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年代的灣仔

小時候,我是住在灣仔。

那時,紅教堂(現循道衛理大廈)未重建,每星期日早上,我會在家中聽到教堂鐘聲響起,讓我知道教堂的存在。雖然童年時我並不是基督徒,教堂鐘聲對我來說,是一把見證神存在的聲音。重建後的紅教堂便不再有鐘聲,不知是出於什麼緣故。這樣,鐘聲便消失近20年了。

那時,盧押道有大排擋,鄰近洛克道酒吧區。在印象中,這大排擋大約是24小時營業;就算不是全日不停運作,也至少是每日運作20小時。我對這個大排擋有很深印象,是因我父母常常會光顧他們。有時,媽媽會早上帶我到大排擋吃早餐喝港式奶茶或熱好立克;又有時,爸爸會在晚上十時許十一時要到大排擋叫外賣,點幾個小菜作「宵夜」。記得那些小菜雖是十分油膩,而味道是好的。也有幾次,爸爸帶我在盧押道街頭,坐在摺櫈之上,享用放在摺抬之上的小菜;其間,人來人往,有不少外國人士在喝酒賣醉。總括,整個感覺是很特別的。

後來,媽媽說大排擋品流複雜,禁止了爸爸帶我到大排擋吃宵夜,爸爸便繼續到大排擋叫外賣。幾年後,我到外國留學,父母亦搬到其他地方。聽聞大排擋在九十年代中不獲政府發小販牌,從此消失於盧押道上。可能政府是要大排擋讓出路面,讓大巴士可以穿過盧押道吧!

還記得小時候,媽媽喜歡吃上海菜。每一次,她都光顧同一間飯店,點同樣的菜,如小籠包、菜肉雲吞、鍋貼、上海粗炒、排骨湯拉麵等;這令我誤會上海菜只有這幾道菜色。長大後,我和朋友吃上海菜時,我才發覺上海菜並不只是那幾道菜。現在,當我問自己最喜歡吃那幾道上海菜,我仍會回答:小籠包、菜肉雲吞、鍋貼、上海粗炒、排骨湯拉麵。有時,我會想回到同一家飯店,去緬懷那幾道菜,但事實上,我不能再在灣仔找到那一間舖頭了。

還有,八十年代,我常和哥哥姐姐一起去船街去吃雲吞麵。晚上九時後,有位叔叔推著一輛木頭車,到一幢大廈的後巷賣雲吞麵。記得叔叔的生意是十分好的,可以說是人流不絕。當時,永華雲吞麵早已存在(永華現在仍在灣仔營業),但我的家人總是喜歡光顧車仔雲吞麵。記得那時,我吃兩碗雲吞麵後,哥哥姐姐仍會讓我吃多碗水餃麵,可能是車仔麵較為便宜。我不知道車仔雲吞麵是在何時被政府取締了,我相信在八十年代後期吧!

一段段記憶串連起來,我會說我喜歡灣仔,因為我喜歡灣仔的繁華與熱鬧。後來在九十年代末期,我剛新婚時,我和太太選擇租住在灣仔的一個單位,一住便兩年半。其實,零零年代的灣仔和八十年代那時已有甚大分別;我仍選擇灣仔,我想是因為灣仔是我成長的地方。

後記

還有,我想說說喜帖街。八十年代時,我是經常路過喜帖街的,我覺得這條街很特別,但我那時並未有太大的感覺。後來,99年我結婚,我在這裡印帖,這樣,我對喜帖街的感覺便強烈了不少。現在,我怎樣也想不到整條街連街道本身都已「被消失」!變成一個豪宅地盤。有時,我心裡會感歎,香港實在發展太快,太無情了。