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佔領中環 - 自由學社聲明

廣告

廣告

在官方的地圖上,在資本主義底下的金融中心,佔領中環彷彿畫出了一塊「不可能」的空間。這兩個月來,我們嘗試離開金錢掛帥的交易模式,重新掌握自己的生活、資源、時間和空間,建立自主自治的社區。但同時,我們亦發現種種來自現實及自身的局限,令生活無法自主遂意,迫使我們思考平日隨手拈來的種種理所當然。由打水、煮食、清潔、發電、空間分配;到對金錢、工作、共享的概念,以至對周圍的社區地理脈絡等的理解;甚至自我身體、心靈的調息和平衡……在這裡,一切彷彿要從頭學起。我們不禁問:到底從前所經歷的,是怎麼樣的教育和學習,而造成今日我們的無力、無語?

思考教育,我們想起從小要戴起厚眼鏡、背著超重書包的莘莘學子;想起憂心無奈卻仍要帶子女去學鋼琴、游水、繪畫、西班牙文、奧林匹克數的家長;想起每天已被課程進度、時間表、課外活動、開會行政所壓垮,還要面對不停考核、再進修、再提升的老師;想起為了一紙文憑而背起一身債務,畢業後卻仍無法安居樂業的青年才幹;想起本身擁有一門手藝的技人、工廠工、農夫,甚至以為學會一種專業就可以無憂的人,轉瞬間面對自己的知識被宣佈過時,被迫再培訓重投勞動市場……什麼時候開始,教育就只剩下考試、增值、競爭、慾望和金錢?

西班牙無政府主義者Francesc Ferrer提出Free School的概念,以反抗當時被教會操控的西班牙教育制度。今天的課室縱然不再被十誡所規範著,但取而代之的是市場邏輯的無所不在(omnipresence)。教育的每一個細節,充滿著成本效益的計算,學校成為了資本主義社會裡的工廠,為了日新月異的市場需要,而製造不同的人才(生產工具)。甚至學校本身就是一個市場,教和學變成了交易的關係,而透過不停製造、淘汰、再製造新的知識標準,令這盤生意可持續。弔詭的是,今天我們仍會把學校幻想成捍衛知識和自由的堡壘、價值中立理性的庇護所,儘管它的課程內容和編排、考核制度都是為資本市場而設計;儘管教育工作、學習成果,和資源分配都要依從量化的方法衡量;儘管學習年期的限制,令我們沒有空間消化沉澱、應用、再創造;科目分類的過分專業化,令我們喪失跨向其他知識領域的動力,進而一步步將我們廢人化(proletarianize),令我們無法不依附整個勾結的制度而存活,看不到這套邏輯以外的可能性,更加無法思考如何改變現狀。

在佔領中環,面對每天增加的問號,我們找到互相分享、學習和深化討論的動力。同時透過不斷與路過/加入、支持/質疑我們的人對話交流,讓我們尋回一種在功利社會的人際關係中,消失了的聆聽、感知和表達的本能,過程中一方面堅實自己的信念,亦叫我們重新檢視和反思自己的態度、既有的知識和價值。學習與不同的個體溝通,或許就是教和學的開始。我們嘗試追溯free school的理念,希望在市場邏輯以外,重新思考教和學的關係。而且我們相信,這並不只是佔領者的問題,也是每一個追求自主生活的人所要思考的問題。

就如佔領中環,free school也是一個「不可能的空間」,在市場主導的環境裡面,嘗試潛越、騎刧,和創造一種資本主義邏輯所企圖抹煞的社區/群體/人與人的關係。free除了是免費,拒絕以金錢衡量教育;也是透過開放所謂「專業」的知識,令每個人逐步「去廢人化」,實現生活上的自主和自由,例如:學習身體和心靈保健的知識,可令我們了解、保護和珍惜自己,並思考是什麼制度和工作的壓力,令我們陷入沮喪和通宵達旦地殘害自己。學習不只是傳承知識,更重要的是學習去改變。透過分享和生產可以應用、改變日常的理論知識和技能,反覆實踐、思考和討論,令改變的種子得以萌芽和成長。

在這場沒有限期、沒有規則、沒有任何既定模式的實驗裏,每個人都是老師、每個人都是學生。我們希望和你一起,共同討論什麼是free school,共同決定教學的內容、方式和時間,希望每個人都以自己的步伐,學習醫學/針灸/推拿/詩/結他/煲湯/地理/太極/純數/物理/縫紉/建屋/UFO/星際政治學……並且透過生活的實踐,共同掌握,共同創造知性討論的公共空間,令不同籌疇的知識可以對辯和交流,並打破其界限,重新思考知識是什麼;將知識「去專業化」,實現社會條件局限以外的實質平等(radical equality);讓每個人從日常生活開始,重新掌握何謂自主、何謂美好、何謂自由。

一月七日,帶你的學問/技能/口水/好奇/疑問/熱情/理想來!

「佔領中環: 自由學社開幕禮」
日期:2012年1月7日
時間:下午3:00
地點:中環匯豐銀行地下

歡迎將你的想學/教的東西、對教育或free school的看法,電郵至:[email protected]

英文版statement見: http://occupycentralhk.com/?p=1089
自由學社小冊子檔案下載: http://minus.com/mXZJeUm2P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