐵收地,包括石崗一帶的農戶。政府給予農夫的賠償分為兩部分,一是青苗賠償,青苗是指農民種植的農作物,例如果樹、蔬菜、草藥、觀賞植物。此外還有農田設施賠償,即耕寮、溫室、水池、水喉等。

受高鐵影響的農戶耕田耕了幾十年,農地要被收回,十分不情願,無奈他們根本沒有選擇。他們相信既然是政府逼走農民,應會合理地賠償農夫們生計被毀的損失,使他們能另覓土地耕種。可是等了又等,在剛過去的十月,農戶才陸續取得青苗的賠償清單(最初只准看,不准取走)。賠償金額之低,不在話下,更離譜的是,政府多次催逼他們搬走,卻至今仍未計算好農田設施的賠償。

政府用不同的方法計算不同農作物的賠償。果樹是逐棵計的。蔬菜、花卉是計面積的,然後政府會假定每單位面積只能種植若干數目。以粟米為例,政府劃一以每斗地(7,260呎)種4,000支粟米計算,而完全不考慮農戶的實際耕種密度,不肯用較為公道的計算方法:數算田裏農作物的實際數目。況且4,000支這個數字,是根據連官員們也無從稽考的文獻計算出來的,計算方法不合時宜,計算的結果與現實(農民一斗地種12,000支粟米)也有天淵之別 。

更荒謬的是,政府賠償的農作物價錢,竟然遠低於蔬菜統營處的批發價(菜統處收菜的價錢已不見得高)。可見,政府是何等賤視農業:

一零年十一月九日相二
周綺薇繪。

●一平方呎的蘆薈,農夫賣25元,政府只賠4毫。
●藥用的田七,農夫賣100元一斤,政府只賠4元一斤。
●有機蕃茄,農夫賣25元一斤,政府只賠1毫,並聲稱不會考慮有機菜的菜價。
●荔枝和龍眼樹,每棵樹一年的收成可賣到3,000元,政府平均每棵樹只賠1,500元。

有耕地,農民年復一年都有收成,能夠維持生計,自力更生,根本不用希罕政府花多少錢來賠他們的樹。農夫只希望靠耕作維持生計,因為只有耕種才可持續生活。可是政府現在逼他們離開,用賤價買起他們的農作物,竟然還對農民說,政府出的價錢已是最客觀,格價後取中間價賠償。但當農戶要求政府提供格價表和他們所依據的古老文獻,政府卻表示不能公開。黑箱裏的客觀,算是哪門子的客觀?

農戶收到青苗賠償清單後,驚覺賠償金額低得可恥,感到自己彷彿變了乞丐,等待政府施捨。在農戶多番要求下,運房局終於在十月底聯同地政署及漁護處與農戶舉行了一次會議,並於會上承諾,青苗賠償問題未解決的農戶,在十一月四日不會被收耕地。

十一月四日,地政人員違背承諾,在資料不全、賠償金額未釐清的情況下,便企圖向青苗賠償未解決的農戶強行收地。但農戶並無讓步,地政當日收地不遂,現在更揚言將於十一月十八日或更早的日期再次收地。

政府人員早在三至六月紀錄農戶的農作物,卻一直等到收地限期前的兩星期,才給農戶看賠償清單。農戶得悉賠償細節後只得兩星期,地政大軍已敲鑼打鼓前來收地。政府這樣做分明是欺負農民,故意到了最後階段才將賠償細節告訴他們,令他們無時間組織和抵抗。

耕地是農戶生計的根源,沒有耕地就沒有生活,沒有收入。他們沒有偷沒有搶,多年來靠自己的努力換取溫飽。一條高鐵殺進來,農民被驅逐,被施捨可恥的「津貼」。政府一直表示那是「津貼」,不肯稱之為「賠償」,究竟為甚麼?在十月底的會議上,經農民追問,官員終於給了一個赤裸裸的解釋:因為稱為「津貼」,政府就不必賠足,「津貼」這個字眼是用來方便政府收地的。

* * * * *

十月底那次會議結束後,那些一生務農的老婆婆,在歸途上由中環政府總部一直哭至石崗,沒有停過。是徬徨,也是屈辱。但縱使再艱難,農民已團結起來,為政府蔑視農民而抗爭到底,因為他們感到,需要守護的不只是他們自己的生計,亦是為了將會受新界發展所影響的農民,爭取一個公平公正的賠償方法。他們堅信政府有責任確保農戶收到的賠償,足以令他們重新覓地耕種,持續生計。

請密切關注支緩農民的抗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